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張文宏和“華山感染”的硬核感染力
2020-03-13 07:43:0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一線崗位全部換上黨員,沒有討價還價!”

  “不能欺負老實人!”

  “把病毒‘悶死’!”

  “你是在戰鬥啊。”

  “防火、防盜、防同事”……

  在這場抗擊新冠肺炎的戰役中,上海市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成了“超級網紅”,許多人喜歡上了這個説話幽默又實在的“黑眼圈”專家。

  張文宏主持的公眾號“華山感染”也圈粉無數,專業的分析判斷引得業內外人士紛紛轉發。

  而在這一切的背後,有一個幹活勁頭、業務能力都分外強大的團隊——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

  工作不停金句不斷他身影匆匆

  1月22日,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在上海市疾控中心,見到了匆匆而來的張文宏。前一晚在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忙了一夜的他,當天早上6點半又去探望了3名病情較重的患者。接受採訪時,他已眼帶“煙熏粧”。

  從分析疫情到討論救治情況,他語速飛快,有問必答,臨走時説:“一線醫務人員現在是在前線,但是從來都不願意説自己的事情,我們只想救好病人,也保護好自己。”

  1月29日,自己一直堅持進隔離病房的張文宏做了一個決定——讓從去年年底起一直奮戰在一線的醫生全部換崗。他的一席話,被全國媒體聚焦:“我們派駐黨員醫生上抗疫前線支援,不打招呼,直接報名,沒有商量。”

  1月31日,新華每日電訊記者來到華山醫院傳染病樓5樓。這幢紅色的小樓是張文宏和同事日常戰鬥的地方,他的辦公桌上放著一袋開了封的餅幹,只吃了幾塊。

  “換下來的醫生隔離一周,今天我給所有人包括自己都做了採樣,陰性的換到沒有新冠肺炎病人的病房。”張文宏説,“我們醫生年中無休,不過大家都習慣了,疫情來了這是職責所在。”

  關于他個人,張文宏不願多説。有媒體詢問,他迅速轉移話題:“聊我就不用了,我只是農村孩子,畢業留在上海,就這樣。”

  他還這樣“暢想”疫情後的自己——“當新冠大幕落下,大家該追劇追劇,我自然會silently(安靜地)走開”……

  大多數時候,張文宏待在位于金山的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作為專家組組長,他關注著上海乃至全國的救治工作,還曾一度向醫院請戰前往武漢增援。

  而一談起患者的救治,張文宏就會打開話匣子。在直截了當地對記者表示專業術語講給你們也聽不懂後,他接著説:上海的救治方案,就是多學科協作,集中全市優質資源,“方案就寫在病人身上”。

  隨著治愈率不斷攀升,他給自己打及格分。對于一些治療方法和研究熱點,他的“辣評”也理性客觀、有理有據:“新冠肺炎沒有神藥”“注射血漿患者立即康復,那是電影!”“關于零號病人,我只認證據”……

  愛做科普會做科普他發聲有力

  不斷穿著防護服進隔離病房,參加各種疫情防控會議……即便日程如此緊湊,疫情中,張文宏依然堅持利用深夜等時間段更新“華山感染”公眾號文章。

  “一旦關注 長期感染 無法治愈 歡迎關注華山感染”,這個公眾號的“廣告”頗具喜感,內容則是專業性與科普性兼備。

  從1月17日淩晨0點22分刊登第一篇有關新冠肺炎的文章後,武漢“封城”、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無症狀病毒感染者……公號推送的文章踩點精準,篇篇爆款,幾乎每篇點擊量都超過10萬,有的點擊量甚至超過1000萬。

  張文宏在疫情初期就表示:“這個時候,謠言比病毒本身更可怕,我們要每天用理性的數據和專業知識給大家解讀疫情,普及相關的知識。”

  “華山感染”不僅將目光放在武漢、上海,而是從一開始就關注著國內外疫情變化,影響力與日俱增。在此前更新的“張文宏新冠肺炎復盤”係列文章中,張文宏表示,上海方案是中國防控戰的縮影,“中國在至暗時刻的努力,國際社會已經看到”。

  對于疫情形勢發展,張文宏這樣寫道:“這正應了一句老話,我猜中了開始,卻沒有猜中結尾。”“武漢封城之時,我説過中國抗擊新冠三種結局,第一種是中國得到很好的控制,第二種是膠著,第三種是全球流行。現在看起來,爭取到第一種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但是想不到第一種與第三種可能居然可以並存!”

