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托起“生命方舟”的最美逆行者——記火神山、雷神山醫院青年維保隊
2020-03-30 08:07:1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穿上厚重的防護服、最長將近20個小時奮戰在火神山醫院最危險的病房一線,他們不是白衣天使,卻同樣戰鬥在病毒風暴的中心,他們雖不能直接救死扶傷,卻為托起“生命方舟”前赴後繼。

  穿上厚重的防護服、最長將近20個小時奮戰在火神山醫院最危險的病房一線,他們不是白衣天使,卻同樣戰鬥在病毒風暴的中心,他們雖不能直接救死扶傷,卻為穩穩托起“生命方舟”前赴後繼,他們是中建三局總承包公司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維保隊員,同廣大醫護人員一樣,是億萬人民心目中的“最美逆行者”。

  “雙山”醫院自交付以來,已陸續收治2000余名新冠肺炎患者,超過1000名患者治愈出院,這背後有160余名維保隊員的英勇無畏、犧牲奉獻。

  為了戰“疫”,放下對親人的牽挂

  從火神山轉戰雷神山,向文秘在“雙山”戰場工作了幾十天。

  大年初三從老家重慶前往火神山醫院支援的途中,他接到父親的電話,得知久病在床的祖母不幸離世。但失去親人的悲痛並沒有影響他的工作效率,在二十多天的工期中,他在自己的“責任田”裏解決各項技術問題,保障醫院的施工進度。

  雷神山醫院成功交付後,向文秘又主動申請留下來負責駐場維保工作,他説:“我對現場的情況了如指掌,我必須留下來,站好最後一班崗。”作為維保隊的一員,他每天的工作時間超過14個小時,每天進入醫院病區至少3次。2月25日晚上11點,維保隊收到將外臺階改為坡道的通知,為了方便病人的轉運,向文秘穿上防護服火速進入病區,通宵作業完成改修。“患者的病痛和醫務工作者的辛苦我們都看在眼裏,我們維保隊能做的就是盡力保障這座‘生命方舟’平穩運行。”

  為了支援戰“疫”,他們放下對親人的牽挂。

  1月30日晚上,已經在火神山一線忙碌了五個日夜的陳金鵬接到6歲女兒的電話,女兒説:“爸爸快回來吧,媽媽發高燒,下不了床。”陳金鵬一邊柔聲讓女兒等一小會兒,一邊在現場交代工作,電話再打過去已經兩個多小時過去了。

  萬幸的是,兩天後妻子王士芮的燒退了。

  2月2日醫院交付,中建三局總承包公司一大批將士支援雷神山醫院,一時間火神山醫院2號樓急缺維保負責人,原本可以回家看望妻女的陳金鵬站了出來:“2號樓的維保組,我去吧。”

  和一線醫護人員一樣,陳金鵬每天穿著厚厚的防護服,奔波在醫院的病房和外圍,檢查管道,維修燈具、潔具,讓醫護人員和患者沒有後顧之憂,保證醫院的正常運轉。

  17天裏,陳金鵬與家裏鮮有通信,當女兒們鬧著要爸爸而哭泣的時候,王士芮對兩個女兒説:“爸爸不能當逃兵,等爸爸忙完了,我們就一起去接爸爸回家。”

  “剛來的時候每天就睡兩三個小時,還通宵過兩晚。”徐寅説,“我年輕,吃點苦應該的,工人們更辛苦。”2月7日一早,徐寅得知雷神山醫院需要後勤人員,第一時間報名前往。作為後勤保障組的一員,他主要負責40余名保安的抽調協調、100多名管理人員和工人的住宿安排,以及生活物資的分發。

  雖然每天的休息時間不足4個小時,但在現場他總是幹勁十足,物資到了幫忙搬運分發,定時給工友測量體溫,到了夜裏給工友送餃子和姜湯。他的父親在老家的米廠上班,年邁的父親每天通宵值夜班生産,保障當地的大米供應。徐寅説:“我和父親雖然在不同的地點不同的崗位,但我們的心願都是希望能為抗擊疫情做點什麼。”

  説不害怕是假的,但職責崗位在這裏

  2月4日晚,維保隊收到檢測維護病區熱水器的通知。當天正是火神山醫院首批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入住的日子,熱水供應十分重要。熱水器所在的茶水間位于醫院的“紅區”,就是俗稱的污染區。

  “我有多年的調試經驗,我去吧。”維保隊的王野第一個站出來。半夜兩點,他在醫護人員的指導下,小心地穿戴好防護服去病區檢修。

  “從培訓到穿防護服差不多用了一個小時,護士長反復強調注意事項,説不緊張、不害怕那是騙人的,不過一幹起活兒來,我就顧不上害怕了。”王野逐一檢測、調試電源……工作完畢,他在護士的幫助下脫掉防護服,衝了一個熱水澡,通過一個個關口,安全返回。有了王野這些第一批走進“紅區”的帶頭人,大家陸續打消了顧慮,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病區的維保工作中。

