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戰“疫”村支書的最後時光
2020-02-27 15:40:4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沈陽2月27日電 題:戰“疫”村支書的最後時光

  新華社記者于力、白涌泉

  一位村支書的人生告別,只有6個家人。

  2月23日,按上級要求將防控一級響應調整為三級響應,撤除卡點,保證路路暢通。丹東市寬甸滿族自治縣太平哨鎮泡子沿村黨支部書記王秀君在緊張忙碌一天後,24日清晨,他倒下了,年僅49歲。

  25日淩晨四點,寒風刺骨,村子還在沉睡中。他年邁的父母、愛人,大女兒女婿、二女兒從村裏悄悄出發了,他們要在5點半之前趕到殯儀館。

  “疫情發生以來,父親一直在勸導他人不要聚集。他走之後,我們不辦喪事,一切從簡,這也是為了完成他生前的心願。”大女兒王一凇哭著説。

  村民一直説等疫情過後好好感謝一下他們的好書記,讓他們平安地度過了這段艱難的日子,但他們沒想到,好書記一個人悄悄地走了。

  2月23日,是王秀君生命中的最後一天。

  早晨6時30分,鬧鐘響了,忍著胃痛,王秀君掙扎著起床後,看到了手機裏的通知,上級要求撤除卡點,保證路路暢通。他喝了口水,來不及吃早餐,趕緊給村會計金玉才打了電話,立即組織人清理路障、拆除帳篷,移走封路公告牌。

  王秀君很壯實,一雙大手有些粗糙。戴著口罩,拿著筆和記錄本穿梭在村路上,雖然天氣寒冷,但他總感覺熱,將身上的羽絨服敞開著。疫情發生以來,他説的最多一句話是:“父老鄉親的生命安全比什麼都重要,決不能有任何閃失”。

  上午8時,村口。卡點帳篷被冰雪凍住了,王秀君到附近村民劉漢志、劉恩福家借來了斧頭、鎬子,和大家一起除冰。每幹一會,他就得蹲下捂著肚子休息一會,臉上凍得通紅,裏面衣服已經濕透。三個小時後,全村六個封閉路口和兩個交通檢查站全部恢復交通。

  “卡點是早上8點到位,他每天7點多就來到卡點,提前為大家生火取暖。”回憶起王秀君,村護林員于良哽咽著説。

  于良最後一次看到王秀君是2月21日,“當時我去村部取口罩,看到王書記一邊挂著點滴一邊在電腦前辦公,看到我他還笑著説‘現在疫情這麼嚴重,回家躺著心裏也不踏實’”。

  23日上午11時30分,王秀君從村口急匆匆趕到村部,按照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脫貧攻堅的要求,和村會計一起對全村危房進行核對統計;放心不下村裏人員密集場所的消毒防疫,他顧不得吃午飯,又跑到村裏的小賣店等實地檢查;看到消毒液沒剩多少,他又開車來到鎮政府領取消毒液等防疫物資,隨後馬不停蹄地返回村裏投入到防疫消毒工作中去…

  23日晚10點,王秀君仍在村部加班,接到女兒王一淞電話後,他説:“爸爸正在整理這段時間參與村裏疫情防控工作的人員名單,檢查點撤了,過了今天也許能好好休息兩天了。”

  王一凇永遠不會想到,這是她和父親最後的通話,幾個小時後父親就走了。

  在王秀君辦公桌上,擺放得最多的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學習資料、脫貧攻堅檔案、疫情防控相關文件以及方便面火腿腸,垃圾桶中還有沒來得及扔掉的點滴瓶子……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初春拉魯濕地
初春拉魯濕地
“城市擺渡人”的堅守
“城市擺渡人”的堅守
汶川姑娘馳援武漢的七次請戰
汶川姑娘馳援武漢的七次請戰
花香伴春耕
花香伴春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5634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