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烏蒙山農民的笑臉——貴州脫貧攻堅一線採訪隨筆
2020-06-01 17:15:4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貴陽6月1日電 題:烏蒙山農民的笑臉——貴州脫貧攻堅一線採訪隨筆

  新華社記者段羨菊、王新明、駱飛

  初夏,小滿節氣之際,記者來到了莽莽烏蒙山腹地的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全省9個剩余貧困縣之一。這裏雖然有著“高原水鄉”“生態茶鄉”“苗舞詩鄉”的美好稱譽,但山高坡陡、土地破碎,以及偏遠的交通、薄弱的産業基礎,使這片土地長期背負貧困重壓,卻是不爭的事實。

  農民楊才貌本家在厙東關鄉陶營村,烏江上遊總溪河旁陡峭大山裏。今年45歲,個子不高,臉被高原紫外線曬紅的他,過去在外打工,如今栽種著10多畝櫻桃。櫻桃園大都在荒坡上,説是地,其實就是綿延的幾個山頭,曾經種啥啥都不像樣,都不來錢。

  農技人員從這裏野生的櫻桃得到啟示,因地制宜,培育出“瑪瑙紅櫻桃”品種。盡管基層政府組建合作社大力推廣,但一些農民不相信,你前腳栽,他後腳扯。後來,示范戶每畝上萬元的收入,讓大家動了心。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2)烏蒙山農民的笑臉——貴州脫貧攻堅一線採訪隨筆

  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厙東關鄉連片栽種的櫻桃樹(5月20日攝)。  新華社記者 駱飛 攝

  春天,一樹樹雪白的櫻桃花,從河谷至山腰再到山頂,次第盛開。可讓楊才貌焦急的是,受疫情影響,前來賞花的人沒有幾個。櫻桃越長越水靈,他越發心神不寧。

  奇跡出現了!就在櫻桃上市前,國內疫情得到明顯控制緩解,貴州全省降為低風險地區。櫻桃園迎來了大量採摘的遊客,最多一天來了約6000人,創歷年最高紀錄。批發商紛至沓來,電商也成新銷售增長點。

  最後一棵櫻桃樹採摘完,楊才貌算了一筆賬,收入超10萬。開始謀劃來年和更多鄰居“聯營”的他,用樸實的笑臉,亮出夢想:“建個好房子,買臺好車,把孩子培養好。”

  在厙東關鄉南邊的納雍縣勺窩鎮,瑞慧桑蠶養殖公司蠶房內,一條條白白胖胖的蠶正在咬吃桑葉,一片沙沙聲。

  “我很喜歡現在的工作。”穿著藍色工裝的青年女工羅幺妹臉上透露著淺淺的笑意。去年她被公司送到四川學習養蠶技術,如今成為熟練工,每月收入5000多元。“喜歡這份工作,不僅僅因為不用外出打工,能夠照顧家庭。”她指著在葉子中蠕動的蠶寶寶説,“每次看見它們,就覺得好可愛。”

  去年,看中這裏的氣候能夠産生優質繭絲,這家公司經當地政府招商引資而來。祖輩種植玉米的破碎山地上,破天荒試種了3400畝桑葉,當年種植、當年摘葉、當年出蠶絲。由于“公司+合作社+農戶”發展模式有力,今年全鎮17個村已經村村栽桑樹,面積達到1.6萬畝。

  走出蠶房,山嶺上、路旁邊,到處可見青翠的桑樹。戴一頂太陽帽、穿破洞牛仔褲的盧翠正麻利採摘桑葉。“每株頂部留下3片,”她毫不掩飾自己的幸福,“真的意想不到,在家門口竟然有這麼好的工作機會。”

  盧翠中專畢業後,一直在外打工,去年回鄉前是深圳一家日本工廠的安全管理員。如今,她每月工資也達到5000元,可在家照顧2個孩子,業余還自學成人高考的會計專業。家鄉昔日的貧困讓她出走,如今的發展讓她回歸。變化讓她驚奇,讓她萌生更多希望。“很感謝政府引進蠶桑公司。”她發自內心地説道。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1)烏蒙山農民的笑臉——貴州脫貧攻堅一線採訪隨筆

  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羊場鄉菜子地村村民張文秀演示過去如何用塑料桶背水(5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段羨菊 攝

  羊場鄉的菜子地村,山泉水通到家,農婦張文秀演示過去如何用塑料桶背水,告別艱辛使她笑容燦爛。採訪中在基層看到的張張照片,記錄了更多笑臉:2019年夏,鍋圈岩鄉南瓜種植基地,老農正咧嘴笑著,清數賣南瓜的收入;2020年初,董地鄉的合作社分紅大會上,一堆高高疊起的百元大鈔旁,11個村的村民代表笑得臉若桃花。

  納雍縣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共5萬多戶、接近25萬人,貧困發生率超過23%。2019年底,全縣剩余貧困人口1萬余戶、2.8萬多人,貧困發生率降至2.96%。如今,為將現行標準下的貧困人口全面清零,在省政府辦公廳挂牌督戰下,全縣各級幹部正在苦幹衝刺。

  盡管出門在外,還是貴州農民就業、賺錢的主要來源,但烏蒙山深處一張張燦爛笑臉,傳遞了農家的喜悅,折射了産業扶貧成效,使人們對崇山峻嶺中的鄉村明天,充滿了美好希望。(參與採寫:崔曉強)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6060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