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食用野生動物給人們帶來巨大健康風險 堅決向濫食野味説“不”!
2020-02-24 07:08:16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中國疾控部門和專家的初步調查研究表明,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很可能是野生動物傳染給人類,並造成人際傳播引起的。疫情之下,少數國人濫食野味的陋習,對公共衛生安全構成了重大隱患。

  2月24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在京舉行。會議將審議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決定草案的議案。此前,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已部署啟動野生動物保護法修改工作,禁止濫食野生動物的話題備受關注。

  《求是》雜志日前發表了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文章《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時的講話》。他強調,我們早就認識到,食用野生動物風險很大,但“野味産業”依然規模龐大,對公共衛生安全構成了重大隱患。再也不能無動于衷了!

  多名受訪專家對本報記者表示,摒棄濫食野味陋習是國際社會的共同話題,中國是時候向濫食野味堅決説“不”了!

  “現在是時候改掉一些人濫吃野味的陋習了”

  “2020年1月23日,淩晨,河麂子,又是一車,歡迎訂貨!”

  這是一個名為“養殖珍禽和種植水産交易服務”的社交媒體賬號當日發布的一段視頻旁白,畫面中一只河麂(國家二級保護動物)蜷縮在鐵籠裏,眼裏充滿恐懼。發布者稱,這一批有100多只。

  該發布者的其他視頻充斥著殺戮野生動物的畫面:破舊的院子裏,宰殺不斷進行,成堆的動物屍體露天擺放,地上全是血和毛混雜的垃圾。兩只竹鼠被開膛破肚,心臟仍在跳動,腳在臟水裏撲騰。拍攝者拿著刀走近,説:“今天要當劊子手了。”

  這名發布者兜售的野生動物,包括野豬、鹿、麻雀、大雁、河麂、鱷魚等,並不斷強調“活殺”“新鮮”“純野生”,以吸引野味食客下單。

  1月28日,湖南省永州市祁陽縣森林公安民警根據相關線索,對該窩點進行突擊檢查,現場查獲大量野生動物活體、凍體。涉案物品及當事人張某被公安機關控制。

  因為少數人的口腹之欲,一些野生動物淪為餐桌上的野味。疫情爆發以來,種種證據指向野生動物身上攜帶的病毒。為阻斷疫情蔓延,中國政府多部門重拳出擊。1月26日,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等3部門下發公告,決定自1月26日起至全國疫情解除期間,禁止野生動物交易活動。隨後,國家衛健委出臺工作方案,全面禁止野生動物交易;公安部下發緊急通知,嚴厲打擊涉及野生動物的違法犯罪活動;國家郵政局要求嚴禁收寄野生動物……

  福建、天津通過立法規定,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本地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三有”動物(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在野外環境中自然生長繁殖的其他陸生野生動物等均在禁食之列。天津還規定了嚴厲的處罰措施,食用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的,最高處10倍罰款;違規生産經營禁食野生動物的,最高處貨值30倍罰款。

  廣東除通過立法禁食野生動物,還特別對個人義務作出規定,提倡革除濫食野生動物的陋習,養成文明衛生的飲食習慣。

  “現在是時候改掉一些人濫吃野味的陋習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常紀文對記者表示,現在社會各界把矛頭都對準了濫吃野味行為,各地執法行動效果明顯,民意基礎已經具備,需要修法予以確定。

  “吃野生動物無異于打開了‘潘多拉魔盒’”

  中國是世界上野生動物種類最豐富的國家之一。經過數十年努力,中國已構建起以野生動物保護法、森林法、自然保護區管理條例、瀕危野生動植物進出口管理條例等為核心的野生動物保護法律法規體係。中國還先後加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濕地公約、生物多樣性公約,與多國合作打擊瀕危野生動植物走私犯罪。

  騰訊“企鵝愛地球”團隊的安全專家趙銳鋒,至今仍對一幕印象深刻:一批蜷縮成一團的穿山甲(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堆在一起,像小山一樣。“難以想象,不法分子要用多長時間,才能搜集這麼多穿山甲。”

  兩年前,湖南省森林公安機關破獲了一起特大跨國互聯網販賣瀕危野生動物案件,查獲非法交易的穿山甲5萬余只。在這起案件中,趙銳鋒和同事通過分析用戶舉報信息後上報的線索起到了很大作用。

  2018年,一些微信用戶通過公眾號“企鵝愛地球”的舉報平臺,舉報有人販賣穿山甲,並提供了活體、凍體照片。趙銳鋒和同事經過梳理分析,初步確定存在一個從國外走私穿山甲、在國內進行非法交易的團夥,並將線索報送給公安機關。

  盡管中國政府不斷加大打擊力度,但一些食客不斷給出的高價,讓不法分子選擇鋌而走險。據介紹,一只5公斤重的穿山甲,從國外走私進入中國的價格約為700元/公斤;經過兩次轉手,價格就變成了4400元/公斤;到了餐桌上,價格可能高達2.2萬元。

