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跑在時間前面的“生命方舟”
2020-02-22 07:51:21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為雷神山醫院建設工地。本報記者 張翀 攝

  閱讀提示

  在最關鍵的時刻,這些職工勇敢站出來頂上去,一支素質過硬的“建築鐵軍”跑在時間前面,為武漢斫鑿出生命的方舟。

  2月20日,湖北省委組織部印發《關于表彰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重大建設任務的施工單位黨組織的通報》,對中國建築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予以通報表彰。

  1月25日,中建三局牽頭承建3.39萬平方米的火神山醫院開工,2月2日交付;幾乎同時,其承建7.99萬平方米的雷神山醫院,2月8日逐步交付,累計投入設備2000余臺,人員近兩萬人。路封了,職工想盡一切辦法趕回武漢,很多人是自願參戰;急需材料、急需圖紙,他們通宵達旦工作協調,有的人連續10多天每天只睡3小時;面對分秒必爭的工期、臨時組建的團隊,萬無一失的質量要求,他們發揮出最好的專業水平。在最關鍵的時刻,這些職工勇敢站出來頂上去,一支素質過硬的“建築鐵軍”跑在時間前面,為武漢斫鑿出生命的方舟。

  而今,他們向記者,回憶起當時的難忘瞬間。

  我得擔起責任

  劉林 雷神山醫院項目安裝工程弱電技術負責人

  在指定正式下達前,我已經做好了準備,事業部在這裏職位最高的就是我,得擔起責任。1月25日晚上11點,我已經身處雷神山的臨時倉庫,當時還沒有拿到圖紙,但已經跟設計對接上了,從晚上7點一直開會到11點,與設計組溝通了院區智能化,確保後期施工便利。

  1月26日,第一批施工材料終于確定了。到了1月30日,6天時間,每天工作20個小時,終于將整個北區的弱電圖紙優化設計完成。對建築人來説,有了圖紙就有了主心骨。工友們拿到圖,連夜核實工程量,反推材料缺口和人力缺口。

  妻子問,你真的要留下嗎?

  孫志淩 火神山項目B區土建指揮長

  “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困難!”我在建築行業打拼二十余年,親歷項目無數。春節我回鹹寧老家。“領導知道我在外地,沒安排工作,但我心裏過意不去。我是黨員,不能隔岸觀火!”我告訴家人我要回去。

  大年初三到項目部後,我負責施工區域道路保通、集裝箱吊裝、室內土建,日均休息不足4小時,作戰時間最長的一次是集裝箱吊裝衝刺。當時,路面馬上要交給市政,還剩下100多個集裝箱沒有入場,我們不斷優化流程加快速度。最後24個小時,還有11個集裝箱沒到位,“型號不一,無法匹配到預留空間。”同事著急地説。時間分秒流逝,我決定把集裝箱拆散,再根據預留尺寸重新切割改造。第二天淩晨六點,現場歡呼一片,最後一個集裝箱吊裝到指定位置,病房初見雛形,我36個小時沒有合眼了。

  醫院交付後,需要後期維保人員。“病人來了,你真要留下嗎?”電話裏妻子聲音有些顫抖。我提前給工人放假,自己留下來。“有幾個病房淋浴間的防水地膠有問題。”我和幾位管理人員穿上防護服,貼了整整一晚上防水材料。

  “老公我也來了”

  周賓 火神山醫院項目員工

  “老公,我也來火神山了。分公司在招募後勤保障人員,我報名了。”正月初四,我正在指揮現場作業,突然得知妻子也來了。我在西南分公司,她在中南分公司,休假回武漢後,我通過同事群了解到任務,便第一時間主動請戰來到現場。

  “爸媽知道了嗎?”中午吃飯時我問妻子。“我告訴爸媽了,這是媽的留言,你看——”手機屏幕上是留言截圖:“兒子好樣的,戰勝一切困難,加油雄起!”我倆四目相對,笑了!

