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事實孤兒”:成長的天空要見陽光
2020-06-18 13:40:33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湖南省瀘溪縣慈愛園的工作人員在教孩子們跳舞 薛宇舸 攝

  父母一方離世另一方出走或重病,使部分兒童陷入無人撫養的困境,這樣的孩子被稱作“事實孤兒”。民政部數據顯示,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有事實無人撫養兒童50萬左右。近幾年,我國多地探索對他們進行全方位照顧,力爭讓他們重新沐浴在陽光下。

  讓孩子不再害怕和孤單

  走進4歲的小軍家裏時,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順縣慈愛園的工作人員被眼前一幕驚住了。家裏沒有一副像樣的碗筷,床褥和衣服破爛不堪。一旁,有智力障礙的小軍母親眼神呆滯。

  父親正在服刑,母親又無照料能力,工作人員將小軍和6歲的姐姐萍萍一起接到慈愛園。在這裏,他們和其他有類似遭遇的“事實孤兒”一起生活。

  慈愛園是湘西州及下轄縣市開辦的收助孤兒等困境兒童的機構。永順縣慈愛園負責人説,該園目前收助的100多名兒童中,有不少都是父親死亡、母親再嫁或返回外地老家的“事實孤兒”。

  被孩子們親切地稱為“園長媽媽”的湘西州慈愛園園長張薇説,每個孩子都有著讓人心酸的經歷。

  半月談記者採訪林林時,他正吃午飯。林林説,在慈愛園生活很好,因為總有紅燒肉吃:“在家裏時,叔叔總給我吃白菜。”

  林林依然記得初到慈愛園時的畫面:“我叔把我放在縣民政局門口就走了。”林林剛進慈愛園時,張薇掀開他的上衣,只見孩子背上滿是傷痕,那是被鐵棍和鋼筋打的。

  近幾年,湘西州慈愛園工作人員和鎮村幹部一起走訪排查,摸排“事實孤兒”情況。有的“事實孤兒”的爺爺奶奶仍有勞動和撫養能力,便在家裏生活。而那些近親屬無力照看的“事實孤兒”經親屬同意後,由慈愛園集中照料。

  張薇説:“盡管無法代替失去的父愛和母愛,我們仍盡可能讓孩子們感受到家的溫暖,讓孩子不再害怕和孤單。”

  “我就是陶罐”

  今年8歲的女孩小文比林林早兩年進入湘西州慈愛園。每當林林情緒低落的時候,懂事的小文總是給林林講“鐵罐和陶罐”的故事。

  “鐵罐看起來比陶罐堅固,可一場大火過後,鐵罐被燒化了,陶罐卻依然完好,”小文對林林説,“你要做那個陶罐。”林林使勁地點頭,笑開了。

  由于父親很早離世,在小文的記憶中,父親的形象就只剩下照片上那個不變的模樣。至今,小文不知道母親已離開她出走,奶奶告訴她“媽媽也去世了”。“我不知道媽媽長什麼樣,我沒有她的照片。”小文説。

  奶奶去世後,小文被接到湘西州慈愛園。在“園長媽媽”和阿姨們的悉心照料下,小文變得樂觀開朗,見到比她後到慈愛園小朋友,總會主動迎上去,熱心地為新成員介紹每一個小夥伴。

  因為表現優秀,小文的照片被張貼在園內的光榮榜上,這讓她很開心。小文説:“長大後我也要當慈愛園的阿姨,和‘園長媽媽’一樣,照顧更多的小朋友。”

  “我們最擔心的就是孩子們可能因失去親人而變得孤僻,但在溫暖的集體生活中,孩子們的心扉慢慢打開了。”張薇説。

  讓“事實孤兒”應保盡保

  2019年6月,民政部等12個部門聯合出臺《關于進一步加強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強化了保障“事實孤兒”的規定,填補了這一類困境兒童的政策空白。

  此後,全國31個省份陸續出臺地方舉措,進一步明確了“事實孤兒”的認定、醫療和保障、監護責任落實等事項。

  湘西州在全國率先探索對“事實孤兒”進行保障照料。不過,一些孩子卻在身份界定方面遇到難題。“如果一個孩子要被認定為事實無人撫養兒童,就需要證明仍然在世的父母一方已經失蹤,不能再履行撫養義務,實際上他或她並沒有失蹤,只是無法取得聯係。”一名慈愛園負責人説,這種情況下,法院無法將其認定為失蹤人口,這名兒童也就無法納入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之列。

  不少“事實孤兒”身在經濟欠發達地區,這些地方財力不足,對“事實孤兒”的生活、醫療、教育保障開支捉襟見肘。業內人士呼吁為“事實孤兒”照護提供專項撥款。(記者 席敏 劉芳洲 文中兒童均為化名)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130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