  為了賣更高的價錢,不法分子會給穿山甲增重。通過注射面粉、涂料、水泥、石灰水,甚至鎮靜劑、興奮劑和防腐劑等,一只5公斤重的穿山甲能增重20%以上。增重後的穿山甲最多可存活3到4天,但內臟早已腐爛。趙銳鋒説,對動物來説,這極其殘忍。對食客來説,這些增重野味非但沒有“大補”功效,還容易引發中毒。

  野味真的“大補”嗎?其實並非如此。從現代營養學觀點看,野生動物和人工飼養的動物沒有明顯區別,沒有發現野生動物含有任何其它動物性食品不能取代的東西。在南方某省生活的張成告訴記者,人們過去生活水平不高,有的邊遠地區的人以打獵為生,吃野味是為了生存,久而久之形成了習慣。現在生活好了,完全沒必要再吃野味果腹。

  “天上飛的、水裏遊的、地上跑的、土裏鑽的,一些人什麼稀有吃什麼,這種陋習在中西方都存在。”北京林業大學生態法研究中心主任楊朝霞對記者説,當前中國正倡導生態文明建設,一些人身上存在的“獵奇”“炫耀”“野味滋補”等畸形消費觀很不可取。

  從公共衛生安全角度來説,吃野味會帶來巨大的健康隱患。科學研究表明,近些年來世界多地出現的新發傳染病都和動物有關。一些野生動物宿主含有各種病毒,僅蝙蝠身上就宿生有1000多種病毒。

  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免疫係主任章曉聯撰文指出,吃野生動物無異于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幹擾了物種間經過上百萬年進化而達成的自然和諧關係,容易導致動物易感的病毒傳播上身,引發人類新發傳染病。

  “形成尊重自然、保護自然、敬畏自然的飲食習慣”

  疫情之下,中國提出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係,推動出臺生物安全法,並修訂野生動物保護法等現行法律,堅決取締和嚴厲打擊非法野生動物市場和貿易,堅決革除濫食野生動物的陋習,從源頭上控制重大公共衛生風險。

  不法分子亂捕濫獵、一些人濫食野味,一個重要的法律原因是:並不是所有的野生動物都是野生動物保護法的保護對象。數據顯示,中國自然分布的脊椎野生動物達7300余種,已定名昆蟲達11萬—13萬種,而依法受保護的珍貴、瀕危的陸生、水生野生動物和“三有”動物只有約2000種。

  “大量野生動物不在保護管理范圍之內,包括絕大多數的蝙蝠、鼠類、鴉類等傳播疫病高風險物種,濫食這些野味成為傳播、擴散疫病的一大隱患。”楊朝霞説。

  楊朝霞建議,野生動物保護法修訂要樹立維護公共衛生安全的立法理念,擴大調整范圍,將有科學證據證明、可能攜帶傳染病病毒的野生動物納入其中,並將禁食制度適用范圍擴大至“三有”動物等法律保護的野生動物。對于人工繁育技術成熟且依法進行繁育生産的野生動物,不應全部禁食,建立可以食用的“白名單”,並有效發揮檢疫制度的作用。

  不少地方持證養殖場“挂羊頭賣狗肉”,大肆非法收購野生動物,“後門非法進,前門合法出”。楊朝霞認為,只有打擊“非法”,才能保護“合法”,讓馴養繁殖産業得以健康發展。

  有聲音認為,應全面禁食野生動物。中國科學院院士李景虹呼吁,全面禁止交易、運輸、制售和食用野生動物。民建中央副主席、民建上海市委主委周漢民建議,上海市人大盡快研究出臺相關地方法規,全面禁止野生動物的交易、消費、食用、非動物園展示行為。

  常紀文認為,目前全面禁食存在一定難度。他建議科學、精準地建立禁食清單。衛生防疫部門應牽頭開展公共衛生風險評估,將有風險的動物品種剔除出允許人工繁育的野生動物名錄。

  很多社會力量也積極行動。環保組織“自然之友”總監何苗提出,野生動物保護名錄可採取俗名加學名方式列舉,便于公眾了解和傳播。

  騰訊進一步提升了網絡非法野生物交易信息線索收集機制,並牽頭制定了《網絡平臺非法野生動植物貿易控制規范要求》團體標準。去年,“企鵝愛地球”舉報平臺接到用戶有關野生動植物非法貿易的舉報信息達6000條。

  “我們希望通過科技助力和用戶教育,倡導行業和公眾形成尊重自然、保護自然、敬畏自然的消費方式、飲食習慣和生態民俗。如果每個人都自覺做到不吃野味,並積極影響身邊的人,濫吃野味的陋習就一定能革除。”趙銳鋒説。(彭訓文)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食用野生動物給人們帶來巨大健康風險 堅決向濫食野味説“不”!-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5616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