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疫”考下,實體書店再次站在岔路口
2020-03-27 07:48:3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有的發聲求助,有的黯然離開,有的選擇堅守

  “疫”考下,實體書店再次站在岔路口

▲3月17日,復業半個月後,西寧幾何書店裏人氣漸旺。本報記者呂雪莉攝

  ●讀者不讓書店死,書店就不會死

  ●我們需要經常去書店,就像去大型百貨商場一樣,隨便逛一下,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而這是網購無法體驗到的

  ●沒有疫情,書店的生存環境也並不樂觀。書店自身也要思考突破點在哪

  ●長遠地講,經過疫情期間的反思,書店會有一個更好的未來

  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高原的3月春寒料峭,青藏高原上最大的書店——西寧幾何書店裏已重現春節前的煙火書香氣:讀書寫作業的年輕人坐滿了書店裏的長條桌,雪域咖啡、時光書屋等區域人們喝著飲品或會友或看書,選購書籍、文具的人隨處可見……

  2020年的這個春天,受一場疫情的影響,實體書店再一次站在了生存的岔路口。危機之下,有的發聲求助,也有的奮起自救;有的黯然離開,也有的選擇了堅守,期待迎來新一輪的春暖花開。

  發聲求助

  受疫情影響,全國范圍內大多數實體書店在春節前都閉店歇業了。2月24日,單向空間在微信公號發出求助信:《走出孤島 保衛書店丨堅持了15年的單向求眾籌續命》。

  信中説:“截止到2月24日,在疫情蔓延的一個月裏,我們僅剩的4家實體書店只有北京朝陽大悅城店開始營業,北京東風店、杭州樂堤港店和秦皇島阿那亞店全部閉店,北京愛琴海店已于去年年底停業。而大悅城的整體客流量每天只有平時的十分之一,書店平均每天只能賣出15本書,其中一半還是愛書如命的同事自己買走的。預計書店2月份收入較往年直線下滑80%之多,對這個本來就利潤微薄的行業來説,這意味著絕境。”

  這段文字讀來令人唏噓,單向空間是幾位媒體人創辦的書店,已堅守15年,據稱原本計劃在2020年慶祝15周年的生日。單向空間在求助信中強調,“書店從來不只是一個賣書的地方,而是一個會鍛煉心智、存儲記憶、撫慰情感的家園”。並呼吁廣大讀者的幫助,文末是50—8000元不等的單向會員自救計劃鏈接。

  幾乎在單向空間發出求助的同時,言幾又、先鋒、1200等書店,也都不約而同地撐不住了。

  2月25日,烏托邦書店宣布結業,店主童興家頗為無奈地説,開書店很重要,但活著更重要。這家書店在嘉興市海鹽縣海濱東路37號,距離中國現代出版業先驅、商務印書館元老張元濟先生的故居,只有不足100米。

  關閉書店後,童興家選擇回歸老本行建材業。在被問到“以後是否還會再開一家書店”時,他回答説“不會了,開書店其實是一件殘忍的事”。

  “我無數次想象過結業的樣子,唯獨沒有想到這一種。不過這或許是老天爺給我的一個‘契機’,因為疫情而結業,也不算太過丟臉。”感嘆間,童興家似乎如釋重負。

  單向空間運營負責人武延平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中表示,其實之前的求助叫“眾籌”並不準確,後來更正為“會員自救計劃”。這個計劃去年已經開始籌劃,本來準備今年暑期上線,疫情的原因提前了。他表示,後續單向空間將不斷優化內容,承諾的回報也會一一兌現。

  目前,單向空間正在建立會員微信群,雖然會員數量暫時還沒有準確的統計數字,一些新書推薦、閱讀推薦、會員的線上商務活動也都陸續啟動。

  “目前看,會員自救計劃的宣傳效果和參與程度超過預期。兩個微信公眾號的閱讀量都超過10萬+。”武延平説。

  他介紹,本來朝陽大悅城的店是全年無休的,作為緊急措施,也在春節前一天臨時閉店了。當時疫情還不明朗,考慮到疫情緩解後,大家可能還不願意出來,消費信心在短時間內也不一定能恢復,單向空間又嘗試開通了直播、閃購等模式。

