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來自武漢的聲音日記:你瞅啥?這句直擊靈魂的叩問,答案很暖心
2020-03-28 18:09:21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身著一襲白衣,他們是病人眼中的希望、是天使……脫下厚重“戰袍”,他們對父母有著怎樣的牽挂?對愛人有著怎樣的思念?對孩子有著怎樣的眷戀?對所見所聞有著怎樣的感動?對用心守護的病人又有著怎樣的真情……

  點擊收聽《來自武漢的聲音日記》第二十期。今天的日記來自被派往武漢戰疫一線採訪的新華社記者許楊。

  2月27日 武漢

  過去的一個月裏,我採訪了很多醫護人員,現在回想起來,因為口罩的原因,他們的面目都不太分明。

  其中一位,在我想象中,她應該有著笑意盈盈的唇角和淺淺的酒窩——她是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的成員,大年三十淩晨五點接到電話,晚上就已經抵達武漢機場。

圖為解放軍援助湖北醫療隊隊員呂蓉在接受採訪。

  我問她:“有選擇嗎,可以不來嗎?”

  她説:“沒有什麼可不可以來吧,接到通知那就來啊,反正自己年齡還小,家裏也沒什麼牽挂。”

  她生于1999年,差點兒就是一個00後。在她所在的隊伍中,有43名90後女護士,平均年齡25歲。

圖為解放軍援助湖北醫療隊隊員在金銀潭醫院布置病房。

  另一位,我想他會長著一個“説一不二”的堅毅下巴——他所在的陸軍軍醫大學對口支援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那裏是武漢最早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之一。

  為了提高收治量,他們要在兩三天的時間裏把醫院走廊改造成一個病房,關于醫護人員脫衣間的設置,他和同事起了爭執,他扯著嗓子喊:“在紅區裏,能縮短十秒就縮短十秒,這段距離要走一分鐘,一分鐘會倒人的!你記住,一分鐘會倒人的!”

  十天後,這個害怕“倒人”的軍人進駐火神山,另一個病房在等著他去救命。

  這一位,我更容易想象出她的樣子,因為她是我的東北老鄉,她一定是個“北方有佳人”的典范,濃眉大眼、瓜子臉——在雷神山,一千多名遼寧醫護馳援武漢,遍地響起了“幹哈啊”“咋地啦”的高聲低語。

圖為遼寧援助武漢雷神山醫療隊隊員張倩在隔離病房外等待隊友。

  大連醫科大學和錦州醫學院是隊伍主力,“海蠣子味”與“質疑全世界”輕奢混搭,搞不好還會有“你瞅啥”的致命詰問——當然,後面跟著的不是“瞅你咋地”,而是“別瞅了,我幫你拿。”

  她説:“我也搞不清新冠肺炎和東北話哪個傳染性更強,不過我們為了和病人交流學了好幾句武漢話——你要多‘河’水,早日康‘福’。”

  他呢,他應該鶴發童顏,慈祥和善——我跟著他一同進入了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的隔離病房,穿著裏三層外三層的防護服,帶著壓塌鼻梁的護目鏡,更別提簡直無法呼吸的N95口罩,他不停地查房,詢問病情,檢查用藥,聊天,開玩笑……三個半小時後,我累得直不起腰,勉力跟上他的腳步。

  我問他:“您多大歲數了?”

  他説:“我今年六十了。我感覺不累,我習慣了。”

圖為武漢同濟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趙建平在隔離病房查看病情。

  還有那麼多她,那麼多他。

  他們的面目不太分明,口罩擋住了他們的面龐,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到底長什麼樣子,成千上萬個他們在我腦海中只烙印為一個帶著口罩的白衣形象。

圖為新華社記者許楊與醫護人員合影。

  五年後、十年後乃至二十年後,當我在街邊行走,迎面而來的也許就是一位當年在前線拼命的醫護,但我不可能認出他,我只能任憑他從我身邊走過,甚至無法説一句——“謝謝。”

 

策劃:汪金福 孫志平

監制:田朝暉 幸培瑜

統籌:魏驊 吳煒玲

編輯:董琳娜 劉在 趙世蕓

李放 樸文琳 王朝

設計:康薇

播講人:董千齊

執行:新華社“聲在中國”

制作:新華FM工作室

新華社全媒體編輯中心、音視頻部、北京分社

中國移動咪咕公司

聯合出品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來自武漢的聲音日記:你瞅啥?這句直擊靈魂的叩問,答案很暖心-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8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