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這個春天,詩歌帶給人們奮進的力量
2020-05-16 08:09:21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武漢,我是春天/一直等你回來的春天/雨水又一次清洗了,殘冬的陰霾/終于等到了,看見/你的城門,正慢慢地打開……”

  詩人謝春枝創作的《武漢,我是春天》,被數十名武漢青年吟咏。字符中浸透的詩意,伴著輕柔的音樂,飄散至英雄城市的各個角落。

  這是《青春詩會·春天裏的中國》中的一幕。五場融媒體直播,100余位電影演員和文化學者參與,在網絡平臺掀起了一股“詩歌朗誦熱”。

  疫情發生以來,從專業詩人到各領域詩歌愛好者,從抗疫題材詩歌創作到雲端詩歌朗誦,詩歌帶著對生命的關懷和對精神的讚美,抵達千家萬戶,凝聚起眾志成城抗疫的強大精神力量。

  這個春天,有了詩歌的陪伴,多了一絲光亮、一分溫暖。

  一首詩就是一次馳援

  春日的杭州,暖意融融。詩人黃亞洲在微信朋友圈推送了一首新詩《我的城市漸漸活了》:“城市這條大魚已經翻過身來了/已經把春天,拍得/啪啪作響了……”

  “在特殊時期,詩人不能缺席。”疫情期間,黃亞洲經常用筆記錄這段時光,抒發內心感想。他認為詩歌和口號一樣給力,詩歌所喚起的強大精神力量,同樣也在為武漢加油,為中國加油。

  一首詩就是一次馳援。疫情發生以來,詩人們紛紛拿起手中的筆,用文學的形式傳遞真情、表達祈願、抒發心懷。吉狄馬加的《死神與我們的速度誰更快》、車延高的《一個超負荷的群體》、李少君的《來自珞珈山上的春消息》、劉笑偉的《珍藏》、趙曉夢的《讓他們安靜地睡一會兒》、梁平的《這個春天為什麼不可以寫詩》……或歌頌最美逆行者,或讚美英雄的城市,或展示全民抗疫的偉力,詩人們用獨有的筆觸為抗疫凝心聚力。

  嶺南師范學院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張德明認為,“抗疫詩歌的集束式出現,不是詩人一時的心血來潮,而是他們如戰士奔赴戰場一般的自覺行動。這些抗疫詩歌,帶著生命的熱度與體溫,飽含著情感和思考,具有豐富的思想內涵和感人肺腑的精神力量”。

  “疫情發生以來,詩是最早響應的文學馳援。絕大多數詩人自覺參與這場突如其來的戰役,以詩歌記錄這場‘對決’,為‘對決’畫像,正應了白居易的‘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的詩歌責任。”詩人木沐觀察到,從詩歌作品中隨便抽取幾首打開,撲面而來的是中華民族的團結、不屈的鬥志,看到的是中國人民的生活態度。毫無疑問,這種態度,正是中國詩歌的態度,中國詩人的態度。

  全民抗疫掀起全民寫詩熱讀詩熱

  小小四方亭,乍看不起眼,卻有著不同尋常的奧妙。它不是電話亭,不是自助唱吧,而是一個帶有智能色彩的詩詞寶庫。

  掃描二維碼,隨時隨地來一場詩詞朗讀比賽,AI評分係統還會給出實時分數。這個設在湖南長沙天心熱門消費區域的“天心詩吧”,短短3天時間,就吸引100多位專業級選手及3000多名市民遊客參與。

  全民抗疫也掀起了全民寫詩熱、讀詩熱。從鐵路民警到環衛工人,從小學生到一線志願者,紛紛拿起筆,用詩歌記錄和表達著他們的見聞及感受。

  “快一點,再快一點/落日追趕著我,奔向你/晚風阻擋著我,奔向你/飄雪伴隨著我,奔向你/奔向雨過天晴的朝日,奔向多災多難的土地……”