  所有人都覺得他的時間不夠用,但張文宏愣是自我加壓出了一本書——2月2日晚,《張文宏教授支招防控新型冠狀病毒》由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

  就像宣傳語説的那樣,這本書介紹了疫情期間“如何居家、外出、工作、購物,超多幹貨”。不久前,該書的波斯語版翻譯完成,書籍電子版已提供給伊朗民眾免費下載閱讀。

  “這本書將造福更多民眾。”復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副所長章濱雲説:“中國的很多防控做法,包括個人的防護辦法,很適合發展中國家。”

  張文宏愛做科普、會做科普,疫情來臨後,他兩年前一堂“人類如何抵抗傳染病入侵”的公開課被不斷轉發,被網友點評“大專家講硬科普”“一秒都無法快進”。

  很多網友記住了那些散落在歷史長河中的經典傳染病,也記住了張文宏講到H7N9禽流感時那句“那一刻我對愛情産生了懷疑”。

  張文宏的説話速度和方式令人印象深刻,上海市政府參事、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運動醫學科帶頭人陳世益教授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每年的華山醫院各科主任年終總結會,張文宏的發言總是最讓人期待的環節之一,“都是幹貨!非常精彩。”

  當了醫生當好醫生他底色不改

  張文宏“火”了之後,為他點讚的網友中,有不少是他曾經的病人。

  “十年前張主任給我孩子看過病,不但醫術好,人也非常紳士儒雅暖心,一邊看病一邊誇孩子聰明,讓我們不要緊張。知道我們是外地的,還主動把自己的手機號留給我們。”類似的讚揚頻頻出現在微博上。

  1993年從上海醫科大學畢業後,張文宏就進入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至今已經幹了26年。

  在學生眼中,張文宏待病人很好。劉其會醫師介紹,三甲醫院的門診向來嘈雜擁擠,但恰恰是在這個不足4平方米的空間內,張文宏用實際行動詮釋著什麼叫“好醫生”。

  很多患者從外地慕名而來、路途遙遠,挂不到專家號,張文宏會給這些病人加號;重病患者需要住院,三甲醫院卻一床難求,張文宏常常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患者,連打好幾個電話幫忙落實床位;他還會給需要隨訪但又不方便來醫院的病人尤其是外地病人,留下自己的郵箱,及時給出診療意見。

  張文宏經常到病房特別是重症病房去看病人,“哪天他説去,再晚也一定會去,”一位張文宏的同事告訴記者,“而且不是走馬觀花,是預先做好‘功課’才去,對每一個病人的情況、指標了然于心,實事求是、嚴謹負責。”

  總有患者和家屬以各種形式,或直接或隱秘地向張文宏送紅包,可沒有哪一位能成功。相反,他還曾給患病的孩子捐款,自己開車送提著大包小包的患者去趕火車。

  “感染科的崗位的確很艱苦、很危險,但必須要有人去做。因為這不僅關係到一個病人,一個醫院,還關係到一個城市,甚至一個國家。”張文宏曾經這樣説。

  “我只是你們職業生涯中的匆匆過客,而你們卻是我的人生轉折。”很多患者都給科室送過錦旗,而這一面被張文宏留下來挂在了墻上。

  在感染科有“感染力” 他們都是戰士

  張文宏常常對他的團隊説:感染科醫生一定要有“感染力”。這種感染力,來自幹勁和奉獻。

  一位同事這樣點評張文宏——“他就是個超人,為病人為團隊其他人安排得妥妥當當,才會想到自己。”在醫院內,張文宏從30多歲起就有了“張爸”的外號;他所在的華山感染科,無論是不是黨員,“人人爭先,個個肯幹”。

  疫情就是命令,1月21日上午10點,華山醫院緊急召集成立首批赴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支援專家組,由張文宏帶隊,感染科副主任醫師毛日成是隊員之一。

  在隔離病房內,毛日成每天工作16個小時,早晚查房、三次報表,總感覺剛躺下就又要起來了,密切觀察、治療患者,他一刻不敢放松。“作為黨員,這是我的責任!”

