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個留學生群體的兩場戰“疫”
2020-04-10 07:25:38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只待寒風過,與你赴山河”

  一個留學生群體的兩場戰“疫”

  跨越千萬裏的善意正在收到它的回饋。4月6日,176件防護服,從中國寄出,運往英國倫敦一家醫院的腎臟科室。

  這批防護服由一個海外臨時組建的公益小組——Fish and her Friends(以下簡稱F&F)捐贈。此前,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國暴發後,這個由英國留學生發起的組織在英國募集了8000余件防護服。

  如今,中國物資緊缺問題得到緩解,歐洲疫情日益嚴峻,這個公益小組開始面向英國留學生和在英華人籌集資金,希望能在中國採購符合英國醫院標準的防護物資,郵寄給英國一線醫護人員。4月6日,F&F已經完成5000英鎊的籌資目標,購買了第一批防護服。

  總想為抗疫做點什麼

  計劃接收這批捐贈物資的腎臟科室有4個病房、77張床位,目前已住滿了病人。

  F&F成員赫池聽該科室的華人醫生説,這裏接收的腎病患者裏,部分已經確診患有新冠肺炎。他們科室每周要消耗100件防護服,目前,防護用品儲備緊張。

  為了節省防護用品,醫護人員不得不工作一整天後才換下防護服,原本4小時更換一次的口罩,如今要使用更長時間。救護車運送患者的工作人員,每天要接觸新冠肺炎疑似患者、輕症患者和重症患者。但他們有時候只戴了手套和口罩,沒有防護服。

  這樣的描述讓F&F成員很著急。F&F的發起人李魚回憶,國內最缺物資那會兒,她經常聽到醫院求助,説醫生“正在裸奔”。如今,這個場景正在英國上演。

  赫池仍然留在英國。他看到在馬路上為司機測量體溫的工作人員極少穿防護服,而戴著最普通的口罩、手套工作。

  他回憶,英國在1月31日出現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月,英國的新增確診數字翻了幾倍。可他去英國最大一家百貨公司採購,卻發現一個口罩賣27英磅(約合人民幣237元),“英國的物資都被買空了”。

  已經回國的李魚每天從微信群裏了解大洋彼岸的各種信息:哪個留學生生病了、誰家有人住院了……有留學生苦惱缺防護服、缺口罩、缺藥、缺食物。

  有中國家長發帖,稱孩子發燒被救護車拉走,一時聯係不上,拜托附近的華人去醫院看一眼。也有家長向F&F求助,稱孩子不滿13歲,獨自在英國,沒有任何防護用品。

  在決定為英國醫院募集物資之前,李魚就在淘寶上網購了一批手套和口罩,郵寄到英國,送給有需要的留學生。F&F成員赫池也準備了一套防護用品,包括手套、口罩、防護服,給微信群裏那位不滿13歲的留學生寄過去。

  李魚回憶,最初在英國時,看著國內新聞和各類求助的信息,總覺得自己做得還不夠,還想找到更多物資。回到國內後,看著熟悉的師友在英國感染,她又萌生一種無力感,總想做點什麼援助英國抗疫。

  “只待寒風過,與你赴山河”

  F&F成員決定再次行動起來。

  從4月開始,他們研究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係公布的防護用品各級標準,聯係國內貨源,計劃將中國制造的防護服送到英國前線醫護人員手上。

  這種忙碌的狀態,在兩個月前也同樣出現過。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這個臨時組建的公益小組有10個核心成員,大多是初涉公益、互不相識的留學生。

  李魚回憶,國內新冠疫情最緊張時,倫敦的華人都不去密集的場合,但這些留學生從學業裏哪怕抽出30分鐘,都會來幫忙運送物資回國。這其中,還有00後的志願者。有人學業忙來不了,另一些學生會主動頂上。核心成員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

  1月27日,李魚發朋友圈,號召在英的留學生捐贈防護服,一夜間有500人涌進微信群響應。身在英國各地的、素不相識的留學生從網上購買防護服,郵寄到位于倫敦的李魚家,最高一單價值500英鎊。

