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院感防控者戴愛蘭:為一線醫務人員綁好“安全繩”
2020-03-01 23:29:4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一線抗疫群英譜·圖文互動)院感防控者戴愛蘭:為一線醫務人員綁好“安全繩”

  上海市第四人民醫院門急診總護士長戴愛蘭(右)在為醫護人員進病房前做防護把關(2月22日攝)。新華社發

  新華社武漢3月1日電(記者吳振東、仇逸、廖君)“我報名,我去。”今年春節期間,在收到招募醫護人員馳援武漢的號召後,上海市第四人民醫院門急診總護士長戴愛蘭沒有絲毫猶豫就決定參加。她退掉返鄉的車票、把決定通知家人,大年初四就隨上海第三批支援湖北醫療隊奔赴武漢,接管武漢市第三醫院光谷院區一個ICU和兩個普通病區。轉眼間,這份支援工作“滿月”了。

  抵達武漢次日,當她走進病房的那一刻,17年前參與抗擊非典的場景又浮現在戴愛蘭的腦海,甚至連消毒水的味道都是那麼熟悉。“那時覺得消毒水越濃越安全,熏得我們不停流淚,現在的防控措施科學多了,面對病毒大家也多了鎮定和自信。”

  對防控措施的敏感,也緣于她這次擔負的使命。作為這批醫療隊中資歷最老的護理人員之一,她臨危受命,成為一名院感防控工作者,她要對醫院內發生的各種感染進行預防和管控,包括患者與患者間、醫護人員與患者間的交叉傳染。

  有人這樣描述院感防控工作:“如果説一線醫務人員所進行的是一場極限蹦極,那麼院感醫生就是蹦極運動員身上的那根繩索。”對戴愛蘭來説,“平平安安把醫護人員帶回家”,並不輕松——預案要做細,工作要做實,要檢查,完善,再檢查,再完善……

  由于院感防控並非自己熟悉的工作,加之身處新的醫療環境,戴愛蘭曾連續幾天焦慮到失眠。“醫院給分了13個休息室,但我們有148人,大家工作時間都不一樣,要科學分配;從清潔區到緩衝區,再到隔離區,工作服怎麼穿、口罩怎麼脫,要統一規范;對一些大大咧咧的年輕護士,還要反復培訓、指導他們的操作……”新工作千頭萬緒,但她必須硬著頭皮時刻跑在“大部隊”前面,跑在可能發生的風險前面。“此時此刻,再微小的紕漏都可能帶來無法預計的影響。”

  説起戴愛蘭,很多事為同事們所熟知。比如,有時大家會發現她入神地看著某個“明明什麼都沒有”的地方;有時又發現她像個中學班主任一樣突然出現在身後,指出同事們穿戴不規范之處;一些被大家認為“過去了”的小差錯,依然會被她在每晚例會上不留情面地指出來。但同事們未必知道,戴愛蘭“火眼金睛”的背後是每天堅持提前半小時至三刻鐘上崗,在所有醫護人員到達前完成一項項防護工作的最後檢查。

  大家還記住了很多她做的“小事”:親手為各休息室安裝晾衣架、給同事們送幹凈的手術衣、把敞開的污物桶換成腳踏式的,指導大家習慣隨時腳踏丟棄污物……

  “她有超強的責任心和執行力,對實現醫護人員零感染做出了重要貢獻。”上海第三批支援湖北醫療隊隊長、瑞金醫院副院長陳爾真這樣評價戴愛蘭。

  “可能只有戰‘疫’結束了,回家了,我才能真正放下心來。”戴愛蘭認為,感染的風險總是存在,過程中還有難以把控的地方,只要還在武漢,她就會保持高度警惕,盡可能把風險降至最低。

  2月4日,戴愛蘭的戰“疫”日記記錄了這一樣幕:“隊中有好幾個小夥伴的生日到了,大家一起給他們過了集體生日,相信這個特殊時期的生日會讓他們終生難忘。”然而這場歡快的集體生日結束後,她卻內疚地向丈夫致歉。“2月7日是他50歲生日,我失約了。”

  從抗擊非典,到汶川救援,再到這次阻擊新冠肺炎疫情,始終衝鋒在前的戴愛蘭清楚自己救死扶傷的使命和作為一名共産黨員的初心。“身為‘天使’就不能畏懼病魔,何況我們的身後就是英雄的中國人民,有他們的支持,戰‘疫’勝利已在不遠處。”戴愛蘭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俊卿
院感防控者戴愛蘭:為一線醫務人員綁好“安全繩”-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60091125648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