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天使日記|曾經素不相識的我們,如今並肩作戰
2020-03-01 09:54:43 來源: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有這樣一群和死神賽跑的人,他們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兒女……但在疫情面前,他們是身著白衣戰袍的“天使”。中國之聲《天使日記》第三十二篇,記錄“白衣天使”們的工作日常,捕捉“戰疫”最前線的點滴感動。

  2月28日 武漢 天氣小雨

  我是廣東省第二批醫療隊隊員,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消化內科主任醫師郅敏,今天是我們來到武漢支援滿月的日子。

  前天(2月26日),84歲李奶奶和88歲馮爺爺這一對老夫妻同時出院了。其實最先收治時,我們並不知道老爺爺老奶奶是一對伴侶,因為他們從急診分2天送上來病區。老奶奶入院時高熱39度,神志模糊、呼吸急促伴困難、血氧不足70%,一度被告了病危,老爺爺病情相對穩定。

  在全體隊員努力下,老奶奶的生命體徵逐漸穩定。這時候護士發現爺爺常常會不知去向,仔細找才發現舉著吊瓶的爺爺悄悄走到奶奶的床前,對著還在昏睡中的奶奶説話,鼓勵著奶奶。這時,我們才知道老爺爺奶奶是一家人。身患阿爾茲海默病的奶奶不喜歡我們喂食,有時候肆意的哭鬧,像個孩子一樣。每次爺爺來,她總能多吃幾口,目光也總是落在爺爺身上。每晚爺爺總會端著半盆熱水去到奶奶床旁,一邊擦身,一邊安慰著老伴。

  老爺爺出院的時候説,疫情過後,要帶著奶奶出門去看櫻花。這一天不會遠了。

  2月28日 武漢 小雨

  我是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創傷救治中心的醫生郭輔政,今天是我支援武漢的第21天。

  病房裏有一位81歲的奶奶,前兩天病情突然加重,在肺炎的基礎上,再發嚴重的心肌損害。 上個班我去看她時,老人家還可以下地活動,她帶著一口濃重的武漢方音告訴我,一活動就喘,吃飯沒胃口,晚上睡不好。 我告訴她 : “ 老人家放心,幫您調藥,改善胃口和睡眠質量,自己也要多休息。 ” 沒想到再次見她,已是搶救的場面,面龐上扣著無創呼吸機面罩,從她的眼神裏,看到了恐慌,我們拉著她的手,告訴她,“奶奶,莫怕,我們一直都在,您慢慢喘氣,睡一覺就會好很多的 。 ”老人聽到,慢慢地閉上了眼睛,呼吸也漸漸地勻稱了些,床旁刺耳的生命儀器報警聲也終于消停了些……難過的是,奶奶還是沒能堅持太久,昨天(2月27日)下午,雖然我們再次拼盡全力搶救,卻沒有等到奶奶像往常一樣再睜開眼睛……

  面對即將出院的患者,我們切身歡喜;面對病情加重,病魔纏身,治療效果不佳的患者,願盡內心所有的溫暖,拉著奶奶爺爺,叔叔阿姨的手,傳盡無限之問候,哪怕解一時之苦難 。

  2月28日 武漢 雨

  我是貴州省羅甸縣中醫院內二科護士陳川,今天是我到武漢的第25天。目前我在武漢江漢方艙醫院36號病房工作。

  就在昨天(2月27),患者熊叔叔寫了一首詩,發到了我們36號房的微信群裏:“陳年美酒出貴州,川高路遠競風流。好女奮勇馬蹄疾,樣榜無悔寫春秋。”四句詩開頭的第一個字連起來是“陳川好樣”,簡簡單單的四個字,讓我備受鼓舞。

  這首詩,我也想送給江漢方艙醫院裏的另一個陳川。幾天前,突然聽到病房外有人找我。發現有一位“全副武裝”的戰友在等我,他的隔離衣上寫著“廣西醫生,陳川”。我連忙問道:“你也叫陳川?川流不息的川?”廣西醫生陳川説:“是的,我們的名字一模一樣!曾經毫不相識的我們,成為了並肩作戰的戰友。我們都願意對彼此説:陳川,好樣的!陳川,加油!