  一位中國醫生告訴F&F成員朱丹,他們做精準性要求較高的手術,必須冒著被感染的風險摘掉護目鏡,以免水霧幹擾視線。朱丹拜托朋友從日本找到一種特殊材質的玻璃水,涂在護目鏡上,可以減少霧氣。F&F連忙採購,寄給醫院。

  在倉庫打包時,F&F志願者習慣幹活兒前先打開藍牙音箱,放點林肯公園的搖滾樂,然後踩著鼓點,伴隨著膠布撕扯聲、剪刀咔嚓聲,完成物資分類、稱重、裝箱、覆膜等工作。

  志願者吳楠回憶,打包的工作量很大,每次打包,都要從下午三四點開始,一直幹到暮色沉沉。

  沒有覆膜機,他們兩人一組,拎著薄膜四角,一層一層把紙箱卷好,避免運輸時剮蹭。外賣來了,放在板車上,幾個人盤腿坐在地上,一邊吃一邊聊。

  運送物資到機場的車是當地中餐店的華人老板借給他們的。到了機場,留學生舍不得花錢租用大推車,就利用機場免費的行李小推車,來來回回地跑。

  他們送到機場的紙箱,有小部分走官方的綠色通道。F&F在紙箱上貼了一張紙條,寫著“只待寒風過,與你赴山河”。

  如今,他們計劃在每個從中國寄往英國的紙箱上貼上一張紙條,寫著“Together,We Are Stronger”。

  “這群留學生是最積極的志願者”

  曾經接受過這些留學生幫助的人,也在回饋善意。

  有接受物資的團隊向F&F分享從中國運送物資去英國的通關信息,以及國內各類物資的貨源情況。還有受助單位開發了一個咨詢平臺,方便有相關症狀的留學生遠程問診。

  F&F曾計劃從國內郵寄核酸試紙到英國,因為很多求助的留學生説,還沒等到醫院的核酸檢測。但後來成員們致電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係,被告知自行在家檢測的結果醫院不承認,只好作罷。

  3月初,一個穿梭在武漢社區,為孤寡老人送藥送糧的志願者車隊決定拒收F&F捐贈的180件防護服。他們説,希望將這批防護服留在倫敦,幫助那裏的留學生自我防護。

  這個消息一經發布,兩天內防護服全被計劃回國的留學生領走。當時,留學生已經很難從市面上買到物資,大多靠國內家人郵寄或他人贈予。

  留學生林昕就是其中之一。她曾是F&F志願者,從2月中旬開始,為援助中國抗擊新冠肺炎,她每天抽出時間,在上百家中間商的網站來回刷新尋找物資;和其他留學生合作打包貨物,把物資運送到機場。

  父母聽説她當了志願者,給她多匯了一筆錢,讓她多買點物資運回國內。她最終穿上志願者車隊回饋給留學生的防護服,登上回國的飛機。

  留在英國的F&F另一位成員童月則報名了全英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在各校招募的志願者活動,將向留學生派發由中國駐英國大使館準備的“健康包”。

  她關注到,已經回國的留學生,如今在承受輿論壓力。她看到這些年輕人曾經為籌集物資出過很大的力氣,如今卻要承擔社交網絡上惡意的評論,感到憋屈。“這群留學生是最積極的志願者。”赫池説,有留學生把自己一個月生活費盡數捐給F&F採購物資。

  兩個月前,當第一批物資抵達國內,這群留學生收到了真誠的感謝信。其中一封感謝信由杭州市西湖區中西醫結合醫院于2月2日寄出,寫給當時微信群裏的386個留學生。

  信裏寫道,英國留學生購置的280件防護服,跟隨浙江大學寒假交流團的航班運送回國,“希望各位在外留學互幫互助,學成歸來為祖國的建設添磚加瓦”。

  (應受訪者要求,李魚、朱丹、赫池、吳楠、林昕、童月均為化名)

  (見習記者 魏晞)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一個留學生群體的兩場戰“疫”-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5835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