  看著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醫生進駐所負責的工區,梅文俊心裏終于長舒一口氣。“全國各地的醫護人員遠道而來支援武漢人民,一定要竭盡全力為他們提供盡可能好的醫療條件。”在雷神山醫院建設初期,施工人員短時間內大量聚集,住宿一度緊張,為了給同事更好的休息環境,梅文俊休息的時候只能窩在自己的小車裏,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

  雷神山醫院不斷收治病人,也陸續有患者治愈出院,醫者仁心,築者亦然。梅文俊作為醫院的“守夜人”堅守在現場,每次有維保任務都需要做好全面防護,一進去就憋在防護服裏幾個小時。“現在進醫院傳染風險大,説不害怕是假的,但是職責崗位在這裏,更何況還有醫護人員衝在前面,再困難也得有人上才行。”

  他們的工作熱情,讓病區裏的患者也深受感動,維保隊員馮建堂對此深有感觸。

  有一次去維修管道,一進病房,馮建堂和維修工人就看到了一名情緒低落的患者,躺在床上背對醫護人員和維保人員,任誰做思想工作都不聽。

  馮建堂和工友立即開始維修工作。檢查管道,拆卸、安裝重物……他們穿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護目鏡上漸漸積滿了水霧。

  最終,馮建堂和同事發現丟棄的飯盒等雜物堵塞了管道,他們立刻拿出工具進行疏通。工作完以後,馮建堂和同事的防護服裏滿身大汗,防護服外全是泥污,但他輕聲細語地勸導病人,“伯伯祝您早日康復,以後有什麼需要的隨時叫我們。”

  看到別人為了自己的生命而努力,那名因為隔離和病痛情緒低落的患者漸漸平復,他緩緩坐起來,眼裏淚光閃爍,給維保人員點了一個大大的讚。

  任務沒完成,決不能撤退

  “老王,這根線換我接吧,你護目鏡起霧太多了看不清,歇一會兒”。火神山醫院溫暖的病房內,正在進行電路維保修復的李成小心地爬上梯子。

  這是他和搭檔進入“紅區”工作的第4個小時,已經雙臂酸痛的李成開始仰起頭進行最後一處破損線路的拆除工作。由于頸椎無法長時間承受頭部防護的重量,他只能每隔五六分鐘就低頭轉動一下,臉部的熱氣使得護目鏡起了一層薄霧,就在他再次仰頭工作時,汗水突然流進了眼睛,一時間酸澀難忍,為了不引起病人的注意,只能使勁地低頭眨眼,用眼淚衝淡汗水帶來的不適。

  40分鐘後,完成作業的李成和搭檔離開病區,當他們互相攙扶著脫掉防護服時,衣衫已經濕透,臉上還有護目鏡和口罩留下的勒痕,眼睛充滿血絲。但是李成並無抱怨:“幹活哪有不苦的,關鍵是該頂上去的時候就得頂上去。”

  火神山醫院維保組水電工人劉濤,大年三十就奔赴火神山建設一線,在率先交付的一號病區,他只身一人進入“紅區”,排查線路、疏通管道,至今已在病房維保一線堅守60多天。

  維保組負責整座醫院的硬件運維,工作量很大,危險性也很大。“穿上厚重的防護服作業,全身上下不到兩個小時就濕透了,護目鏡都是霧水看不清東西,只能瞇著眼睛排查線路、消除故障。”劉濤説,他們每天要在隔離病房待4個小時以上。

  除了運維,他們還要教患者使用電器、調試水溫等。劉濤説:“當我一點點調試到最合適的水溫,患者説謝謝的時候,我心裏就很暖。”

  “願疫情早日結束,願患者早日康復,願所有建設者和醫護人員都能平安回家。”劉濤説,這是維保組隊員們的共同心願。

  1月30日,家在湖北卻因工作原因留在廣州的肖帥,驅車千余公裏趕赴火神山醫院建設現場,他表示,要盡己所能貢獻一份力量,幫助家鄉度過難關。

  2月8日,火神山醫院首次大批量收治確診患者,隨之而來的是擔子更重的維保任務。肖帥主動申請加入維保隊伍,他説,“防疫堡壘已經建成,而維保工作就是提檔升級,我一定要把所有設備、區域維護好、保養好,這是我的職責,也是使命。”

  2月4日,王學謙主動請戰支援雷神山醫院建設,驅車奔赴現場。“看到疫情如此嚴重,國家需要建設醫院,作為一名中建三局總包人,我肯定要去出一分力”。

  雷神山醫院對施工有著較高的要求,作為一名工長,他每天要對工區的方方面面進行核查,盡最大努力保障施工生産,幾乎每天工作到半夜兩三點多,早上六七點又奔赴現場,通宵達旦作業是他的常態。就這樣連續日夜奮戰十幾天,在醫院使用進入維保階段後,他又主動申請加入維保隊,沒有一絲猶豫。

  (記者 陳鳳莉 寧迪 通訊員 王騰)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三亞:海洋牧場復工忙
海南三亞:海洋牧場復工忙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785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