  “作為一種新的形式,目前直播的效果相對較好。單向空間本身有電商平臺,現在每周做3-5場直播,幾周前開始嘗試以直播形式組織線上沙龍活動。”

  3月9日晚,單向空間聯合淘寶直播、薇婭viya共同發起“保衛獨立書店”直播企劃。單向空間創始人許知遠作為當班主播,連線獨立音樂人葉蓓以及南京先鋒書店創始人錢小華、杭州曉風書屋創始人朱鈺芳、重慶精典書店創始人楊一、廣州1200bookshop創始人劉二囍、烏托邦書店創始人童興家,共同為書店業發聲。

  武延平表示,在疫情衝擊下,線上線下結合是條路,單向開電商平臺較早,一直在做,這次在産品、內容、服務方面進行了整合。

  “直播需要策劃內容,需要團隊。每次直播都要先做策劃,確定賣點,效果有的不錯,有的一般。直播是一種可能性,但不見得能讓書店起死回生,目前還彌補不了之前的虧損。”武延平説。

  堅守前行

  3月2日,幾何書店在閉店37天後復業,創始人林耕充滿感情地説:“開了,希望還在!開了,就能給人信心!”

  他認為,書店,本來就承載著一個城市的精神和文化家園,書店的復業就是信心的標志。

  同日上午,位于中國第一高樓上海中心大廈52層的朵雲書院自1月24日關閉後,重新對公眾開放。

  朵雲書院上海中心旗艦店店長焦擎對媒體表示,感覺公眾對實體書店的熱情並沒有受到疫情衝擊。他認為隨著疫情消退,實體書店恢復人氣是可以期待的。

  盡管復業當天,幾何書店西寧總店僅有10000元的銷售額,而成都金棕櫚店更是只有600元銷售額,但是林耕認為還不錯。

  畢竟,一切在重新開始了。“事實上,像西寧店每天營業額不到3萬元都是賠錢的。為啥還要開呢?就是樹立信心。”

  林耕直言,“(閉店)這一個多月很苦,疫情初期,我們積極響應疫情防控工作,全國7家門店第一時間閉店。暫停營業期間,不只是沒有收入,還面臨著許多不得不支付的硬性支出”。按照當地政策,幾何書店可以免交4個月社保。林耕説,算下來基本上接近一個月的工資,“還是很高興的”。

  成立于2018年的幾何書店,現在全國有8家分店。幾何書店西寧總店佔地一萬平方米,藏書45萬冊,多元業態組合,分為重磅閱讀、雪域凈土、天空之城、時光書館、空間之門、重拾生活六大區域。

  自問世起,位于西寧市海湖新區唐道637地下一層的幾何書店,就成為全國最大的獨立書店之一,也是這個高原城市的新地標。目前在全國開了多家分店和直營店,幾乎每家店一開張,就成為當地的“網紅打卡地”。

  林耕認為,目前書店最大的壓力來自現金流。他説,書店屬于餐飲零售業,全靠現金流支撐。去年春節賣了360萬元,本來估計這個春節全國的幾家店能有800萬元的銷售收入,結果全壓在手裏。本來的營銷計劃幾乎全部泡湯,尤其是迎合春節、元宵節的民族特色荷包、青繡繡品等商品都等于作廢了,損失巨大。

  疫情蔓延時期,林耕和他的合夥人甚至做了最壞的打算。人員工資最多能扛兩個月,兩個月之後一旦付不出工資怎麼辦?他們商量,真遇到這種極端狀況,就準備給員工轉讓股份。員工有股份,就有未來。他們相信,員工會和書店一起堅守下去。

  “長遠地講,經過疫情期間的反思,書店會有一個更好的未來。”林耕説。

  毋庸諱言,這些年,很多傳統實體書店都倒了。書店的倒閉不意味著書本身的消亡,也不意味著沒有人買書,只是消費的方式改變了。

  實體書店和實體商業面對的困境是相同的。

  “書店是不會消亡的,就像書不會消亡一樣。”林耕坦言。

  作為書店,最重要的一點是啟蒙人的思想和心智。經過這次疫情人們都會有反思,有新的思考,不會因為疫情結束的欣喜而忘記疫情中的焦灼困苦。疫情期間,廚藝書的暢銷、《鼠疫》等一批疫病相關書的暢銷等,都説明讀者在思考生活的意義和生命的價值。

  按照計劃,未來5年內幾何書店將在中國開設100家以上的直營店,並在有條件的城市,加快幾何書店細分産品的落地。林耕表示,不會因疫情影響原定的計劃。

  他説,成都印力的店已經開工,最近準備應邀去蘭州老街、長沙、深圳等地考察開店合作事宜。

  何去何從?

