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精準扶貧湖南答卷
2020-03-30 21:10:1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北京3月30日電(記者劉紫淩、周楠、白田田)3月30日出版的第13期《瞭望》新聞周刊刊發封面專題《精準扶貧湖南答卷》。內容摘要如下:

  險峻武陵,蒼莽羅霄,逶迤五嶺。千百年來,西、東、南三個方向的天然屏障,曾讓多少湖湘兒女的脫貧之夢舉步維艱,湖南貧困人口數量居高難下。

  2013年11月3日,沿著狹窄山路,習近平總書記輾轉來到湘西花垣縣十八洞村考察調研,首次提出“精準扶貧”的重要理念,作出了“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重要指示,要求當地闖出“不栽盆景,不搭風景”“可復制、可推廣”的脫貧之路。

  殷殷囑托,拳拳期望。6年多來,湖湘兒女以實幹為筆,以初心為墨,一筆一畫,讓荒山煥發生機,讓萬壑終于相連,51個貧困縣悉數摘帽,全省農村貧困人口累計減少684萬,在三湘四水繪就了一張精準扶貧的精彩答卷。

  答好“選擇題” 走上精準扶貧新路子

  春光明媚,野櫻開得正盛。

  3月14日,在封閉50天後,十八洞村景區重新對外開放。村頭卡口一撤,嘩啦啦,涌進來300多人。

  十八洞能有今天,村民過去想都不敢想。“三溝兩岔窮旮旯,紅薯玉米苞谷粑。要想吃餐大米飯,除非生病有娃娃”唱的就是十八洞,苗歌裏充滿奚落。

  湘西莽莽群山,1567個村有1110個村是貧困村,十八洞村還算中等水平。雖經歷多輪幫扶,但扶貧思路偏“大水漫灌”,這些村始終難以拔掉窮根。

  要選擇什麼扶貧道路,才能讓十八洞們改換命運?

  “發展是甩掉貧困帽子的總辦法,貧困地區要從實際出發,因地制宜,把種什麼、養什麼、從哪裏增收想明白,幫助鄉親們尋找脫貧致富的好路子。”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為扶貧工作指明了方向。

  2014年1月,花垣縣委精準扶貧工作隊進駐,和村幹部摸索出“戶主申請,群眾投票識別,三級會審,公告公示,鄉鎮審核,縣級審批,入戶登記”的“七步法”,“家裏有拿工資的不評,在城裏買了商品房的不評,在村裏修了三層以上樓房的不評……”的“九不評”,精準識別貧困戶136戶533人。

  怎麼扶?因地制宜發展産業是關鍵。考慮到村裏平地稀少,扶貧隊協調到35公裏外流轉了一塊1197畝的土地,跟企業合作種植獼猴桃。

  村裏陸續發展起六大産業,家家戶戶找到了脫貧門路:廚藝好的,開飯店;有多余房子的,辦民宿;會説普通話的姑娘小夥,當導遊;水廠、衛生清理、交通秩序維護,都需要人手;老年人在家門口擺山貨攤,也有不錯的收入。

  瞄準誰來扶、扶持誰、怎麼扶發力,精準扶貧在全省推廣。每個村、每個家庭都有定制版扶貧方案,湖南探索走出推進精準扶貧好路子,600多萬貧困群眾迎來新生。

  答好“填空題” 補上貧困地區薄弱點

  “國貧縣”新田縣門樓下瑤族鄉竹林坪村,滿山青翠。

  美得令人心醉,過去卻窮得令人心痛。“別人窮得家徒四壁,我們過去路不通,住杉木皮房子,四壁都不全。”村黨總支負責人馬石真一臉辛酸。

  路不暢,水不通,供電不穩定,一塊塊短板、一段段空白組成的生活,如何盛得下群眾的脫貧夢?

  2013年,竹林坪村開始修通村水泥路。2018年,開始修通組水泥路。村民興高採烈,搶著免費招待施工隊,雞肉豬肉黃牛肉,熱情裏包含著熱盼。2019年年初,竹林坪整村脫貧。

  6年多來,湖南瞄準貧困地區的發展短板,著力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基本醫療保險參保率達100%,全面完成農村四類重點對象危房改造,完成農村公路建設和提質改造6萬公裏,具備條件的行政村通暢率達100%,解決1617多萬農村人口的安全飲水問題,光纖網絡覆蓋率和貧困村電網改造率達100%。

