新華網 正文
烏金除垢
2020-07-20 07:44:58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原標題:內蒙古對煤炭資源領域腐敗問題倒查20年

  烏金除垢

  內蒙古自治區部署開展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專項整治以來,全區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採取“末端工作法”,以不打招呼、直抵一線的方式,深入各涉煤部門、涉煤企業開展實地監督檢查。圖為錫林郭勒盟紀委監委負責人在東烏珠穆沁旗礦山了解專項整治最新進展情況。劉建華 攝

  執行煤炭資源配置政策不嚴格,存在開發利用隨意、資源配置無序等問題;“挖煤賣煤”粗放開發模式尚未根本轉變,“産煤缺煤”現象依然存在;轉制過程國有和集體資産嚴重流失,利用涉煤企業改制之機侵佔集體資金、借股權轉讓之機貪佔國有資金問題易發多發……

  2020年7月17日,隨著內蒙古自治區黨委煤炭資源領域專項巡視全部反饋完畢,相關領域的一係列問題暴露在人們眼前。

  一段時期以來,內蒙古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集中,已經成為延續多年的積弊沉疴,成為污染政治生態的最大“毒瘤”和源頭,必須以刮骨療毒的決心強力推進,堅決徹底割除。

  倒查20年

  內蒙古自治區是世界最大的露天煤礦之鄉,中國重要的能源保障基地。全區12個盟市中11個有煤礦,現有煤礦523處,核定産能12.8億噸。然而,過去一段時間裏,也就是這塊塊烏金,在部分膽大妄為、別有用心之人的操控下,成為了腐敗滋生的溫床,給本該是藍天白雲的草原籠罩了層層“陰霾”。

  2020年7月16日,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書記雲光中受賄案開庭審理;2019年10月,退休6年的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原黨組副書記、總經理雲公民被查,他曾在中國兩個産煤大省及最大煤炭企業工作;2018年10月25日,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邢雲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調查;2018年4月25日,內蒙古自治區原副主席白向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調查,成為十九大後內蒙古落馬“首虎”……

  今年2月28日,針對雲光中、白向群、邢雲、雲公民等腐敗案件暴露出的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按照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紀檢監察建議,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政府召開自治區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專項整治工作動員部署會議,明確提出“要對2000年以來全區煤炭資源開發利用情況進行全方位透視會診”。這意味著,過去20年裏的相關問題,在塵封的歷史中都將不再“安全”。

  為何要倒查20年之久?

  “開展這次專項整治是黨中央交給內蒙古的重大政治任務。”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石泰峰説,“我區煤炭資源領域突出問題主要表現為,違規違法獲取、倒賣煤炭資源,違規違法配置煤炭資源,涉煤腐敗問題嚴重污染政治生態,煤炭資源領域問題擴散蔓延,這些問題已經成為污染政治生態的最大‘毒瘤’和源頭,必須堅決割除掉、徹底清除凈。”

  在召開動員部署會的當晚,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對外發布了自2000年以來煤炭資源領域涉嫌違紀或者職務違法、職務犯罪的問題線索受理范圍。這份線索清單主要包括:違規顯名或者隱名投資入股煤礦,利用職權為其近親屬或特定關係人謀取非法利益及官商勾結、索賄受賄、為不法礦主充當“保護傘”,在規劃立項、項目配置、礦業權出讓、煤炭資源整合和兼並重組、環境影響評價、礦業權辦理、礦業權收益處置等工作中的違紀違法問題,在日常監管、打擊違法違規生産、行政執法等工作方面失職瀆職、濫用職權及煤礦安全事故背後的失職瀆職、腐敗問題線索,等等。

  全覆蓋是本次清查的特點之一。2000年以來內蒙古煤礦的所有規劃立項、投資審核、資源配置、環評審核和礦業權審批報批、股權變更、礦産交易等各環節,煤礦企業和涉煤配煤項目法人狀況、辦理時間、批辦手續、政策依據等均會被清查,而且還要做到一礦一檔、一礦一清。

  根據自治區黨委統一部署,2020年3月27日至6月10日,十屆自治區黨委第七輪巡視7個巡視組對鄂爾多斯市等7個盟市、自治區自然資源廳等4個廳局和包頭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等3個國有企業開展煤炭資源領域專項巡視。與此同時,7個盟市同步組建21個巡察組,與自治區黨委巡視組上下聯動,對237個涉煤部門(單位)開展巡察。

