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織一張療愈心靈的網
2020-03-24 07:41:24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在武漢“十件實事”中,防范化解各類矛盾風險、關愛抗疫一線醫護人員、關愛抗疫一線基層社區幹部,都離不開心理疏導與心態穩定。湖北省心理咨詢師協會會長肖勁松希望——

  織一張療愈心靈的網

肖勁松(中)在進行醫護輔導 受訪者供圖

肖勁松準備進入隔離病房疏導病人 受訪者供圖

  3月23日,武漢封城兩個月整。對國家高級心理咨詢師、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肖勁松來説,這也是他和團隊一線戰疫滿兩個月的紀念日。

  身為湖北省心理咨詢師協會會長,武漢封城當日,肖勁松做了兩件“不做不安心”的事:在湖北省政府支持下,組織省心理咨詢師協會開設兩條心理熱線,一條針對全國公眾,一條專門針對一線醫護人員;主動向中南醫院請戰,進隔離病房進行心理疏導。

  兩個月來,兩條熱線共接咨詢電話2174個,遍布全國的900余位咨詢師全天候在線,累計服務4348人次;肖勁松也在與患者、醫護人員的面對面接觸中,加深著對心理疏導作用與意義、“政府+專業隊伍+社會力量”工作方式創新的認識。

  1.從日峰值300多個電話到20多個:

  信心正在回歸,但創傷需要耐心治愈

  從2月底起,喧騰了一個多月的心理咨詢熱線逐漸安靜下來。咨詢師們在政府支持下,把工作重點轉移到走進康復患者觀察點,開展愈後心理疏導。

  “比如3月20日,我們只接聽了20多個電話。”肖勁松介紹。除了訴説疫情傷痛,開始有年輕母親傾吐對孩子不好好上網課的怒氣,有小區居民打來電話抱怨“團購還能不能更貴了”……咨詢師們覺得,“家長裏短、柴米油鹽”的常態逐漸回來了。

  肖勁松把疫情發生以來的民眾心理變化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最常見的情緒是恐慌,出現疾病焦慮障礙或軀體症狀障礙。”熱線開通的第一天,便接到咨詢上百個。後來,最多的一天高達300多個。“我總覺得發燒了,一天測了十幾次體溫”“上次去醫院沒戴口罩,一定中招了”……很多人懷疑自己染病,寢食難安。還有人陷入對一切接觸的極度排斥,冰箱空了三天,也不敢邁出家門一步,“感覺病毒無孔不入”。

  一兩周之後,咨詢者逐漸以患者、疑似患者為主體。很多人把心理熱線當作救援熱線,請求咨詢師幫助找床位、做核酸檢測。

  這種狀態,隨著武漢保衛戰迅速打響、社會逐漸回歸有序而有所好轉。現在,進入了肖勁松眼中的第三階段:“信心正在回歸,樂觀開始滋長。能不能放松?不能。更艱巨的工作剛剛開始。”

  當被疫情吸引的注意力逐漸轉移,哀痛、失落、矛盾糾結等“創傷後應激障礙”或將顯現,且具有很強的持續性、頑固性、潛在性。“有人反復回想,近乎偏執:為什麼會感染?為什麼我傳給了家人?有人治愈後,和親戚朋友的相處變得尷尬、小心翼翼。那些失去親人的人,更是很難走出悲傷。”

  讓肖勁松擔心的,還有一線醫護人員。專門為其開通的咨詢熱線,接線量始終寥寥。“他們也恐懼,但出于職業責任感,都壓在心裏。委屈、無力、倦怠,還有看過太多傷痛之後産生的‘替代性創傷’,都可能對他們心理造成傷害。”

  “疫情結束後的半年內,心理工作可能迎來又一個高峰。”肖勁松判斷。

  一般而言,災難等強刺激結束後的半年內,創傷後應激障礙處于急性期,如能順利紓解,可將心理傷害降至最低。而一旦拖過半年,就易進入難以根治的慢性期。

  “汶川大地震後,我接診過一個病人,家在唐山。32年後,他潛在的傷痛被類似情形勾起,才發現心理問題已很嚴重。”肖勁松惋嘆。因此,他和團隊已經做好兩手準備:一方面,盡早對急性創傷後應激障礙進行疏導,爭取在6個月內解開心結;另一方面,準備好長期作戰,“對這類人群的關注和心理支持,至少5年內不放松”。

  2.從“以咨詢師為中心”到“以求助者為中心”:

  心理疏導“只能栽花,不要栽刺”

  1月30日,肖勁松被緊急呼叫進入隔離病房。一位女患者正激烈哭喊著反抗治療。原來她懷疑自己傳染了父母、愛人和6個月大的兒子,極度自責,一心想自殺。

  肖勁松沒有急于勸阻,而是任由她把傷心和擔憂全講出來,再和她一起設想:誰説孩子感染了呢?你不趕緊康復回去找他,豈不是連見到他的50%的概率都放棄了?你放棄了,才是對家庭不負責任;你不倒,這個家就不會倒。在潛移默化的認知矯正之下,女患者情緒平復,配合治療,一段時間後康復出院。

