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珠峰“量身高”
2020-07-10 07:57:09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為珠峰“量身高”

  一次艱難的國家任務

  5月27日,2020珠峰測量登山隊8名隊員在珠峰頂峰完成測量工作。兩天後隊伍從珠峰大本營撤營,至此,重測珠峰高程暫告一段落。接下來,經過測繪工作者對測量數據進行核對計算,將最終公布珠峰新身高。在為珠峰“量身高”的過程中,所有參與者都歷經了一次艱難而光榮的徵程。

  任務艱巨使命重大

  今年適逢人類首次從北坡成功登頂珠峰60周年、中國人首登珠峰60周年、中國首次精確測定並公布珠峰高程45周年,開展2020珠峰測量登山活動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

  2019年10月,中尼兩國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尼泊爾聯合聲明》,其中提出:考慮到珠穆朗瑪峰是中尼兩國友誼的永恒象徵,雙方願推進氣候變化、生態環境保護等方面合作。雙方將共同宣布珠峰高程並開展科研合作。為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尼泊爾聯合聲明》,自然資源部會同外交部、國家體育總局和西藏自治區政府組織了2020珠峰測量登山活動。

  此次珠峰測量登山活動正值中國和尼泊爾建交65周年之際,自1955年建交以來,無論國際形勢如何變化,中尼關係始終持續、穩定、健康發展。此次珠峰測量登山活動是發展兩國友誼的新舉措。

  本次珠峰高程測量工作重點在以下5方面實現技術創新和突破:一是依托北鬥衛星導航係統,開展測量工作;二是國産測繪儀器裝備全面擔綱本次測量任務;三是應用航空重力技術,提升測量精度;四是利用實景三維技術,直觀展示珠峰自然資源狀況;五是測繪隊員登頂觀測,獲取可靠測量數據。

  在中國登山運動發展的歷程中,始終與科學考察密切相連。早在上世紀50年代,原國家體委主任賀龍便提出:登山運動必須和科學考察相結合。對于地質學、氣象學、材料學、生物學等很多學科來説,每一次登山運動所抵達的高海拔地區都是科學試驗場。

  今年,中國登山隊和自然資源部第一大地測量隊(國測一大隊)聯手重測珠峰高度,是中國登山隊又一次與科學工作者在雪山之巔的合作。現代科技的進步、先進儀器的研發以及大數據的應用,為我們更加準確地測量珠峰提供了條件,將使我們對珠峰的認知更加深刻和清晰。

  選拔精兵強將出徵

  新一代中國登山隊隊員勇挑重擔,肩負國家使命,在2020珠峰測量登山活動中為珠峰新高度的誕生英勇攀登。對于國測一大隊來説,選拔測量登山隊員更是一項極為重要的任務。

  從初選到最終的面試考核,國測一大隊隊長李國鵬全程參與,親力親為制定選拔標準。先是設定從畢業一年以上到37歲以下的范圍,由員工自願報名,李國鵬堅信,個人意願強烈是做好一件事的必要前提。隨後,他根據報名者填寫的調查表,了解包括工作經歷、家庭情況、興趣愛好等在內的個人情況。調查表的最後是李國鵬設計的三個問題:你對這次珠峰高程測量的認識是什麼?你有什麼好的建議?如果登頂你會怎麼去做?至此,從幾十位報名者中篩選出21人,進入面試環節。結合他們平時的工作表現,挑選出8名隊員。

  中國登山隊副隊長次落作為2020珠峰測量登山隊隊長,帶領中國登山隊教練袁復棟去年12月底趕赴西安,對這8名隊員進行考核。首先要求隊員具備非常專業的測繪能力和水平;其次,要在體能方面對隊員進行測試,比如跑步、引體向上、俯臥撐等;最後,需要隊員掌握基礎的登山相關知識。最終這8名隊員全部通過考核,再加上兩位從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特聘的測繪專家,10個人代表國測一大隊來到北京懷柔國家登山訓練基地接受集訓,正式以2020測量登山隊隊員的身份開啟徵程。

隊員從珠峰大本營出發前合影攝影/盧明

  除了這10名測量登山隊員,國測一大隊共有100多人參與到此次活動中,其中一線工作人員有60多人,在青藏高原進行外圍測量的30多人,早在2019年12月就已經奔赴一線開展工作了。