  內蒙古各地基層紀委監委也在統一安排下開始發力。通遼市紀委監委成立5個督導組,對2000年以來煤炭資源領域問題線索進行大起底,深挖徹查利益輸送鏈條;錫林郭勒盟紀委監委實行“挂圖作戰”,要求各旗縣(市、區)嚴格按照既定的“時間表”和“路線圖”扎實開展排查工作;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紀委監委實行“三挂戰法”,即挂帥領戰、挂圖作戰、挂牌督戰;烏海市海勃灣區紀委監委精準發力,梳理8個涉煤部門的廉政風險點,與17家煤礦企業建立溝通協調機制,梳理3500多名公職人員填報的《個人信息採集表》並抽查核實。

  正如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紀委書記、監委主任劉奇凡所説,開展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專項整治,事關全面從嚴治黨和反腐敗鬥爭,事關凈化和修復政治生態,事關規范經濟秩序,事關全區經濟高質量發展和各族群眾福祉。全區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和廣大紀檢監察幹部要提高政治站位,深刻認識開展專項整治的極端重要性和現實緊迫性,切實扛起重大政治責任,扎實有力抓好專項整治監督工作。

  問題啟封

  “有的執行政策變形走樣,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違規用權、隨意審批,違規違法獲取、倒賣煤炭資源時有發生;有的配置資源突破底線,審核把關不嚴,申報情況不實,違規違法配置煤炭資源問題突出;有的實施項目逾越紅線,火區治理項目實施混亂,‘騙煤’‘套煤’等依然存在……”近期,隨著自治區黨委巡視組陸續向全部被巡視黨組織反饋巡視情況,煤炭資源領域的問題逐一暴露出來。

  不僅如此,煤炭資源領域專項巡視組組長介紹,其他問題還包括:有的發揮領導把關作用有偏差,違規決策、盲目決策、任性決策,治理整頓上失責乏力,非法開採、越界開採等問題突出;有的利用職權設租尋租,利用資源配置權力搞關聯交易、權錢交易,涉煤腐敗嚴重污染政治生態;有的把煤炭資源當“唐僧肉”,“靠煤吃煤”“靠礦吃礦”“靠企吃企”;有的落實整改責任不夠徹底,表面整改、邊改邊犯問題依然存在。

  巡視反饋意見,給北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留下了深刻印象。“可以説,反饋意見抓住了煤炭資源領域問題的要害,特別是針對資源配置和煤炭資源領域權力運行的特點,提出了一係列有針對性的建議。並且反饋意見具有係統性,不是停留于表面的違規違法問題,而是深入到了煤炭資源領域體制機制的深層次問題,提出了一係列整改意見。”

  抓得準、挖得深,契合內蒙古煤炭資源領域權力運行的特點和近年來腐敗案件的規律,在莊德水看來,這些反饋意見“有利于下一階段內蒙古煤炭資源領域的改革創新,也為之提供了工作指引。”

  此次專項巡視對象分為三類,一是內蒙古的盟和市,針對煤炭資源較為豐富的盟市黨組織主要領導班子進行巡視,重點是履行對煤炭資源領域的主體責任;二是自治區主管部門,包括決策監督部門;三是涉煤的國有企業。

  “把三類主體都納入到專項整治的范圍,實現了監督的全覆蓋,更實現了對權力運行全過程的監督和制約,包括涉煤領域的決策權、執行權和監督權,以及宏觀層面的主體責任。”莊德水認為。

  據了解,內蒙古煤炭資源九成以上集中在鄂爾多斯市、錫林郭勒盟和呼倫貝爾市,此次專項整治中,自然成為整治重點。

  綜合這三地的反饋意見,不難發現,均存在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不力的問題。如鄂爾多斯市“選擇性落實涉煤國企改制規定,違規配置煤炭資源、低價轉讓探礦權、違規變更國有煤礦股權問題時有發生”,錫林郭勒盟“對國有煤礦改制工作領導不力、監管缺失,違規獲取、倒賣煤炭資源問題突出”,呼倫貝爾市“採取簡單粗放的開發模式擴大煤炭産能、引進煤炭項目、配置煤炭資源”。

  此外,記者注意到,多地在政治生態方面存在問題,如鄂爾多斯市“領導幹部投資入股煤礦問題易發多發”,錫林郭勒盟“個別領導幹部在涉煤企業投資入股、‘靠煤吃煤’問題依然存在”,呼倫貝爾市“存在官商利益勾結、煤炭資源領域問題擴散蔓延現象”。

