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志願者變身“代購”,武漢全城搜貨
2020-03-11 07:57:39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閱讀提示

  疫情之下,商鋪關門,各地前來支援的醫療隊無處購買生活用品等物資。接到醫療隊的物資需求“訂單”後,武漢志願者變身“代購”,武漢市民獻物出力,全城搜貨。

  “8S2A58003,8S2A04035,找到了,這邊有。”武漢的一家服裝店倉庫裏,余文航穿著防護衣,戴著口罩,湊在貨架的清單前,仔細尋找相應的貨號。

  余文航是中國鐵路南昌局集團公司一名火車司機。1月份,回家過年的他因為疫情滯留在武漢。不能上班的日子裏,余文航主動請纓,和女朋友沐沐當起了志願者。

  倉庫挂著鎖,老板説撬了

  2月18日,廣東團省委的一個求援電話兜兜轉轉打到了沐沐這裏。“那兩天武漢下雪,很冷,廣東的醫療隊沒帶夠衣服,急需衣服。”收到沐沐的信息,余文航才了解到,全國各地來到武漢支援的醫療隊員們缺乏足夠的生活物資。

  “我可以幫他們去買!”説幹就幹,余文航立即開好相關證明,2月19日一大早開著車就出了門。可是,“代購”之路並不順利,武漢幾乎所有的商家都關了門,去哪兒買呢?

  衣物是目前最急需的物資,余文航和幾個志願者跑遍了武漢的服裝店,輾轉聯係到一家可以提供棉質內衣的商家。可因為工作人員沒有返崗,要拿貨得自己去倉庫找。“他們的倉庫‘鐵將軍把門’,老板説,那你們把鎖給撬了吧。”

  倉庫裏,密密麻麻的貨架,層層疊疊的箱子,全是衣服。因為不知道電燈開關在哪,余文航他們只能打開手機照明。“170的差25件”“這是聚酯纖維,不行,要棉的”……湊齊100多套內衣,對余文航來講是一個不小的工程。在有限的空間裏,他踮腳彎腰,不停地忙活著。

  籌齊所需的衣物,已是晚上8點,余文航開著車將衣服送去醫療隊入住的酒店,回到家已是夜裏11點多。這一整天,他只吃了一頓早餐。“這是常態,我們在外面戴著口罩,不方便吃東西,而且一旦忙著找貨,壓根不知道餓。”

  “代購”需求五花八門,市民有啥給啥

  自從余文航做起“代購”,接到的“訂單”便越來越多。最多的一次有300多套棉質內衣,余文航他們花了14個小時才籌齊。

  除了衣服,醫療隊有其他需求也會委托代購。“你好,光谷會展中心方艙醫院急需大量洗面奶、沐浴露、洗發膏、梳子、鏡子等生活用品,能不能幫忙採購一下?”3月3日9時30分,余文航又接到廣東醫療隊在微信群裏發布的“訂單”,“代購”小隊又出發了。

  “現在不只是廣東的,海南的、山西的,還有中日友好醫院的醫療隊都來找我們。”天南海北的醫療隊,列出來的清單五花八門。大到洗衣機、暖風機,小到幹糧、膠帶。“她們説天天戴口罩,臉疼,脫皮,沐沐就把她囤的面膜拿過去了,我把我媽的也拿過去了。”余文航説,他家裏的囤貨能給的都拿給醫療隊了。

  不管醫療隊要什麼,余文航都想盡辦法去採購。了解到方艙醫院需要大量跳繩和瑜伽墊幫助病人康復,余文航便在朋友圈和所有的微信群發布了消息。

  聽説是支援武漢的醫療隊,大家夥都很積極,紛紛獻物出力。“有個鄰裏群的大哥把兩根跳繩包好放在我家門口,拍照告訴我,我現在都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做“代購”以來,余文航常常能在家門口收獲驚喜。

  “武漢需要這股精氣神”

  暖心的故事接二連三,2月27日,余文航為醫療隊籌好了物資。可在送去酒店的路上汽車破了胎,要是等送完貨再去補胎,修車場肯定關門了。

  “我不可能耽誤送貨啊,醫療隊還等著。但第二天一早還得出門備貨,所以今天也必須要把胎補了。”余文航試著撥打了修理廠的電話,修理廠員工了解原委後,只説了一句“多晚都等著你”。

  “我到修理廠時已經晚上10點多。補完胎,他們怎麼都不肯收錢。”余文航説,“我覺得我們的心都在一起,能夠戰勝任何困難。”

  “不怕籌不到東西,因為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但余文航也有害怕的時候,“最怕聽到醫療隊説感謝,他們冒著生命危險來幫助我們,我們應該感激他們呀。”

  做“代購”期間,余文航自己籌到了5件防護服,目前已經穿了3件。因為物資實在短缺,每一件防護服都是寶貝,一次性的防護服總得穿好幾次才舍得扔。為了方便辨認,余文航也學著醫務人員,將名字寫在了防護服上。有時,他還會寫上自己想説的話,“中國加油”“我們一定會好起來”……余文航覺得,人們需要這股精氣神。記者 盧翔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志願者變身“代購”,武漢全城搜貨-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5693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