  並不是所有心理治療師都能進入病區。而心理疏導的需求又如此之大——方艙醫院建立後,一家方艙的醫療主任對他直言:我們70%的工作是在處理心理問題。怎麼解決這種供需失衡?肖勁松認為,培訓患者信賴、密切接觸的一線醫護人員成為“心靈捕手”,是最可行的辦法。

  編寫《新冠肺炎疫情心理幹預手冊》發放給醫護人員,對其進行方法輔導……掌握了要領的醫護人員們帶著患者做體操、相互交流、遊戲互動,對其心理康復起到了顯著作用。

  而對于心理咨詢熱線接線人員,肖勁松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在那段‘人等床’的日子裏,能幫求援的患者、疑似患者聯係醫療資源、社區資源,提供具體線索,才是最好的心理疏導。”

  大眾心理的輔導員,能不能同時成為抗擊疫情的戰鬥員、政府政策的宣傳員?“三員合一”的思路被團隊認可。熟悉診斷標準、防治指南,對接社區、醫院、相關機構……甚至找來網上流傳的“為患病父親找床位的22種方法”,發送給大家參考。種種努力下,咨詢效度明顯提高。

  這段經歷,讓肖勁松對心理疏導的理念與方法有了新的思考。

  “我們常用的應激晤談、團體幹預,會要求患者回憶這個、講述那個,有時會引起不適甚至抵觸。這次,我們嘗試改變視角,不刻意引導話題,讓求助者按自己的意願宣泄情感、暴露創傷,順著他的情緒走,從裏邊自然地找到症結。”肖勁松把這個轉變比喻為“從以咨詢師為中心到以求助者為中心”。因為,心理疏導的目的是助人而非自我證明,“只能栽花,不要栽刺”。

  3.從“點上幫助”到“分級診療心理健康防禦體係”:

  心理幹預,既不能沒人管,也不能人人管

  在和眾多求助者的交談中,肖勁松的認識越來越清晰:疫情造成的心理問題,不能僅靠心理疏導解決;患者需要的,是“摸得著的安全感”:社會秩序的恢復、經濟發展的復蘇、生活保障的確立、人際關係的重建……只有在推動解決這些問題的同時,輔之以心理方面的創傷處理、關懷安撫、健康宣導,才能為求助者築起堅實的心理防線。

  隨之而來的,是心理輔導與現實生活的對接問題。

  在這方面,黃石心理咨詢師協會已做出探索。2019年,他們的“心理輔導進社區、進鄉村、進學校、進機關、進企業、進特殊人群、進網絡”創新實踐成效明顯,被省心理咨詢師協會列為2020年推廣項目。

  據此,肖勁松向政府有關部門提出建議:把社區工作者、心理咨詢隊伍、精神衛生醫療機構聯動起來,構建一個全鏈條、多主體、相互協作的“分級診療心理健康防禦體係”。社區工作者主動關注居民心理,發現解決不了的問題及時對接心理咨詢師,如果心理咨詢還不夠,就轉接至精神衛生醫療機構。

  “疫情後的心理幹預要避免兩種傾向:一是沒人管,造成缺位;二是‘人人管’,以不規范的心理幹預形成二度傷害。為此,建議推動‘心理網格員’進社區,實現‘時時有人管’;同時,對社區工作者、志願者開展心理培訓,幫助他們提高護衛心靈的意識和能力。”肖勁松介紹。他期待,自己的願望在政府支持、各界推動下成為現實——“療愈心靈,織一張既安慰又幫助的網”。

  【政策鏈接】

  國家及湖北心理危機幹預主要政策:

  1月26日,國務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聯防聯控工作機制發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緊急心理危機幹預指導原則》,將心理危機幹預納入疫情防控整體部署。

  3月18日,國務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新冠肺炎疫情心理疏導工作方案》,要求進一步加強重點人群心理疏導和心理幹預。

  3月5日,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民政部辦公廳發布《關于加強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心理援助與社會工作服務的通知》,要求支持和幫助湖北省武漢市等受疫情影響嚴重地區,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加強心理援助與社會工作服務。

  2月10日,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緊急心理危機幹預實施方案》,要求重點做好第一級人群的心理援助工作;關注第二級人群的心理健康,及時開展心理危機幹預;充分發揮“健康湖北”“12320”、心理援助公益熱線和多種線上通信手段作用。

  3月17日,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康復隔離保障組發出《關于切實加強康復人員心理危機幹預和疏導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區疫情防控指揮部針對近期反映比較突出的康復驛站康復人員心理問題,切實加強心理危機幹預和疏導工作。

  (報道組成員:本報記者蔡闖、王斯敏、張勇、張銳、章正、晉浩天、李盛明、安勝藍、劉坤、盧璐、姜奕名 本報見習記者陳怡 光明網記者季春紅、李政葳、蔡琳)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織一張療愈心靈的網-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57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