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此荊楚是故鄉——記廣東省支援湖北疫情防控醫療隊
2020-03-26 07:27:36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廣東馳援湖北醫療隊從洪湖撤離,群眾夾道歡送。(資料照片)

  櫻花開,笑容綻。當張忠德揭開口罩、綻開笑容的視頻被隊友傳上廣東省支援湖北疫情防控醫療隊微信群時,大家驚呼:“德叔,好久不見你的笑臉!”“又帥又暖!”

  3月20日,第二批國家援助湖北中醫醫療隊隊長、廣東省中醫院副院長張忠德,逐一為隊員們整理衣衫,送上從武漢返粵列車,隨即返回雷神山醫院堅守。

  一場疫情,讓相隔千裏的粵鄂兩地心心相印、血脈相通。在武漢,廣東支援湖北疫情防控醫療隊與漢口醫院道別之際,附近小區居民們在陽臺上深情獻唱《我和我的祖國》;在荊州,醫療隊穿越古城時,群眾夾道相送,高喊“永遠記得你們的付出”……依依惜別的一幕幕,令多少隊員在漫漫回程中一路灑淚!

  除夕團圓夜,逆行出徵;木棉花開時,載譽歸來。

  廣東先後派出26批次2484名醫務人員援助武漢、荊州等地。截至3月19日,累計收治患者4785人,治愈出院3007人,所支援的武漢3個方艙醫院關艙,荊州防疫形勢向好,其中6個縣市病例清零。“你們用實際行動詮釋了醫者仁心、救死扶傷的職業道德,把南粵兒女的好口碑留在了湖北。”廣東省衛健委主任段宇飛為隊員們“點讚”。

  赴武漢——擔當生命“守護神”

  “我真幸運!”從武漢市漢口醫院出院那天,武漢大學水生態研究所所長、科技部973項目首席科學家常劍波教授感慨。從1月24日發病到2月1日病重入院,10天後治愈出院,常劍波經歷了生死。

  那一天,原本是廣東馳援湖北醫療隊隊員、東莞市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副主任醫師徐汝洪的休息日,但他仍特意趕回醫院送常劍波和漢口醫院醫生劉怡出院。“我接診這兩位時,和他們説以後還要親自送他們出院,所以要兌現承諾。”徐汝洪説。

  生命可貴,廣東醫護人員以精湛醫術,擔當了武漢人民生命的“守護神”。

  常劍波被收入漢口醫院時,由初到武漢支援的徐汝洪接診。當時,常劍波病情非常嚴重,稍微動一下就咳嗽,完全沒有胃口,吃不下東西。廣東醫生的診治給了他極大信心。“廣東醫療隊非常有經驗,治療方案非常有效,輸液兩三天,我呼吸上的問題就解決了,一天比一天好。”常劍波説。

  面對人類所未知的新冠肺炎病毒,靠什麼與死神搶人、陪患者涉險?廣東醫療隊憑借的是探索創新的果敢與擔當。這從廣東省中醫醫療隊的“戰果”中可見一斑。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四診”,然而,穿著像“太空人”一樣的防護服,面對焦慮、恐懼的患者,近距離“四診”會讓感染風險大增。如何解決這一棘手難題?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馳援湖北醫療隊隊長溫敏勇和同事自創隔離病房專用的中醫查房法:在病區,用專用手機拍攝患者的舌象等圖片、視頻資料,傳輸到網上,回到清潔區再仔細查看,開具處方;同時,為每位患者建立“專屬中醫檔案”,實現“一人一方”的精準診療。

  鏖戰45個晝夜,3月11日,在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由廣東中醫團隊負責的病區患者“清零”,醫護人員無一人感染。“一人一方的療效見證了鐵桿中醫的精誠至善,我們的用心感動了每一個患者,‘廣州妹子’成了我們公用代名詞。”廣州中醫藥大學一附院護士王俏芝説。

  與病魔較量,靠醫術,還靠仁心。

  自稱“接生婆”的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産科醫生呂小燕,是國家(廣東)緊急醫療應急救援隊成員,常戲稱自己是“臉皮最厚”的“奶奶級”隊員。除夕夜,得知上級要從救援隊中抽調人員奔赴武漢,當即報名,但因醫院考慮更需要危重症、呼吸科人員而落選。沒過幾天,她再次請纓,理由很充分:如果有孕産婦受感染,一定需要産科醫生參與配合。終于,她得償所願。