  永順縣塔臥鎮三家田村,水質性缺水嚴重,全村4457人中1014人是貧困戶。

  2015年4月8日,湖南省水利廳扶貧工作隊進駐。隊長吳科平興致勃勃挨家挨戶走訪,動員大家發展産業,所有人都搖頭,異口同聲説“先解決喝水”。

  接下來3個多月,吳科平翻山越嶺,找到合適水源。鋪設108公裏長的水管,嘩啦啦的自來水,流到了村民的心坎上。

  清冽的自來水衝走了祖祖輩輩的煩惱,澆灌著貧瘠的耕地。扶貧工作隊又帶著大家發展白皮柚、大棚蔬菜、優質稻、畜牧養殖、蜜蜂養殖産業。

  補上短板,産業興旺,2016年底三家田整村脫貧,2018年獲評湖南省村集體經濟百強村,村集體經濟收入達50多萬元。

  “空”一個個被填上,短板一塊塊被補齊,貧困山區獲得前所未有的發展底氣。

  答好“問答題” 打造長效脫貧金鑰匙

  羅霄山下,黃桃花燦若雲霞。

  如何發展支柱産業、帶動群眾增收?對資源有限的貧困地區來説,這道題不好回答。

  山丘多、平地少的炎陵縣以實幹給出了答案。財政每年投入500萬元獎勵引導規模種植,縣委書記當“推銷員”做好産銷對接。如今,全縣4784戶貧困戶靠種黃桃脫貧,人均年收入達8800元以上,佔全縣貧困人口總數的59.3%。

  針對貧困群眾缺資金、缺門路、缺市場意識,湖南探索出“四跟四走”:資金跟著窮人走,窮人跟著能人走,能人跟著産業項目走,産業項目跟著市場走。湖南省扶貧辦主任王志群説:“就是通過委托幫扶、股份合作等模式,組織和支持貧困農戶跟著能人搞項目、闖市場。”

  回答産業之問,還不足以找到長效脫貧的金鑰匙。如果不能做好扶志扶智,缺乏技能培訓,無法激發貧困群眾的內生動力,有的産業扶貧可能淪為保姆式扶貧。

  湖南開展“脫貧立志、星級創建”“四扶四建”等活動,發布脫貧攻堅群英譜,挂出脫貧光榮榜,各地涌現出一大批脫貧致富模范。

  湖南省重點打造100所“芙蓉學校”,進一步改善貧困地區辦學條件,阻斷貧困代際傳遞。按照“一戶一門增收技術、一戶一個增收項目、一戶一個産業工人”的目標,開設符合貧困地區、貧困人口特點的培訓課程,2019年完成貧困勞動力素質提升培訓2.9萬人。

  有産業平臺,有自身發展能力,是如何長效脫貧這道問答題的最好答案。

  答好“附加題”,對接鄉村振興新考卷

  雪峰山下,暖風拂來春意濃。

  商務部在城步苗族自治縣挂職的副縣長劉書軍行色匆匆,顧不上欣賞風景。3月8日晚,他趕到丹口鎮下團村,當起了帶貨主播,向網友推銷當地的蜂蜜、泡椒等農産品,當晚銷售額超過1萬元。

  “新冠肺炎疫情導致農産品銷售不暢,不及時化解,部分群眾有返貧風險。”劉書軍説。

  盡管51個貧困縣全部摘帽,但全省還有19.9萬剩余農村貧困人口要按期脫貧,已脫貧人口也需要鞏固提升,部分還有返貧風險。

  如何鞏固脫貧成果、對接鄉村振興?這是一道必須答好的“附加題”。

  除了做好貧困縣摘帽“四不摘”,湖南還著力在人才振興、産業振興、組織保障等方面做文章。

  針對鄉村人才需求,湖南出臺專項行動計劃,提出既大力引進農業高端人才,又培養壯大“土專家”“田秀才”隊伍;既鼓勵引導城市人才服務鄉村,又激勵保障人才扎根基層。

  産業進一步升級。2019年,湖南省將湘贛邊區10個縣市納入湘贛邊區鄉村振興示范區創建范圍,首次探索區域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旅遊+文化+農業”是其中的重要內容。

  鄉村振興離不開組織保障。湖南各級黨委選優派強駐村幫扶工作隊和第一書記,選派2萬多名幹部駐村幫扶,實現貧困村、集體經濟空殼村、黨組織軟弱渙散村全覆蓋,並逐步向鄉村振興任務重的村拓展。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對“心憂天下、敢為人先”的湖南人來説,交上這份即將全面戰勝絕對貧困的答卷,也意味著要繼續直面解決相對貧困、全面建成小康的考卷。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精準扶貧湖南答卷-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9112579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