  對次落及其他教練來説,最大的挑戰和壓力在于入選2020珠峰測量登山隊的國測一大隊隊員幾乎都沒有高海拔攀登經驗。好在這些年輕人常年在野外開展測繪工作,體能狀態很好,對野外環境的適應性也不錯。

  2020珠峰測量登山隊攀登教練李富慶主要負責隊員們的體能和技術訓練,既包括心肺功能訓練、力量訓練,也包括繩索技能、攀岩攀冰等技術訓練。但從隊伍來到西藏進行高海拔適應性訓練開始,他的一顆心就為這些年輕人揪了起來。

5月6日,隊員從珠峰大本營出發 攝影/盧明文

  “怎麼可能不擔心啊?擔心他們在高海拔地區生病,擔心他們高反、凍傷,擔心他們在高海拔復雜路段因為操作不當導致滑墜。他們畢竟沒有上過那麼高的海拔,對路況也不熟悉。海拔越高氧氣越稀薄,腦子裏面就越亂,技術操作上肯定也會越慢。”

  李富慶表示,為了減少這些安全隱患,他和次落隊長都會一遍一遍給隊員們介紹珠峰北坡傳統攀登路線高海拔路段的路況,為他們鞏固印象,做到心中有數。隊員們經過幾個月的集訓和高海拔適應性訓練,各方面能力都得到巨大提升,已經具備通過團結協作完成任務的能力。

  但珠峰畢竟是世界最高峰,艱險的攀登過程讓已經兩次登頂過珠峰的李富慶都不敢掉以輕心,更何況這些從來沒有感受過海拔8000米以上境況的年輕隊員。直到活動順利完成,隊員們安全返回大本營,李富慶始終揪著的心才舒展開來。

  幕後英雄的艱辛付出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如此重大的一次國家任務,更是需要完備的後勤保障。這項重任是由有著20年高海拔登山服務經驗的西藏聖山探險服務有限公司和西藏拉薩喜馬拉雅登山向導學校來承擔的。在8名登頂隊員中,就有5位來自聖山探險,超過半數。共有100多名服務保障人員參與到2020珠峰測量登山活動中,分別承擔高山向導、高山協作、高海拔修路、後勤、接應、建營等工作。

  4月初,後勤保障團隊就率先抵達珠峰大本營,在一片亂石灘上從無到有搭建營地,從隊員的活動帳篷、餐廳、廚房、會議室、健身房、住宿帳篷到廁所,一應俱全。他們不僅為參加2020珠峰測量登山活動的所有人員準備好了吃的、喝的、住的、娛樂、醫療等等基本條件,還為隊員登頂提供修路、向導、協作等高端支持。

  珠峰修路隊是每年登山季的“先鋒”,是最重要也是最危險的工作,修路隊員需要用下方保護的方式在冰雪面和岩壁上攀登,並探明冰裂縫、雪崩、落石等隱患,為之後的高山向導、高山協作和登山者開辟出一條安全的路線。今年的珠峰北坡修路過程可謂一波三折。隊員們5次從珠峰大本營出發往上修路,其中4次到達海拔8000米以上區域,冒著風雪、歷盡艱辛,最終才將路修到頂峰。

  珠峰修路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修路,而是指在登山路線上架設路繩,為登山者提供安全保障。

  珠峰北坡傳統路線從海拔約6600米處開始修路,到海拔7028米的C1營地,需要架設路繩約1000米;從C1營地到海拔7790米的C2營地,需要架設路繩約1600米;從C2營地到海拔8300米的C3營地,需要架設路繩約1000米;從C3營地到頂峰,需要架設路繩約2000米。其中,有多處危險路段需要架設雙繩,以增加安全係數。因此,每年修路實際用繩約6500米左右,在今年這種復雜天氣條件下,實際用繩超過7000米。

  另一項重要且艱險的工作是運輸。珠峰攀登季的運輸包括幾個部分——從拉薩、日喀則、定日縣城到大本營的運輸是汽車運輸,一般過一兩天就要下山採購各種物資;從大本營到海拔6500米的前進營地主要是牦牛運輸;海拔6500米以上的運輸全部靠人力。登山所需要的氧氣、帳篷、登山修路裝備、食品等就這樣一路運輸到C3甚至頂峰,運輸隊員默默無聞地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

