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半月談》刊發文章:誰來種地?時代之問這裏有解
2020-04-27 15:42:4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4月27日電  4月25日出版的第8期《半月談》刊發記者趙陽採寫的文章《誰來種地?時代之問這裏有解》。全文如下:

  隨著農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80後”不想種地,“90後”不懂種地,“00後”不問種地,是不得不面對的現實。誰來種地,怎麼種好地,這是鄉村振興中急需破解的問題。在山西省臨汾市翼城縣,農民把土地托管出去,只等秋收時節,迎接收獲,實現了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的有機銜接。

  年輕人不會種地,也不想種地

  相比父輩留守農村勤勤懇懇地耕田種地,中衛鄉澮史村35歲的李鎖菊早就厭倦了“面朝黃土背朝天,彎腰曲背幾千年”的活法。

  “外賣點餐連做飯、洗碗都省去了,誰還願意去種地呢?”李鎖菊説,種一畝麥子需要忙活四五個月,刨去成本純收入三四百元,還不如在鎮上飯店打工,一個星期就能賺這麼多錢。

  李鎖菊的丈夫李長軍在內蒙古當包工頭,見多識廣唯獨不會種地。和很多同齡人一樣,他希望通過奮鬥,融入精彩的城市。

  年輕的不想種地,年老體弱的種不了地。澮史村總共3400多人,常住人口1500多人,基本是老人、婦女和兒童這些“出不去的”。73歲的馬天雲前幾年動了一次大手術,基本幹不了重活。舍不得把4.2畝地荒了,勉強上地播種後,便不管不問,靠天吃飯。

  願意種地、能種地、會種地的人越來越少了。“根本原因在于糧食種植效益低,與農民致富願望不符。”翼城縣農業農村局經營服務站站長張子峰説。

  足不出戶下訂單,請來“保姆”把地種

  眼下正是農民最忙的春耕時節,但李鎖菊很悠閒。往手機裏輸入地理坐標,再微信支付140元,很快就有附近的農機操作手接單,趕到李鎖菊的4畝農田裏打藥除草。

  這種類似“點外賣”的操作背後,是農業生産托管,農民只需要在手機App上下訂單或電話預約,就會有職業農民上門幹活,農活不再需要自己動手。

  農業生産托管既把農民從繁重的勞動中解放出來,又因為統一經營降低了種地成本。托管機構被農民稱為“田保姆”,負責種子供應、耕地、播種、施肥、打藥、收獲、銷售等全過程。賣糧後,從售糧收入中扣除托管費用,剩余歸農戶自己。

  “外出打工更安心了,再不用操心種地的事。”村民史學慧在新疆打工,家裏2.8畝小麥地一度撂荒。農忙時也想回來種地,但2.8畝麥子的凈收入最多1000元,還不夠路費、誤工費。托管後,種地成本更低,收益更高,到了收獲季節,糧食就送到家門口,或者糧款直接進賬。

  “從採購種子、化肥,到耕地、澆水,再到收獲,我們全都代勞了。”翼城縣縣級農業社會化服務聯合體新翔豐公司負責人李學峰説,縣級農業社會化服務聯合體、鄉鎮農業生産托管中心、村級農業生産托管服務站這“三級體係”共同構成托管機構,解決了“誰來種地”的問題。

  農民穩賺不賠,鄉村振興添動能

  “土地流轉改變了農民的土地經營權,而托管只是勞務托管,土地經營權還在農民手裏。”翼城縣農業農村局局長張天柱説,托管後,土地種什麼農民自己説了算。

  而且,托管不需要支付土地流轉費,目的是解決青壯年勞動力不會種地的問題,確保國家糧食安全。通過社會化服務實現了資本、技術和管理等現代要素對傳統農業的改造。

  為防止自然災害或管理不善引起的減産或絕收,翼城縣將引入農業受益險,保證農民收入。即使糧食絕收,農民也能收到每畝400元的保險兜底。投保費由村集體向保險公司支付,每畝地80元保費,政府籌資72元,農民只需繳納8元保費,穩賺不賠。

  2019年,翼城縣有21個行政村的1.3萬名農民將8萬畝土地做了托管,佔全縣土地的14%。翼城模式也被列為全國農業生産托管的20個典型案例之一。

  “今年我們將繼續擴大土地托管面積,給廣大農民當好‘田保姆’。靠科學種田保障國家糧食安全,也讓外出務工的農民安心打工致富,為鄉村振興添動能。”翼城縣委主要負責人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溪濕地花朝美
西溪濕地花朝美
十八洞村裏的苗鄉“網紅”
十八洞村裏的苗鄉“網紅”
德國特勞恩施泰因:自制口罩
德國特勞恩施泰因:自制口罩
新疆天山天池“開湖”
新疆天山天池“開湖”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12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