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綻放在雪域高原上的最美芳華——西藏“90後”扶貧幹部速寫
2020-05-03 21:00:1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拉薩5月3日電  題:綻放在雪域高原上的最美芳華——西藏“90後”扶貧幹部速寫

  新華社記者白少波、格桑邊覺

  草原上一座村莊都看不到,手機也沒有信號,車子陷入雪地。在我國海拔最高縣——雙湖縣扶貧的益西曲珍顧不上害怕,冒著大雪徒步半個多小時,爬到山頂找到信號,終于打通求助電話。

  “怎麼就沒有注冊成功呢?”尼木縣吞巴鎮扶貧幹部張海鑫雙手撓頭,盯著自己設計的商標,下定決心要把貧困群眾的産品賣出去。

  專職負責扶貧工作快4年了,昌都市卡若區日通鄉幹部斯朗巴姆幾乎沒有一天能按時吃飯,經常加班到淩晨一兩點。

  益西曲珍、張海鑫、斯朗巴姆是西藏“90後”扶貧幹部的縮影,他們奮戰在雪域高原脫貧攻堅一線,行走于雪山、草原和峽谷深處,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奉獻出最美的青春芳華。

  益西曲珍:在“生命禁區”守望幸福

  平均海拔5000多米的那曲市雙湖縣,是中國海拔最高的建制縣,空氣含氧量只有內地平原的40%。2015年,藏族大學生益西曲珍畢業後,來到雙湖縣雅曲鄉工作。

  “雙湖那麼高,那麼遠,為啥非要去那兒?”親戚朋友不理解。益西曲珍説,再艱苦的地方都是我們的家鄉,在哪裏都是建設家鄉。

  脫貧攻堅戰打響後,益西曲珍經常跟同事一起走村入戶,“雪地求助”那一幕就發生在扶貧路上。

  雙湖縣確爾村貧困戶俄美家裏牲畜不多,有富余勞動力,卻受傳統觀念影響,不願外出打工。為了改變俄美的想法,益西曲珍經常找他做思想工作。

  “只有靠自己的雙手,才能脫貧致富”的道理,益西曲珍講了一遍又一遍。終于,俄美的兩個兒子走出家門,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工作,全家去年順利脫貧。

  “益西曲珍是一位熱心腸的幹部,對我們這些貧困戶很是照顧,也是得益于她的鼓勵和動員,我們才能過上更加幸福的生活。”俄美的言語中充滿感激之情。

  張海鑫:“好鋼用在刀刃上”

  26歲的張海鑫出生在青海,2017年夏天,他從北京城市學院工商管理專業畢業後,放棄了北京一家公司的就業機會,到西藏追逐“高原夢”。

  張海鑫説,剛到西藏的半年裏常因缺氧睡不著覺,體重下降了10多斤,整個人又瘦又黑。

  “自己做的決定,再難也要堅持下來。”張海鑫勇敢面對困難,並很快投入到脫貧攻堅戰場。

  拉薩市尼木縣吞巴鎮的藏香、藏紙、雕刻技藝名聲在外,被稱為“尼木三絕”。去年,吞巴鎮為拓寬産品銷路,增加群眾收入,挑選致富帶頭人和文化水平較高的群眾,舉辦電子商務培訓班。

  張海鑫大學裏學到的專業知識有了用武之地。他教貧困群眾如何做微商,怎樣在網上開店,不到一年的時間,上百名群眾把産品通過網絡賣到全國各地。

  藏式服裝色彩亮麗,深受市場歡迎。張海鑫為吞巴鎮吞普村婦女縫紉專業合作社生産的藏式服裝設計、注冊商標,提升産品的品牌價值,商標圖案改了一遍又一遍。

  在貧困群眾眼中,張海鑫是個很有想法的人。吞普村婦女縫紉專業合作社負責人格列説:“他經常會出一些意想不到的點子,幫助我們把産品賣出去。有了他的幫助,相信合作社會發展得越來越好。”

  斯朗巴姆:我扶貧我自豪

  “我把扶貧工作當作自己的事業來幹。”2016年,斯朗巴姆從西北民族大學畢業後回到昌都老家,在卡若區日通鄉擔任扶貧專幹。

  60歲的次嘎是一名侏儒症患者,行動不便,家裏除了兒子朗色旺修外,沒有多余的勞動力。斯朗巴姆得知這一情況後,為次嘎申請生態崗位,還幫助朗色旺修在日通鄉政府找到了門衛的工作。

  2017年,次嘎拿到了3000元的生態崗位補償金,2018年、2019年又分別拿到了3500元。朗色旺修還開了一家小賣部,一家人致富的路子越來越寬。

  “感謝斯朗巴姆姐姐和她的同事們,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助,我們家不會這麼快脫貧。”朗色旺修説。

  4年來,斯朗巴姆經常加班到淩晨一兩點,但是她幹得不亦樂乎。斯朗巴姆説:“幫助群眾脫貧致富是我應盡的責任,很自豪自己是扶貧幹部。”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綻放在雪域高原上的最美芳華——西藏“90後”扶貧幹部速寫-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39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