  行業主管部門和涉煤國企存在的問題也暴露出來。自治區發改委“重點領域存在廉潔風險,個別領導幹部存在涉足煤炭資源領域違規投資獲利問題”,工信廳“涉煤專項資金管理存在漏洞,廉政風險隱患突出”,能源局“個別領導幹部存在以權謀私涉足煤炭資源領域違規獲利”。被巡視國企普遍存在履行監督責任不到位、“寬松軟”問題,包頭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存在“靠企吃企”“優親厚友”現象,內蒙古能源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圈子文化”盛行,選人用人失范。

  刮骨療毒

  核查問題必須清倉見底。

  專項整治期間,劉奇凡在錫林郭勒盟調研督導時指出,縱向倒查20年,橫向不留空白、不留死角,確保問題清倉見底,不達目的決不罷休。要採取交叉比對、上下印證方式,上下聯動、協同作戰,把上下級、同級之間及相關部門發現的問題線索比對印證,查漏補缺。

  從規劃立項、登記注冊,到企業改名、股東變更,再到股權交易、礦業權轉讓,專項整治緊盯各個環節深入核查,不放過任何細節,為的就是不放過任何一條“漏網之魚”。

  內蒙古霍林河煤業集團原總法律顧問李永先,內蒙古能源發電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薛昇旗,內蒙古煤炭地質勘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兩任黨委書記、總經理莫若平、郝勝發,內蒙古怡和能源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劉文光……隨著專項整治不斷推進,這串應聲落馬的人員名單不斷加長,涉及自治區內政府、人大、政協、國企等多個係統。

  截至目前,4個多月裏內蒙古已有多名煤“老虎”落馬,擔任過煤炭局局長的就有6人之多。比如,鄂爾多斯市原煤炭局黨委書記、局長郭成信,掌握當地煤炭項目審批大權長達8年之久。今年5月,在其退休5年3個月後被查。

  隨後,鄂爾多斯市原煤炭局分局一些主要領導也相繼被查。6月9日,準格爾旗能源局黨組書記、局長王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6月10日,達拉特旗原煤炭局局長王永豐被查,落馬時為達拉特旗人大常委會黨組成員、副主任;同日,伊金霍洛旗原煤炭局副局長李彥被查,曾“火箭式躥升”的他已辭去公職近8年;6月16日,達拉特旗原煤炭局局長魏佔彪被查,當時已退休4年4個月。

  有學者認為,煤炭産業鏈條中多個環節都可能出現貪腐問題,但最關鍵還是在交易環節。領導幹部一旦入股,作為出資人,代表的就是股東利益,但其又代表公權力,屬于特殊主體。“這兩個角色雜糅在一起,容易産生衝突。”

  從巡視反饋意見來看,莊德水認為,突出問題主要體現在資源配置方面,具體而言,就是配置的決策、執行、監督方面都存在嚴重問題,“權力運行層層失守就是嚴重的廉政風險,出現‘以煤謀私’‘靠煤吃煤’等現象就不足為奇了。”

  他進一步分析,煤炭資源領域之所以腐敗問題易發多發,與整個領域的決策、執行、監督息息相關,與行業主管部門及相關負責人的履職情況直接相關。“從係統性眼光來看,不能説是哪一個環節出現問題,而是整個係統都出現了相應問題,這才使得腐敗問題愈演愈烈。”

  刮骨療毒。巡視反饋要求,被巡視黨組織要堅持問題導向、強化政治擔當,切實解決煤炭資源領域和國有企業改革發展中存在的一些突出問題,不折不扣把全面從嚴治黨的政治要求落到實處。要壓實整改責任、強化日常監督,加強對整改工作的組織領導,逐條逐項解決問題,扎實做好巡視“後半篇文章”。

  “煤炭資源領域的腐敗問題,除了監管缺失,也跟一些領導幹部不擔當不作為、制度體係不健全直接相關,因而倒查既可以發現當前的問題,也可以從歷史角度尋找問題根源。”莊德水認為,這次專項整治不僅是巡視深化的體現,也是政治巡視的生動實踐。更重要的意義在于,運用專項整治和監督的手段推動改革進程,可以説,其中也醞釀著未來煤炭資源領域更深層次的改革和創新。(記者 管筱璞)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加載更多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高校暖心畢業“寄”
高校暖心畢業“寄”
雨荷
雨荷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258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