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來吧”,他與死神“角力” 搶救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
2020-03-03 12:42:55 來源: 央視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我報名”“我參戰”成為最動人有力的話語。北京朝陽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任醫師孫兵接受抽調,他臨危受命,欣然前往。

  2月18日晚,孫兵接到北京市醫院管理中心的緊急通知,佑安醫院幾位新冠肺炎患者病情危重,讓他前去支援。

  19日早上八點半,孫兵已穿上防護服出現在了佑安醫院的隔離病房裏。

  佑安醫院重症監護室(ICU)裏的4名患者病情都很危重,4名患者都在使用有創呼吸機進行呼吸支持。孫兵逐個為患者查體,仔細觀察患者的呼吸形態及呼吸機波形,並不時對呼吸機參數進行精細地調節。雖然因為隔離病房的防護制度,他無法像平時一樣對患者進行肺部聽診,但憑借多年的臨床經驗,他從患者的呼吸音及呼吸機波形判斷出,患者氣道內有痰液潴留,他逐一為幾名患者吸了痰。

  經過近2個小時的詳細評估,他決定為其中2名危重症患者進行氣管鏡檢查。

  氣管鏡檢查可以直觀了解患者氣道及肺的情況,還可以進行肺泡灌洗獲得最準確的病原學證據,這對後續的治療至關重要。但在氣管鏡操作過程中,患者氣道完全開放,醫務人員近距離接觸患者呼出的氣體,職業暴露風險極大。降低感染風險的唯一辦法是盡快完成檢查,但是,穿著全套防護服,戴著護目鏡、幾層手套,雙手、雙眼的靈活性大打折扣。這個檢查是對操作者心理抗壓能力和操作嫻熟程度的雙重考驗,也正因為如此,此前這裏的患者從未接受過氣管鏡檢查。“我來吧。”孫兵一錘定音。

  術前準備就緒,孫兵親自為2名患者實施氣管鏡檢查。麻醉,緩緩送入氣管鏡,檢查氣管各段情況,並留取肺泡灌洗液進行檢測,操作過程如行雲流水,手法果斷、輕柔、熟練。

  當天下午2點,一名患者出現了嚴重低氧血症。值班醫生嘗試了呼吸機調整、俯臥位通氣後,仍無改善,請示孫兵意見。孫兵當即決定為其建立ECMO。在他的指導下,ECMO治療順利建立並啟動,患者嚴重低氧的問題被迅速解決了......

  下午5點, 孫兵詳細評估ICU中一名患者情況後,認定其氣道管理存在一定難度,氣管切開能夠有效解決痰液引流等氣道管理問題。雖然有專家共識建議為避免醫護人員感染盡可能不做氣管切開操作,但為了患者能夠得到更有效的救治,孫兵還是親自為一名患者採用微創經皮穿刺技術進行了氣管切開。之後,他又為另兩位患者也做了氣管切開。

  留取痰標本進行病原學檢查是呼吸危重症患者救治的常規但重要的檢查,但建立人工氣道後,留取痰標本時需要斷開呼吸機管路,此時,會有大量氣溶膠自患者氣道內噴出,醫生感染的風險極大。看到科裏的護士有些遲疑,孫兵還是那句“我來吧”,就穿上防護服,戴上正壓頭罩,進入隔離病房,親自為4名患者採集了痰標本。在他的帶動和感召下,護士們也逐漸放下包袱,在做好充分的防護後開始了各項規范的操作。

  孫兵開始夜以繼日地衝鋒在一線,與死神“角力”。每天早晨,孫兵早早就坐在查房室開始查房,從呼吸機機械通氣策略到ECMO並發症的預防,從抗生素的選擇到出入量目標管理,從鎮靜鎮痛到血栓預防,從營養支持到血糖控制,孫兵為每一名患者制定了全面而細致的治療方案,同時,根據每名患者不同情況提出明確而嚴格的目標要求。查房後,他依然要穿上防護服進入隔離病房進行查體、吸痰和具體指導,直到下午1點左右才能出來吃午飯。下午3點與專家討論結束後,再次進入隔離病房,查體、吸痰、操作,檢查治療方案是否落實、目標是否達到,直到晚上8點多才出來。晚上9點多回到酒店後,他的工作尚不能結束,他還要總結、反思患者的各項治療與效果。

  短短幾天的時間,ICU的工作越來越趨于規范,四名危重症患者的病情也逐漸得到改善。

  孫兵作為北京朝陽醫院呼吸重症監護室的主管醫生,每有極其危重的患者都會被轉到他所負責的病床;出現傳染性未知疾病時,他的團隊也會首先被想到。他和他的團隊已累計搶救危重症患者6000名,其中極危重症患者近200例;無數次面對傳染性未知疾病:2003年SARS、2009年H1N1甲型流感、2013年北京第一例輸入型H7N9重症流感、2019年2例輸入型肺鼠疫……每一次,他都奮戰在搶救的第一線。

  這一次,他率隊出徵:“國家遭難,恰巧我的專業還能幫上點忙,當然要去。”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我來吧”,他與死神“角力” 搶救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55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