  在江漢方艙醫院,呂小燕每次進艙6小時,不停忙碌走動,防護服裏汗流浹背,汗水流入腳上的雨鞋中,成了名副其實的“雨靴”。下班後,每只雨靴都可倒出100多毫升的汗水。

  馳援武漢第17天,呂小燕因高強度工作導致免疫力下降,患上帶狀皰疹。她一開始強忍著,私下購藥治療。然而疹子開始潰爛,衣服觸及皮膚創面疼痛難忍,不得已休息4天。期間她盡管不進病房,但一刻也沒閒著,積極協助排班、保障工作。待疼痛稍有緩解,隨即又投入到一線緊張的救治中。

  戰荊州——無懼風雪定乾坤

  連日來,一批批廣東馳援湖北醫療隊隊員陸續啟程回家,從荊楚到南粵,一路受到英雄般禮遇。然而,一位戰士的笑臉卻未能如約出現在鮮花與掌聲中,那就是廣東支援湖北荊州醫療隊隊員王爍。

  3月13日晚,王爍像之前在荊州的26個日日夜夜一樣,奔波在社區查看疫情防控情況。一輛面包車突然從他身後疾馳而來,將他撞飛。年僅36歲的王爍,不幸因公殉職,如他的名字一般,成為閃爍在夜空中一顆不會被遺忘的星星。

  在荊州,廣東馳援湖北醫療隊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惡戰。像王爍一樣,廣東派駐荊州市縣兩級46名重症醫學科醫生、117名護士,在荊州疫情最嚴峻的時刻,堅守一線,成為扭轉形勢的“定海神針”。醫療隊在風雪交加之夜與荊州攜手緊急建成兩大重症救治中心,在全國率先開展ECMO病人CT檢查、16秒驚心動魄換膜肺、徒手留置鼻胃管等創新性探索,開通遠程會診“智慧平臺”、連線鐘南山院士等專家團隊……短短1個月,取得了提高治愈率、遏制病亡率的顯著成效。

  邢銳,就是一個從“死神”手裏搶回許多生命的ICU人。得知荊州新冠肺炎重災區洪湖醫療資源匱乏,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邢銳毫不猶豫地奔赴洪湖。作為我國最早的重症醫學專家之一,他把廣東的寶貴經驗帶到洪湖,不斷探索更有效的重症診療方案;在對一個個危重患者搶救的緊急關頭,他一次次涉險為患者的氣管插管;他深夜守在病危患者床邊,有時連家屬都放棄了,但他仍堅持到最後,直至患者轉危為安……

  宋秀嬋,2019年東莞“最美護士”,從東莞市第八人民醫院護理部主任、重症醫學科護士長崗位赴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支援,臨危受命,被委任為重症隔離病房護士長。有記者問她,什麼是“最美”?她回答,真誠最美,堅持最美!

  宋秀嬋把真誠之“美”帶到荊州重症隔離病區。“護理中,有些看上去微不足道的事,認真起來就可能改善對病人的護理結局。”她回憶,“巡視病房中,有一位患者老伯伯,問他什麼都説‘好好好’。再追問時,發現他已經15天沒解大便了。老伯伯自訴腹部無不適,可檢查後發現他腹脹明顯。經過溝通,我們幫他做了通便處理,問題迎刃而解。另一位患者,右頸部留置深靜脈導管,但他的頭部一直只往右側轉,導管受壓迫,大大增加輸液難度。經詳細咨詢及檢查後發現,他往左側轉頭時,深靜脈導管的牽拉會使穿刺傷口疼痛。于是我們馬上對他進行導管護理,提高了患者舒適度”。

  宋秀嬋把堅持之“美”也留在了荊州。截至3月22日,東莞三批援粵醫療隊57名隊員已平安回家,只有宋秀嬋堅持留守。“因幾個病人發生病情變化,需要幾名ICU專科醫護人員留下,我是ICU赴港專科護士,理應留下,發揮專業所長!”她説。

  “荊生荊世,粵來粵好”,這是荊州人民對廣東醫療隊的真情禮讚。而這份情誼,不會因醫療隊的撤離而結束。

  “從此荊楚是故鄉!”在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援助荊州洪湖醫療隊站完最後一班崗撤離之際,該院黨委書記朱宏在《江城子·洪湖抗疫》中寫道。早在1998年抗洪時,南方醫科大學就曾支援洪湖,22年後,這支隊伍主動請纓奔赴故地。離開之前,該院已經與洪湖市政府簽訂了醫療支援幫扶合作協議,將通過人員培訓、遠程會診等方式,提升洪湖的醫療救治能力,讓延續22年的情誼永續。(記者 鄭 楊)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從此荊楚是故鄉——記廣東省支援湖北疫情防控醫療隊-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68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