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最美逆行者 在與病毒賽跑的路上
2020-02-21 08:19:0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7566人在崗 710人退掉返鄉票 “戰疫”進行時 朝陽衛健人在行動

  最美逆行者 在與病毒賽跑的路上

醫學觀察點的工作人員正在為接待密切接觸者做準備

朝陽疾控的流調隊員正在通過監控一幀一幀尋找密切接觸者

定點收治救治醫院內,垂楊柳醫院的醫護人員正在救治患者

臨時洗消點工作人員正在給執行完任務的救護車消毒

  2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親赴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線調研指導,先後來到朝陽區安貞街道安華裏社區、北京地壇醫院、朝陽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看望慰問一線幹部職工,並對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發表重要講話。總書記的到來,讓朝陽區衛生健康係統黨員幹部、一線醫務人員更加堅定了戰勝疫情的決心。自“戰疫”打響以來,朝陽區衛健係統428名黨員幹部、1310名醫療機構一線醫護人員,按照各自分工持續奮鬥在工作崗位。這場“戰疫”中,7566名朝陽衛健人堅守崗位,710人選擇退掉回家的火車票、機票與戰友並肩。在阻擊新冠肺炎的戰場上,他們是與病毒賽跑的最美“逆行者”。

  戰疫故事1

  給奶娃開小灶 幫忙接外賣、快遞

  希望密接者在觀察點像在家

  朝陽區衛生健康委人口檢測與家庭發展科副科長王景波,是轄區一處醫學觀察隔離點指揮部的工作人員之一。他和30多名同事負責處理觀察點的大事小情。小到引導密切接觸者快速辦理手續,減少滯留時間;細到為密接小奶娃解決“口糧”問題;急到有人突然出現身體不適、情緒焦慮,迅速協調診治、疏導;大到嚴防交叉感染、新觀察點的選擇設置、對下一步疫情防控形勢的研判等。最忙時,他24小時連軸轉。

  從1月30日集中觀察點開始啟用的20來天裏,已陸續接待了300多位密切接觸者。盡管他們中間相繼出現了3名新冠肺炎的確認患者,但讓工作人員欣慰的是,這期間沒發生一例交叉感染。工作團隊明白,對醫療垃圾和污水的處理、日常消毒清潔、給服務人員進行培訓、提供醫療服務,這些離不開來自衛監、疾控工作人員,以及轄區5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醫護工作者的共同努力。

  為防止交叉感染,每位來這裏進行留觀的密接人員都單獨住一個房間。“有這樣的一家四口,丈夫被確診,導致妻子、妻子的哥哥,以及兩個年幼的孩子都成了密接,其中小兒子剛滿周歲。”要服務好這樣一個小寶寶,觀察點工作人員可沒少花心思,特意讓後廚的大師傅專門就小寶寶的營養需求訂制食譜,小面條、各種蔬菜水果泥……既要注意清淡少鹽,還要保證營養美味。

  與普通人相比,新冠肺炎患者接觸過的人被病毒感染的風險更大。因此,觀察點的密接者在牽挂患病家人的同時,時刻神經緊繃,擔心自己已身處“潛伏期”。

  讓工作人員印象深刻的是,這個家庭中,妻子的哥哥在觀察期間出現了發熱症狀並被確診感染,導致妻子心理負擔很大。見此情形,觀察點決定啟動中西醫結合的調理方法,邀請老中醫,通過手機視頻等方式對這位妻子進行問診,並對症開出中藥飲劑。有了大夫的專業指導,這位女士的情緒放松了很多,也再沒有反映過此前的身體不適。考慮到大家情緒的變化直接影響其身體狀態和感受,觀察點特意請來心理專家長期“坐堂”,隨時為有需要的觀察人員提供心理疏導服務。

  為了能讓大家盡量感受到在家的“自在”,觀察點還開通了快遞接收服務。大家在觀察期間,可以自行網上下單,購買自己喜歡的零食、生活用品,也可以叫外賣餐食,同時也可接收由觀察人員家庭提供的生活用品。“只要做好科學防護,制定周密的快件收取流程,是能夠保障大家安全的。”王景波説。盡管多這一項,後續會增加很多工作,但想到大家要在這裏度過14天,需求各異,最終工作團隊決定,在觀察區的前臺設置專門的快遞接收點,統一對接收的物品進行集中消毒後,由服務人員在每天送餐的時間分發。

  其實,在進駐這個觀察點之前,工作團隊已經執行過一撥留觀任務。那是18名赴外旅遊有重點地區接觸史的遊客,考慮其中有基礎疾病的老人,醫護人員格外關注他們的身體狀況。觀察結束後,對暫時無法返回家鄉的遊客,工作人員特意為其聯係了酒店。