  “大勢所趨,書店也要面對市場。”幾年前轉行的書業觀察者、資深書店人芮淑君説,前兩年,隨著商業地産蓬勃發展的浪潮,需要書店作為文化和導流的工具,但是這類書店開得多,關得也多。能留下來的,也多是規模較大的,像西西弗、言幾又、方所等。一場疫情,或許會篩掉大部分華而不實的網紅書店。

  在芮淑君看來,書店想要盈利似乎是一件無解的事,一般都掙不到錢。一些書店的求助其實就是要求大眾“打賞”,利用疫情,掩飾自身經營方面的不足和短板,其實業內很多人士並不認同這種做法。

  遭遇困境,實體書店到底該怎麼謀生存?該不該發聲求助?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有業內人士如此評價:“沒有發聲,沉得住氣是好事。發聲的目的是什麼?要想明白。博同情,比慘?還是搞促銷、抓銷售?總體講,發聲求助的書店口碑受到了一定影響。”

  在杭州單向空間重新開業當天,一位媒體記者在朋友圈如是説:“讀者不讓書店死,書店就不會死。眾籌後復業首日書店觀察:讀者比比,墨香陣陣。説明單向空間眾籌至少在傳播上是成功的。”

  誠然,實體書店的確有它存在的價值。正如不少讀者的感受:我們需要經常去書店,就像去大型百貨商場一樣,隨便逛一下,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而這是網購無法體驗到的。

  鳳凰傳媒蘇州鳳凰投資公司總經理曾鋒也不太看好一些“線上化”的舉措。他説:“直播,值不值得看?有沒有人看?轉化率有多高?都是問題。同時,私域流量,微信群的維護,公號內容的質量,各種推廣,都需要人!書店的人力資源本來就很緊張,沒有人才儲備的書店,很難能幹起來。”

  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讓所有的實體書店短時“清零”,在臨時停業閉店的這段時間裏,估計很多書店人都在思考實體書店的當下及未來。驚慌無措或是冷靜思考,發聲求救、唉聲嘆氣,乃至咬牙自救,都是這個階段書店人的狀態。

  武延平也表示,疫情是一把雙刃劍。確實對書店業有非常大的影響,店面客流、銷售額都斷崖式下降。另一方面,書店自身也要思考突破點在哪?他坦承,其實,沒有疫情,書店的生存環境也並不樂觀。

  從書店自身角度,需要不斷去思考。在疫情期間進行反思,沒準會有更多的可能性,關鍵是迫使書店去謀劃更多的經營思路。

  曾鋒認為,實體書店未來或許有六條發展路徑:消費者需求維度,産品定制及跨界維度,城市空間維度,文旅維度,商業及資本附屬維度,承擔特定責任。

  他説:“如果愛,請真愛。書店也是一個店而已。要麼努力,要麼放下。”他對書店業的朋友提出三條建議:

  首先,做一件事,必須有專業的基礎。很多書店的專業度不足,管理也有問題,這次暴露出不少問題。其次,要學會自己觀察、獨立思考,並力所能及去實踐、積極探索。第三,書店離不開商業,從載體、産品到思維,零售商業比書店先進很多,值得好好研究,書店迫切需要外部先進的思維、觀念、技術和人才。

  “書店人的焦慮可能會進一步加深,唯一可以寬慰的是:只要實體書店的形態不會消亡,書店人的工作就會存在機會和價值。我們可能需要回歸書店的本源,回歸到這是一個商業場所的本源,來思考一下我們有什麼、缺什麼、可以幹什麼、應該幹什麼。我相信,實體書店會永遠存在,但這個書店不一定恰好就是你的那個書店。”曾鋒説。

  大浪淘沙,經過此次考驗,能夠留下來的,應該是真正有實力的、讀者需要的書店。(記者呂雪莉)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童
“疫”考下,實體書店再次站在岔路口-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231125774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