  “我們每個人都對應著一個位置”

  楊文忠 火神山醫院項目工地臨時醫療點醫生

  2月2日10點,我正在火神山醫院臨時醫療點值守,突然一位工友跑來説,“有位工友流血了。”我和護士立即踩著亂泥進工地。受傷的是鋼筋工,被鋼筋劃傷了,幫他用鹽水衝洗後,用碘伏對右腿消毒,上藥後快速包扎。

  剛回到醫療點,又有一位工友跑過來,喊著眼睛裏進了鐵砂。我用礦泉水衝洗眼睛,用手電筒照著盡力找出兩塊鐵砂,他説眼睛舒服多了。看著嚴重充血的結膜,我反復強調他要去醫院,“患者等著入住呢,我們每個人都對應了一個位置。”他道謝後又匆匆跑回工地。

  疫情洶洶,需要我們一起盡力

  陳星 火神山醫院項目物資負責人

  除夕一大早,我出發去火神山。頭一天晚上,我已經與20多家供應商聯係,協調到了部分急需的物資。我最擔心的還是妻子,再有10來天就到預産期了。現場處處等米下鍋,我手上兩部電話左右開弓,第一天就熬到淩晨四點,早上七點又繼續工作。前三天,我協調了200余家供應商,調來近3萬米管件,2萬余米電線電纜和1萬多件零星物資。

  道路封閉,許多供應商有畏難情緒,我只能苦口婆心勸他們,“老李啊,材料你可一定要運,現在疫情洶洶,需要我們一起盡力……”有時貨車也需要我想辦法,我與其他同事一起從東西湖、鹹寧等地“湊車”,有些還是貨車司機人找人聯係到的,有的材料聯係不到供應商,1月28日午夜,我挨家挨戶地敲著烽火材料市場商鋪的門。

  不記得吃過幾頓飯

  金暉 火神山醫院安裝項目部總工程師

  在1月24日大部隊集結前,我就已經工作了,為幫助設計院快速出圖,我跟設計師們熬了兩個通宵,將第一版圖紙送到現場。 工程10天交付,資源調配壓力極大。除夕和初一是勞動力和材料最緊缺的兩天,一天內我接打了300多通電話,向一個個工友解釋。我能理解他們的顧慮,我們能做的就是提供一切資源幫他們上崗,哪怕一個個去接。面對工期,大家都豁出去了,那幾天我白天在現場,晚上到設計院,都不記得吃過幾頓飯、睡過幾個囫圇覺。2月1日深夜,交付前的最後時刻,我帶著工友一間房一間房地查,上千個檢查點,逐一排查、復核、銷項。

  攻下火神山,我再上雷神山,母親叮囑要注意身體,可現場哪管得了那麼多!常常到深更半夜,我才有空松口氣、啃幾口面包、喝幾口熱水。奈何身體不爭氣,有次在現場差點昏厥,十幾年的糖尿病了。

  願我的愛人安全凱旋

  袁立成 雷神山醫院項目工長

  1月25日得知消息,決定從老家趕回去。從武漢封城到農村封村,趕回去真的很困難。愛人是同濟醫院的護士,通過醫院的證明,當協警的姐夫一邊電話溝通協調,一邊手動清理路障,送至鎮政府開證明才得以放行,我們驅車10個小時趕回武漢。1月27日一早到現場,面對不太熟悉的管理人員和從未合作過的分包隊伍,開始有些忙亂,好在很快理清思路。

  2月1日一早,還在趕往雷神山的路上接到指示,馳援火神山。當天帶領34名工人配合廂式板房的安裝,又是一個更加慌亂的現場,又是一群沒有接觸的工人,找材料、找工具、找臨電、找圖紙、找夥食,到淩晨一點完成。第二天早上六點,我又協調組織了17名工人趕往現場,當天下午五點多接到新指令,有近10間房的內隔板需重新安裝,立馬轉場,又是淩晨一點完成。2月3日,我回到雷神山項目。

  愛人回武漢後第一時間也奔赴屬于她的戰場——中法院區,院區都是危重症患者,願她安全凱旋。(記者 張翀)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跑在時間前面的“生命方舟”-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09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