  “與其説管理不如説是做服務,我們盡量滿足大家個性化的需求,希望在觀察點的這14天,他們能感受到在家的自在。”王景波説。

  戰疫故事2

  患者忘記近期行程 工作人員傳授妙招

  查微信付款記錄“回憶”去過哪兒

  朝陽區疾控中心流行病與地方病控制科科長馬建新,在此次“抗疫”期間擔任傳染病處置組副組長。與一線醫務工作者一樣,馬建新帶領的70名隊員同樣需要全副武裝,身著防護服,與患者接觸,他們的重要任務之一就是進行流行病學調查。可別小看這項工作,流調報告直接關係到是否能尋找到全部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圈定患者此前出現過的場所、劃出其清晰的活動軌跡,為下一步人員的隔離觀察、場所消毒提供重要依據。簡單説,隊員們的工作就是要最迅速地把病毒“捂”在盡量最小的范圍內,防止其再擴散作亂。

  “大家已經不是為了工作去工作,對患者的遭遇我們感同身受,會盡所能去安撫他們。”處置組隊員張越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為了減少患者面對疫情的恐慌,流調隊員們都會根據患者的不同情況在嘮家常中完成調查,這也是馬建新給大家介紹的經驗。比如,問一問目前身體狀態怎麼樣,現在哪裏不舒服,何時感覺異樣的,而不是照本宣科,一問一答讓患者“填空”。

  面對一些患者忘記近期的行程,馬建新還向隊員們傳授了“妙招兒”。比如,啟發患者查一查手機微信、支付寶付款記錄,患者曾去購買過物品的超市、菜市場賣菜攤就能被精準“鎖定”。

  除了與患者直接交流,查監控也成了隊員們常用的流調手段。針對無法直接流調的患者,根據家屬提供的患者活動大致時間點,隊員們會調取監控一幀一幀查找。“有一次大晚上去醫院查監控錄像,看患者挂號就診時,其周圍排隊的人特別是沒有防護的人員都有誰,然後通過挂號係統,逐一排查。常常站著看錄像,一看就是兩三個小時。”張越回憶。

  對于患者提出的額外需求,處置組隊員也是盡量滿足,解除其後顧之憂。比如流調隊員遇到一對夫妻,一個為確診病例,一個是其密接,家裏年幼的兩個孩子成了被隔離夫妻最大的牽挂。流調隊員積極聯係屬地街鄉,直到確定孩子們得到妥善照護,才放下心來。

  “大家都開玩笑地説,白班和夜班沒區別,反正都是在上班。歷經五六個小時流調回來,要撰寫報告,經過審查後再進行完善,確保沒有一處遺漏。”張越告訴北青報記者,同事們每天的睡眠時間也就4個小時左右。大家不是在流調的路上,就是在整理流調報告的桌前。

  大家的辛苦馬建新都看在眼裏,為了讓連日工作的隊員緩口氣,一些緊急復雜的排查任務,他總是衝在前面。1月22日淩晨,組裏接到通知,需要對4位乘務人員進行排查。馬建新帶領副科長、科長助理等前往機場,從流行病學調查到採集樣本,3點半才啟程返回,接著撰寫報告,幾乎無休,白天繼續投入“連軸轉”的工作中。

  其實,傳染病處置組的工作只是朝陽疾控人的一個縮影。從1月21日起,朝陽疾控全體正式職工全部停休。在疫情防控中,最關鍵的環節是診斷、救治、流行病學調查、密切接觸者隔離、被污染環境消毒,在這五個環節中,除了救治由臨床醫生承擔外,其余環節疾控人無疑都是主力軍。傳染病處置組、檢驗檢測組、密切接觸者管理組、消毒組、健康宣教組、後勤保障組……大家各司其職,工作有條不紊。

  戰疫故事3

  18小時隔離病區“復活”

  當面消毒隔離服 打消患者顧慮

  “我有2003年非典的實戰經驗,從物資調配、抓哪些重點工作我都很清楚……”1月29日傍晚5點多,來不及帶一件換洗衣服,叮囑兒子照顧好八旬的公婆,接到醫院緊急電話的垂楊柳醫院護理部副主任李春營,一路導航奔赴臨時確定的朝陽區新冠肺炎患者定點收治救治醫院。在這裏,她將與帶隊副院長夏文斌、老年病科主任彭夫松、已辦好退休手續的護士長馮秀敏共挑“大梁”,帶領20多名醫護人員開展醫療救治工作。

  盡管此前就做足了功課,醫院感染管理、消毒隔離等知識爛熟于心。但當李春營面對“除了床就是墻壁”的隔離病區時,她立刻明白,作為首批派駐隔離病區的醫療團隊,他們這些“開荒者”必須在18個小時內,讓這個一直沒有使用的接診樓全面“復活”,任務艱巨。藥品、耗材、防護用品、儀器等設備陸續送到醫院門口,醫務人員手抬肩扛,將百十來箱用品搬進接診樓。垂楊柳醫院把已退休的院感主任張殿香也請到現場,指導隔離病房的布置,大家一直忙活到淩晨兩點。

  除了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當前急切需要解決的就是院區的隔離防護問題。來不及休息,李春營跑上跑下研究小樓的布局,迅速劃分出清潔區、緩衝區、隔離病區。把醫務人員穿脫防護服、進出隔離區的路線都規劃好,不能有半點交叉和疏漏。由于首批派駐的醫護人員來自醫院多個不同的科室,大部分人員沒有在傳染病病房工作的經驗,急需建立工作流程,對全員進行係統培訓。