  在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任務結束、經歷短暫的隔離期後,毛日成醫生忙碌的身影又出現在發熱門診。如今,他已身在武漢前線。

  大年夜,感染科徐斌副主任醫師主動請纓,終止休假,參加上海第一批醫療隊來到武漢金銀潭醫院。

  進入病房後,除了做好救治工作,徐斌還會用肢體接觸和語言來鼓勵患者:“傳染病患者都擔心醫生和周邊的人‘怕’自己,而有人拍拍他們的肩膀,他們會很高興,也更有信心對抗疾病。”

  徐斌接到支援武漢任務後,張文宏就曾打電話詢問他是否有困難。不久前,他又接到了“張爸”的電話,“工作時間越是久,越要做好防護,越要堅持,”聽筒的那一端,張文宏囑咐他。

  從SARS到禽流感,在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來臨時,張文宏所在的華山感染科始終站在“緊急應對”的第一線,這次也不例外——

  1月28日,華山感染科護師徐惠加入上海第二批醫療隊前往武漢市第三醫院救治危重症患者;

  2月4日下午,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奔赴武漢,感染科副主任張繼明教授擔任隊長,主治醫師孫峰、護師曹晶磊都是隊員;

  2月9日,華山醫院再有214名隊員出徵,感染科的陳澍教授是第一個報名的。為此,他還動用了一點“特權”——因為身兼醫保辦主任,他在主任群裏搶先報了名……

  在一個多月前華山感染科的一次組織生活會上,支部書記張文宏帶領戴著口罩的全體黨員共同宣誓:“迎難而上,共同戰鬥!”

  代代“牛醫”代代防疫他們“戰毒”不止

  年門診量超過14萬人次、年接收轉診患者逾2000人次,華山感染科接收的病人之多、面臨的病情之復雜,在業內有目共睹。憑借一代代感染科人的不懈努力和鑽研,科室多年蟬聯“中國醫院最佳專科聲譽排行榜”榜首,成為許多傳染病患者心目中“最後的希望”。

  張文宏長期堅守結核病防治一線,在發病機制和快速診斷等方面取得了一係列成果。同時,他還是肝病研究和治療領域的“大咖”。

  上海市醫學會感染病專科分會主任委員、上海醫師協會感染病醫師分會名譽會長、上海市“醫務工匠”……這些極具含金量的身份和榮譽都證明,張文宏是位不折不扣的“牛醫”。

  除了張文宏,華山醫院感染病學科可謂人才濟濟。老一輩有聞名全國的著名感染病專家戴自英教授、徐肇玥、翁心華教授,還有國家973首席科學家、抗生素研究所所長王明貴教授,全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成員盧洪洲教授……

  被譽為“感染學界福爾摩斯”的翁心華教授是張文宏的導師,憑借細致詢問病史的診療“訣竅”,翁教授解開了很多疑難雜症的秘密。而“患者入院先詢問病史,要重新問、仔細問”,也成了華山感染科一貫的傳統。17年前,翁心華教授是上海市防治非典型性肺炎專家咨詢組組長,張文宏曾協助導師一起主編了介紹SARS的專業書籍,為迅速向廣大醫務工作者介紹該疾病做出了貢獻。

  薪火相傳,當年導師身邊的助手早已成長為獨當一面的專家。H7N9禽流感疫情中,張文宏第一時間安排用負壓病房接待患者,並報道了中國案例。

  這些年來,從防范非洲埃博拉疫情到做好進博會保障,張文宏和他的團隊一直在默默夯實公共衛生安全屏障。

  春暖花開,光明在前。新冠疫情終將過去,但張文宏和華山感染科全體醫護人員守衛健康、對抗病毒的戰疫,永遠不會結束……(記者 季明 仇逸)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林經緯
張文宏和“華山感染”的硬核感染力-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04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