  這是艾諾依的詩,她的本職工作是鐵路民警。疫情期間,她看到“95後”醫生甘如意從家鄉荊州向武漢抗疫一線的奔馳,四天三夜,600裏單騎。這個英雄,化為了她筆下的字符,英雄的精神也隨著詩意汩汩而出。

  “這一切都是出于熱愛。”這段時間,艾諾依已完成抗疫詩歌十余首,人物故事二三十篇,“希望通過我的挖掘和採寫,讓更多人了解這些最美逆行者的身影。”

  “就當/我們是來旅行的/在黃鶴樓上觸摸文化的碎片,在天池傾聽森木的心願……就當武漢忘記了時間/就當2020年的春天/追上了2019年的秋天。”

  這是“95後”小夥樓威辰寫的詩《謝謝你,陪武漢度過冬天》,以此獻給他在武漢的日日夜夜。大年初一,樓威辰從浙江安吉開車來到武漢,做起了志願者,一待就是70余天。

  《青春詩會》直播連線時,樓威辰正在離漢途中。他發了一條微信朋友圈,記錄了高速路沿途風景,配著這樣一段文字:不必記得我的名字,只需記得武漢最危難的時候,從中國東南小鎮來過一名詩人。

  據了解,疫情發生後的短短兩個月時間,中國詩歌學會收到近2000封郵件,4000首詩歌作品。

  黃亞洲認為,詩歌作為一種快捷的藝術形式,比較容易上手,所以最近出現了“全民寫詩”的熱潮。對于大眾寫的詩,在藝術性上不必過于苛責,如果能起到安慰自己和家人的作用,這也是一種價值。

  從這個春天出發,邁向更廣闊的天地

  “當那蒼黃色的麥浪在隨風起伏/清新的森林在風聲裏也喧嚷不休……”

  5月4日,伴著青年演員楊洋的深情朗讀,《青春詩會·春天裏的中國》正式進入尾聲。5期直播節目,觀看量2.25億人次,話題量達35.77億人次,“詩歌”不斷成為網絡平臺的熱搜詞。

  談及主辦這次青春詩會的意義,《詩刊》主編李少君表示,“在這次赴武漢抗疫的醫護人員中,有很多青春面孔,不少都是90後,這讓我們看到了青年人的信仰和擔當。舉辦這次青春詩會,就是要用文字的力量凝視青春,讓詩歌與青春同行。”

  詩歌向來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民族精神的火炬。從聞一多到艾青,從郭小川到賀敬之,一代代詩人緊貼著時代,緊貼著生活,創作出一首首觀照人的靈魂、民族命運和國家未來的不朽詩作,如星空般照亮了人們前行之路。

  “詩歌作為詩人內心景觀向語言投射的復雜産物,是生命個體觀照所處時空産生的現實回聲,天然地成為折射時代的棱鏡。”詩人童作焉説,詩歌連接著某個時空坐標上個體的生命體驗、集體的歷史記憶和時代的意識背景,是我們體察時代、觀照現實的情感紐帶,更是引領時代風氣、引領思想流變的重要媒介。

  今年是人民詩人艾青110周年誕辰,逝世24周年。中國詩歌學會向全國詩人發出倡議,每年五月為“中國詩歌艾青月”,並決定從今年起的每年五月,是中國詩歌學會全體會員的“艾青月”,以緬懷這位“時代最偉大的歌手”。

  中國詩歌學會會長黃怒波向全國詩人呼吁,“我們紀念‘五四’、紀念艾青,意義在于,詩歌要回到土地之上,回到人民之中,以書寫我們所處的偉大時代”。

  “全面抗疫帶來全民詩歌熱,再次證明詩歌在重大事件面前無可替代。”李少君堅信,面對新時代,詩歌將一如既往地跟心靈對話、跟生活對話,喚起人們共同的情感,給人以奮進的力量。

  在這個春天,詩歌重新踏上徵程,帶著人們的期待和簇擁,向著時代、向著現實、向著生活,邁向更為廣闊的天地。(記者 劉江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5992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