  所有後勤保障人員都是珠峰新身高誕生的幕後英雄。在攀登珠峰這樣一項需要各方團結協作的浩大工程裏,每一個為成功付出努力的人都值得被銘記,勝利屬于整個團隊的每一個人。

  一波三折的衝頂過程

  作為世界第一高峰,珠峰的極高海拔、漫長的攀登周期加上大風、極寒以及充滿挑戰的攀登地形,都增加了攀登的艱險。登山從來都是靠天吃飯的事情,因為天公不作美而反反復復地上上下下更是常態,甚至由于天氣原因放棄攀登、出現傷亡也是登山者必須要做好思想準備接受的殘酷事實。

  在今年的珠峰測量登山活動中,隊員們同樣經歷了一波三折的衝頂過程。5月6日測量登山隊第一次從大本營出徵,原計劃把握住5月12日的窗口期衝頂,但5月8日早上,西藏拉薩喜馬拉雅登山向導學校的6名修路隊員、27名運輸隊員從海拔6500米的前進營地出發,計劃通過北坳冰壁,但是攀登到海拔6700米時發現攀登路線上雪比較深,有流雪的危險,所有人員需撤回前進營地,測量登山隊不得不下撤至大本營休整。

  5月16日,隊伍第二次向頂峰進發,12名攻頂隊員計劃在5月22日登頂,然而,被稱作“風王”的超強熱帶氣旋風暴“安攀”從孟加拉國沿海地區登陸,吹到喜馬拉雅山區時依然有足夠的破壞力興風作浪。由它帶來的暴雪,讓珠峰海拔7790米以上區域積雪達到罕見的一米多深。往年的海拔7790米營地是存不住雪的,都是風大雪小,還從來沒有遇到像今年這樣風小雪大的情況。

  為了隊員的安全,中國登山隊隊長、2020珠峰測量登山活動前線總指揮王勇峰果斷給出下撤指令,並在之後經過審慎的考量,遺憾地將沒有海拔8000米以上攀登經驗的兩名測繪工作者和一名藏族隊員從衝頂名單裏剔除。

  為了把握住最後一個窗口期,必須要派精幹力量突擊了。經歷了兩次衝頂失利,5月24日,衝頂隊員第三次出發。盡管天氣還是不夠好,但這已經是今年的最後一個窗口期了,這一次把握不住的話,整個活動就沒有機會在今年完成了。

  隊員們在海拔7790米的C2營地遭遇到之前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大風天氣。8名衝頂隊員在下午3點多就抵達了C2營地,但第一頂帳篷搭起來時已經快6點了。那一晚他們只能用背包抵著帳篷,身體靠在背包上,半躺在睡袋裏輪流休息幾個小時。在他們的經驗中,以前如果遇到這種大風天氣,一定會下撤了,但這次情況不一樣,時間緊迫,為了完成國家任務,他們一定要抓住最後一個窗口期。

  5月27日淩晨2點出發,開始最後的衝頂時,他們又遇上了惱人的吹雪。風把路線上的浮雪吹起來,隊員睜不開眼,睫毛也會結冰,只能閉一會兒眼再走,走幾步停幾步,效率極低。伴著西風不斷從側面吹過來的雪,在幾名隊員的臉上留下了凍傷痕跡。這樣惡劣的天氣讓隊伍中幾名曾多次登頂珠峰的藏族隊員也感慨,這是他們經歷過的最難的一次登頂。

  上午11點,整整行軍9個小時後,他們終于到達頂峰。

登頂喜訊傳來,大本營的指揮帳篷立刻沸騰起來攝影/盧明文

  停留在珠峰之巔的150分鐘

  對這次珠峰測量登山任務來説,登頂只是成功了一半,接下的頂峰測量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拿不到頂峰測量數據,一切努力就失去了意義。

  在頂峰,隊員們首次採用國産化GNSS接收機,通過北鬥衛星導航係統測定峰頂雪面位置和高度。而最讓人擔心的是儀器設備在頂峰能否正常運轉,畢竟這次使用的國産設備都是第一次上到珠峰之巔。在頂峰的極限環境下,這些嬌貴脆弱的設備能否像在海拔六七千米高度測試時那樣狀態穩定,誰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頂峰的隊員並沒有心思感受報話機裏傳來的大本營慶賀的熱鬧氛圍。向大本營匯報完登頂時間後,他們迅速投入到緊張的頂峰測量工作中,8名登頂隊員加上3名高山攝像同時在頂峰開展各自的工作,頓時讓原本面積就不大的世界之巔顯得更加擁擠。讓人擔憂的問題還是出現了,頂峰測量儀器相繼出現無法正常工作的情況,次落通過報話機與大本營的測繪專家溝通解決。專家們也通過央視的頂峰直播鏡頭和次落報告的情況,迅速分析出問題原因,並給出對症的解決方案,加上登頂隊員們忘我的積極配合,最終所有問題順利得到解決。

