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容錯還是狡辯?幹部糾結被誤解
2020-06-02 10:51:08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以“三個區分開來”為指導原則的容錯糾錯機制,是激發黨員幹部敢擔當、真作為的有力保障。但有些地方只是發了文件,目前並沒有啟動這項機制,部分基層幹部對容錯糾錯機制不明白、不會用。不少基層幹部甚至糾結主動提出容錯,組織上會認為自己是在狡辯。呵護有擔當、有作為的幹部,容錯糾錯機制應如何用?

  容錯糾錯,最怕有原則無細則

  容錯糾錯,最怕有原則沒有細則。半月談記者在一些先行先試的地方調研發現,用一套可操作、可比照、可量化的機制,標明底線、厘清邊界、劃出“跑道”等,是使容錯糾錯真正發揮效力的關鍵。

  早在2014年,浙江省諸暨市率先出臺《鼓勵改革創新支持履職擔當免責辦法(試行)》,在關鍵時候為幹部擔當。

  2018年2月,重慶市北碚區出臺的《北碚區黨政幹部容錯糾錯工作機制》,更具體細化、更具操作性,不僅列出可以容錯的7種情形和5種不能容錯的情形,還詳細規定了“提出申請、調查核實、認定反饋”三個容錯程序。黨政幹部遭到問責時,如果符合通知規定的容錯情形,可以向責任追究機關提出書面申請。責任追究機關自受理容錯申請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形成調查報告,經集體研究後,作出結論性認定意見並進行反饋。

  “容錯啟動可以由本人提出,也可以由問責追責機關主動提出。我們在問題線索處置、審查調查、案件審理、處分決定等環節主動用好容錯機制,堅持嚴管與厚愛結合、激勵和約束並重,為那些敢于擔當、踏實做事、不謀私利的幹部撐腰鼓勁。”重慶市北碚區紀委常委、案件審理室主任陳麗君説。

  改革常常會出現新問題、新情況,所以容錯糾錯機制不能“一條線到底”,需要因事制宜、因時創新,不斷完善。諸暨市先後圍繞投融資體制改革、“最多跑一次”改革等重點事項出臺專項容錯糾錯辦法,以清單形式“個性化”明確容錯糾錯的適用情形、政策邊界和認定標準。

  “‘三個區分開來’中的一個關鍵詞就是‘先行先試’。”北碚區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羅志惠表示,容錯免責,就是要探索在重點工作中培養激勵幹部首創精神,鼓勵幹部放開手腳大膽改革創新。

  有了細則清單,還須破除糾結點

  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一些地方容錯糾錯機制雖然設定了清單和細則,但仍嫌籠統,操作起來不太好用,基層對容錯糾錯情形界限、適用范圍的認識存有一定偏差。有個別單位出于自我保護的考量,甚至想將一些觸及政策底線、法律紅線的情況納入容錯范圍。

  陳麗君告訴半月談記者,目前各地對容錯糾錯機制仍處于探索階段,把握尺度不一,缺乏規定指引。北碚區的機制雖然已經出臺兩年多,但一直處于謹慎使用的階段,且形式上幾乎由紀檢監察機關主動提出,很少有本人提出的案例,已處理的容錯案件事實大多較為簡單明了。

  不少基層幹部擔心甚至糾結,如果主動提出容錯,組織上會認為自己在狡辯。同時,太過頻繁容錯糾錯,會否導致濫用職權、徇私舞弊,也讓基層不好把握。

  “基層幹部渴望看到一張‘明白紙’,須從頂層設計上對容錯糾錯機制進一步完善細化,提倡常態化運用。”陳麗君建議,探索容錯糾錯案件的通報機制,總結提煉一批示范性強的容錯糾錯典型案例,突出以案釋規。

  要讓基層幹部更放心大膽去幹事創業,容錯糾錯機制需要前置。浙江省諸暨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兩新工委書記陳初明認為,關鍵是要在容錯糾錯機制上做好提前預判、提前排雷、提前壯膽的文章。

  值得關注的是,縣級容錯糾錯辦法屬于地方性規范,當省、市一級啟動問責程序時,同一事件免責認定能否繼續有效。一些部門與幹部對此仍存疑慮。

  隨著改革深入,上級新的制度規定出臺後,原先文件中已列出的容錯免責情形存在是否適用的問題,且問題發現或啟動問責在時間上存在一定滯後性。一些基層幹部建議,加強縣級地方法規與省市政策的有效銜接,建立容錯免責情形的清單化、動態化管理機制,確保容錯免責辦法在改革推進過程中持續有效。(半月談記者 馬劍 周聞韜)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063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