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們一起等到“雲開日現”……
2020-02-18 17:02:4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杭州2月18日電(記者唐弢 鄭夢雨)上午,風仍有些寒意,陽光躲在雲層後若隱若現。在紹興越城區新河村村口,村民朱國鑫正準備出村採購,對于他來説,這是久違的一刻。自從1月26日新河村宣布整村隔離後,他就再沒出過門。

  新河村是浙江省第一個整村居家隔離醫學觀察的行政村,12日宣布解除隔離。16天的時間裏,這個昔日喧鬧繁華的江南水鄉村落,像按下了暫停鍵,人影寥寥,冷冷清清。

  隔離解除後,新河村從“不進不出”轉變為“嚴進嚴出”。如今,村裏仍保留了3處卡口,每個卡口都有3名戴口罩拿著測溫儀的志願者,只有經過嚴格的體溫測量和登記,確認做好防護措施後,才被允許進村。

  新河村有著997戶村民,戶籍人口2887人,近半數人在外經商。一個月前,在外奔波一年的新河村人紛紛回鄉,和往年一樣忙著置辦年貨,籌備過年期間的聚會。

  疫情在村裏引起的緊張並非迅猛而至。小年夜時,朱國鑫還在跟家人閒聊著新聞裏的疫情,只是未料想它會如此迫近自己的生活。“我的隔壁一家就在武漢經商,當時還想著要不要去問問情況。”朱國鑫説。

  不斷變化的疫情,引起了新河村所在的街道辦事處主任胡立釗的警覺。“1月21日起,街道對武漢返鄉人員進行了兩輪摸排,摸排出了341人,其中新河村就有96人。”胡立釗説。

  1月23日晚,一輛救護車開進新河村,載著一個發熱女患者快速駛出村莊。“她是從武漢回來的,那天給我打過一個電話,説自己發燒,體溫37.8℃。我馬上向當地疾控中心做了匯報。”村委會主任周繼承回憶説。

  第二天,女患者被確診為新冠肺炎,這是越城區出現的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隨後兩三天內,新河村第二、第三、第四例病例相繼確診。

  4個確診病例,一下子讓新河村成為焦點。“怎麼辦?”25日晚上,街道辦事處二樓會議室燈火通明,“武漢返鄉人員要集中隔離”“出現病情的自然村要封閉管理”“如果隔離要疏導村民情緒”……

  胡立釗告訴記者,那天,他們區、街道、村三級十幾名幹部討論了整整一晚,最後的方案是:整村隔離。這一方案很快得到市委市政府批準。

  1月26日淩晨4點,新河村黨委書記蔣榮急急忙忙地趕到村裏,迅速召集了一支由村幹部、黨員及村民代表組成的先鋒隊。天還沒有完全亮,新河村家家戶戶都收到了一張告知單——宣布全村進入整村隔離醫學觀察狀態。

  從開放的空間,驟然到封閉的環境,所有人都學著適應。很快,帳篷和移動板房運了過來,整個村子設立7個卡口,“卡口是一天三班倒,每班10多人,每半小時入村全覆蓋巡邏。”蔣榮説,“村幹部留下值晚班,實在困的時候就趴在帳篷的桌子上睡一會,白天還好,晚上氣溫時常降到零度以下。”

  “其實這都不算什麼,我們最擔心的還是村民不理解。”雖然內心忐忑,但蔣榮心裏還是有一個基本的判斷,“只要我們盡力把村民的生活保障好,村民對于隔離的不安感就會小很多。”

  在居家隔離的日子裏,每天早上7點起來,村民陶其龍都會在家門口領到兩袋蔬菜,“家裏缺什麼食材,只要提前一天跟村幹部説,第二天準會送到。”王前進説,起初隔離時,他一度緊張發愁,後來慢慢變得坦然悠閒。

  吃飯問題,只是“穩民心”的第一步。消除村民內心的恐懼和憂慮,則是一個更艱巨的任務。在隔離的十幾天裏,新河村婦女主任朱蘋每天差不多要接上百個電話,“村裏有沒有新增病人?”“我今天起床後,感覺頭有點暈呀!”“潛伏期有多久啊?年前我還和外地來的老金打過招呼”……

  “所有的問題,我都給予明確答復。”在朱蘋看來,疏導村民情緒的最好辦法,就是告訴他們真實的情況。為此,她每天要做大量案頭工作:更新武漢返鄉人員身體狀況、收集密切接觸者信息、登記村民日常所需……直到解除隔離,一天沒落下。

  暫時的封閉是為了長久的安全。到2月17日,新河村已連續20日無新增疑似病例。

  那天出村的時候,朱國鑫抬頭望了眼天,也許他在等一刻“雲出日現”。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我們一起等到“雲開日現”……-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592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