  從穿脫隔離衣的流程,到出入各區域和離開醫院的注意事項等等,12大項培訓內容事無巨細。就拿脫防護服來説,根據規程從隔離區出來的醫護人員要在第一個屋子脫護目鏡和外層隔離服、靴套,再退到第二個屋子脫裏面的帽子,內層口罩和手套。在相對清潔的緩衝區,再脫貼身的刷手衣褲和拖鞋,衝澡後再換上幹凈的刷手衣褲和拖鞋才能進入清潔區。僅在脫防護服的過程中,就要對手進行七次消毒。讓李春營欣慰的是,團隊縝密的防護舉措獲得了地壇醫院專家的首肯。

  有些捐贈物資並不符合標準,眼看就要接診了,大家一起動手對防護用品進行改造。“有的護目鏡帶孔,就用塑膠布封堵確保密閉。”李春營説,雖然條件艱苦卻沒有誰願意當逃兵。經過18個小時不眠不休的準備,隔離病區正式啟用。

  1月30中午12點,準時接收了第一位新冠肺炎患者。為了打消患者怕交叉感染的顧慮,醫務人員在進入病房前都特意當著患者面再對隔離服進行噴霧消毒。每接觸一個患者,更換一次手套。為了讓患者放松,大家進入病房總是先跟病人聊聊家常,對其進行心理疏導。有家屬擔心病人吃不慣,想送餐。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醫護人員會將快遞連同醫院的配餐一並送進病區,盡可能讓患者吃著更順口。

  2月14日,是個特別的日子。同樣堅守在“抗疫”一線的愛人,給李春營送來了情人節的玫瑰花束。夫妻倆從大年初四至今,就沒再見過面。這天,持續戰鬥了半個月的首批15名醫護人員將下線休整。此前大家太累了,每天休息時間只有4個小時。新一批同事將接過救治患者的接力棒。而在垂楊柳醫院黨辦本部,一份份來自各科室醫護人員的請戰書已經厚厚的堆了一摞,還在持續不斷地增加。

  戰疫故事4

  救護車消毒全程近兩小時 為節省防護服延長換崗時間

  急救清潔組人員每一崗站滿4小時

  朝陽120救護車完成一次次確診、疑似、密接等人員的轉運任務後,有這樣一群醫護人員的身影伴隨著轉運車組——為救護車提供消毒服務的朝陽急救清潔組人員。他們的工作雖然接觸不到患者,但卻一直在為被轉運者和車組人員的安全保駕護航。

  為給轉運車輛的清潔、消毒提速,朝陽區緊急醫療救援中心成立的臨時清潔點2月10正式“開工”。當天,首批8名院前急救護理人員佇立在寒風中,迎接一輛輛救護車的到來。完成轉運任務的救護車輛需要開到指定點位,車組人員下車,洗消人員對轉運團隊進行防護服外的全身噴灑消毒。經歷過層層手部消毒、更換新口罩,大家才能進入清潔區待命。為避免交叉感染,司機師傅還要將他隨身帶的車鑰匙、個人眼鏡、手機等小物件放到污物盒,由專人對其進行酒精擦拭消毒。執行下一次轉運任務前,再從清潔盒中領走物品。

  護理科的王小傑是疫情期間洗消點的負責人,她表示,每一輛完成轉運任務的急救車都要進行徹底消毒。幹霧過氧化氫的消毒設備在調節好跟救護車空間匹配劑量的消毒液後,放入車中進行6分鐘的擴散藥液。隨後,這些消毒成分要在密閉的救護車內“悶”上一個小時,再經過對車輛20分鐘的通風,清潔人員還需要用清水對車內的各個角落再進行擦拭。全套“護理”下來,將近倆小時。

  清潔點只有一個臨時搭建兩面遮擋的擋風棚,工作人員穿著單薄的防護服站在室外等待每一輛救護車的歸來。採訪時正值北京經歷雨雪、大風降溫天氣,工作人員需要在濕冷的寒風中站滿4個小時。“一般情況下,隊員們應該兩個小時換一次崗。為了將有限的防護資源節省下來,把更多的用品留給一線轉運團隊,多凍倆小時大家沒有一句怨言。”王小傑説,清潔隊員們的上崗時間安排,恰恰是他們身上這套防護服使用壽命的極限時間。

  清潔組的隊員們每天基本都會連續作戰14個小時。“無論多晚,我們都要去洗消點看一看大家,能幫助解決的問題都會立即解決。”護理科科長王小傑的愛人李若愚是救援中心車管科科長。這對急救“夫妻檔”盡管在同一單位,也經常忙得幾天見不到面。一提起13歲的兒子一個人留家,每天靠泡方便面度日,王小傑有些內疚。

  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背後,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朝陽區緊急醫療救援中心院前急救體係320人自大年三十至今連續20多天在崗工作,累計完成新冠肺炎密接、疑似和確診患者轉運567人次。同時,城市安全運行救治患者3450次,平均急救滿足率90.84%。(記者 李潔 通訊員 陳伯生)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最美逆行者 在與病毒賽跑的路上-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04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