  2月28日 武漢 天氣小雨

  我是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産科産房助産士續秀秀,今天是我來武漢支援的第22天。

  來之前,唯一擔心的是,作為助産士的我只會觀察産程、接生,去了會不會拖醫療隊的後腿。

  從第一天開始,我就分配在重症區工作到現在。我們開科第一天,就收治了一個93歲的老奶奶。每天我去上班的時候都會去看看這個老奶奶,給她翻身、拍背,洗漱、喂食,常常一個班下來,我已出一身汗。醫院發給我的牛奶、腐乳,我也都帶給老奶奶換下口味。都説年齡大的免疫力低下,預後不好,我真的很害怕第二天去上班就看不到她了。這位老奶奶的病情也都還算穩定,我心裏也很安慰。

  2月28日 天氣小雨

  我是湖北省武漢市漢口醫院消化內科醫生李文豪,今天是我加入抗擊疫情一線的第57天。

  在我一次查房過程中,一位徐姓女士告訴我,她目前有四瓶球蛋白和兩瓶白蛋白,想和另外病房的,她的愛人對半分著打。當時我考慮到徐女士病灶范圍小,症狀逐漸轉好,而她的愛人目前需要靠高流量氧療維持生命,話還沒講完,她就説:“那我打一瓶白蛋白,其他的都給我老公打。”目前他的愛人已經不再喘息,恢復良好。也許這四瓶球蛋白並沒有起到關鍵性作用,但這最樸實的選擇,就是最誠的愛,我深受感動。

  2月28日 隨州 小雨

  我是來自江西省宜春市中醫院急診科的一名護士,我叫王梅珍,今天是我來隨州的20天了。

  我目前在隨州市中心醫院文帝院區重症組,今天我分管的是一名重症肺炎的患者,一床張爺爺由于多器官功能衰竭,全身水腫,眼結膜充血紅腫,需要按時滴眼藥水,從胃管內注藥,霧化吸入、皮下注射、腸內營養、靜脈輸液,輸血這些都是我們要做的治療。測血糖和測中心靜脈壓每小時一次,吸痰、血氣分析、翻身兩小時一次。注射泵,輸液泵共計有15個,平均每兩小時更換一組。由于老爺爺嚴重菌群失調,清潔皮膚成為了一項高強度的工作,剛剛擦洗完,又有菌群了,一次、兩次、三次……全身衣服已經濕透,汗珠直接從額頭滑落到我的眼頰。治療完後還要書寫護理文書,交班後,腦子裏還在查遺補漏,生怕落下什麼。衷心祝願張爺爺能夠早日戰勝疫魔。

  2月28日天氣 小雨

  我是來自吉林省松原市中心醫院的李德生醫生。這是我第二天進入武漢大學中南醫院4號樓13層東區重症病房,我們病區一共50張床位,現有20多名患者,多伴有多種基礎疾病。

  早上查房的時候,看見一位患者導尿的引流袋裏面有很多血凝塊,患者用手摁著腹部不停扭動身體。這個患者是有膀胱癌病史的,本來是打算手術治療,但是因為感染新冠肺炎所以手術暫時擱置。患者疼痛應該是導尿管被血凝塊堵塞導致膀胱內積血所致,這種情況應該更換三腔引流管,但是導尿操作容易增加護士感染風險。我決定給予生理鹽水衝洗,經過半個小時的努力終于將全部血凝塊通開。現在患者疼痛的症狀明顯好轉。我現在每天都持續關注這個患者,也在和泌尿外科大夫溝通下一步治療措施。

  2月28日 湖北孝昌

  我叫黃曉丹,是湖北省孝感市孝昌縣第一人民醫院耳鼻喉科的一名護師,目前在孝昌縣第一人民醫院病區支援。前幾天,我們病區收治了一名4個月的女寶寶,她的爺爺從武漢回來,奶奶,媽媽先後被感染了,她因和爺爺一起生活過,被我們嚴密觀察。情況特殊,我們新冠肺炎領導小組辦公室批準孩子爸爸來陪護。

  我在巡視病房時,看到爸爸在抱著寶寶走路哼歌逗孩子,我們發的盒飯他也沒來得及吃。我就對他説,你吃飯吧,我來哄孩子入睡。他有點不好意思。我安慰他説,我家裏有兩個孩子,我有經驗。我讓他把寶寶放在床上,我戴著面屏不方便用表情逗她,就用手指逗她。

  孩子終于睡著了,孩子爸爸一再對我表示感謝。我説:“只要希望在,一切都會好的。”

  總臺央廣記者:譚朕 馮會玲 周益帆 張晶 淩姝 范存寶 于中濤 傅蕾 苑競瑋 姚東明 賈宜超 陳慶濱 賈立梁 吳媚苗 朱永 李凡 張兆福

  貴州臺記者:佘義婷

  孝昌臺記者:陳園 丁露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天使日記|曾經素不相識的我們,如今並肩作戰-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5645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