  最讓人感動的是,為了便于操作精密的測量設備,很多登頂隊員把羽絨手套和氧氣面罩都摘掉了,有著多年攀登經驗的他們當然知道這意味自己要承擔怎樣的風險,但在那個時候,沒有人顧得上考慮自己,大家一門心思想的都是要順利完成測量任務。

  最終,他們在頂峰的極限環境下停留了150分鐘,創造了中國人在珠峰頂峰停留時間最長紀錄,同時有條不紊地完成了頂峰樣本採集、國旗展示拍照等一係列工作。

隊員在珠峰頂峰展示國旗攝影/袁復棟

  珠峰高程測量的核心是精確測定珠峰高度,這同時也是一項代表國家測繪科技發展水平的綜合性測繪工程。此前我國已經完成了6次珠峰測量,而每次珠峰測量都體現了我國測繪技術的不斷進步,彰顯了我國測繪技術的最高水平。

  此次珠峰高程測量的成果同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它的成果可用于地球動力學板塊運動等領域的研究。精確的峰頂雪深、氣象和風速等數據,將為冰川監測、生態環境保護等方面的研究提供第一手資料。GNSS(全球導航衛星係統)測量、水準測量、重力測量的成果結合以前的相關資料,不僅可以準確地分析目前地殼運動的變化影響情況,同時也可為後續的似大地水準面模型建立提供準確的重力異常數據。重力測量成果可用于珠峰地區區域地球重力場模型的建立和冰川變化、地震、地殼運動等問題的研究。

隊員在練習重力儀的使用攝影/盧明文

  這不僅僅是一次萬眾矚目的測量登山活動,更是登山、測繪、氣象、新聞等多個領域工作者密切配合、凝聚多方人員心血的高原大會戰。在再次登頂珠峰的同時,也完成了眾多有價值的科學考察工作,填補了很多領域的空白。

  1960年5月25日,王富洲、貢布、屈銀華三位中國登山隊隊員登頂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中國人的足跡第一次留在世界之巔,同時也實現了人類第一次從北坡成功登頂珠峰的夙願,創造了世界登山史上的壯舉。他們留下的精神財富滋養了一代又一代中國登山人。

  一甲子的輪回之後,年輕一代的中國登山隊隊員再一次用實際行動向登山前輩致敬,讓“不畏艱險、頑強拼搏、團結協作、勇攀高峰”的登山精神在新時期煥發新的光彩。

  [手記]

  身在現場見證歷史

  作為一名登山領域的新聞記者,能在職業生涯中趕上珠峰測量登山這樣重大的國家任務是相當難得的。

  3月12日,我接到了作為後勤人員及隨行記者去珠峰的通知,心情興奮至極。興奮之余,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可以説全世界的目光都在關注著這次活動,我深知自己肩負的責任。

  4月23日來到珠峰大本營後,我馬上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負責了解山上的情況,匯總當天的信息。

  每一天,帶領隊員們辛苦衝頂的2020珠峰測量登山隊隊長次落都會給我發回語音、文字及圖片信息,我將這些一手信息整理編輯,經領導字斟句酌地審核修改後,再作為通稿發送給負責本次活動媒體宣傳的自然資源部相關部門。

  身為一名記者,到現場去詳盡採訪、忠實記錄、客觀報道,本來就是天職。我更慶幸的是,身在現場,可以看到很多不為人關注的細節。和隊員們朝夕相處的時間裏,我深感他們的不容易,一次國家任務的完成,光鮮背後有著太多讓人揪心的付出。

  從這些隊員身上,我倣佛可以看到原本抽象的登山精神和測繪精神在慢慢變得具象,它們被實實在在地傳承和發揚著。這種精神真的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財富,讓人無比振奮,給人帶來無限希望。它會讓人堅信,有了這種精神,就沒有什麼困難是戰勝不了的。(記者 史衛靜)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18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