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90後志願者團隊:我們要當謠言粉碎機
2020-02-18 08:06:5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漫畫:潘鋅窈

  “願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只是向上走,不必聽自暴自棄者流的話。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有一分熱,發一分光,就令螢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裏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炬火。”

  火火(網名)非常喜歡魯迅《熱風》中的這段話,此次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她便將這句話實踐了一把——加入A2N小組,投身網絡辟謠事業。

  A2N是“Anti-2019-nCov志願小組”的縮寫。“我們是一個類似于豆瓣小組或者字幕組那樣的存在,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科普和辟謠為主要工作內容。”A2N的發起人之一楊慧傑説。

  1994年出生的楊慧傑是武漢一家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1993年出生的火火是深圳一家互聯網公司的産品經理。除了他們兩個,據介紹,A2N志願小組約數百名成員中,還有律師、一線醫護人員、程序員、生物醫學專業的學生和工作人員、媒體人,等等。

  從1月22日起,身處于世界各地的小組成員,採用網絡遠程協作的方式接力科普、辟謠,“希望通過真實、有價值信息的傳播,讓人們認識到各地疫情的真實情況,從而更好地抵禦病毒,減少傳染”。

  據A2N小組成員統計,截至2月15日,A2N在微信公眾號、微博、石墨文檔平臺發出的科普、辟謠等信息閱讀量累計約240萬。

  “謠言滿天飛,我們要為大家做點事”

  沒有人是這場疫情的旁觀者,身處武漢的楊慧傑更不可能。“1月21日我去出差,當時我覺得新冠病毒這個事挺嚴重的,但車站裏還沒什麼人戴口罩,大家還沒有意識到危險。”楊慧傑説,緊接著他聽到各種傳言,“我朋友樂子(網名)是個特別較真兒的人,她當時就跟我説要辟謠”。

  作為深度互聯網用戶,收集權威信息源對于楊慧傑他們來説,只是“舉手之勞”。“當時我用手機編輯了一個小時,就形成了一份石墨文檔,然後把它發在了朋友圈。”楊慧傑説,這是一份可以接力編輯的開放文檔,並且鼓勵周圍的朋友繼續補充信息,“接力”編輯新冠病毒相關的可靠信息和辟謠,“沒想到兩天時間,閱讀量就達到了100多萬”。以這份文檔為雛形,A2N志願小組在1月22日成立。

  除了“忍不下去”謠言,身在武漢的楊慧傑還感到非常“悲憤”。“如果能夠採信那些有用的信息,如果能夠早些預警,如果……”化悲憤為動力,A2N在短短幾天裏就成立了5個群。

  1月25日,42(網名)和女友看到了他們招募志願者的信息,決定入群。42身在北京,本科畢業于國內某知名院校預防醫學專業,現在某科研院所深造,他發現謠言中有一類是對外語信息捕風捉影造成的,就請纓加入“翻譯組”。

  “那個時候已經謠言滿天飛,我們想發揮自己的優勢,為大家做點事。”42説:“國家培養我們這麼多年,雖然現在沒有繼續進行公共衛生專業的研究,但我們長期接觸外國文獻,可以打破語言壁壘,把外文資料準確地翻譯過來,讓那些斷章取義的謠言不攻自破。”

  在深圳的火火也是在朋友圈看到了A2N的招募信息。“那幾天大家都在不停轉發各種信息,很多截圖一看就很假。”火火對這種情況非常“厭惡”,便加入了辟謠的工作。

  志願者們的熱情似乎有些超出了楊慧傑的預期,“人數迅速增長之後有些混亂,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做多少事”。火火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不過對接需求對于她這個雷厲風行的産品經理來説並不陌生,她進群當晚就組織梳理了一套工作流程,把工作拆解開來,形成線索收集、篩選、事實核查、發布等環節,每個人主要負責做一個環節,大家接力工作。第二天,火火將這套流程發到自己所在群裏,“混亂”場面隨即結束。

  此後,這套框架迅速被其他群借鑒,A2N志願者們也進行了專業化分工,具體分出科普、辟謠、翻譯、文檔整理等職能。42所在的翻譯組,也形成了選題、分工協作、初次校對、排版、二次校對等工作流程。

  “志願者的素質都非常高!”楊慧傑驚喜地發現,大家對于標準化流程和接口式工作模式得心應手。他們彼此之間雖然只是“網友”,未曾了解和磨合,但在這種協作、接力的工作模式下,團隊運轉越來越順暢。

  “我們是謠言粉碎機,不是謠言中轉站”

  火火是個做事條理清晰的人,她在日常工作中經常會問自己兩個問題,“為什麼”,以及“為什麼是我”。這次參加網絡抗疫小組,她也問了自己這兩個問題。

  為什麼要辟謠?

  “現在大家可能不太願意去做那些瑣碎的事情。但我理解,説青年人應該‘擺脫冷氣’,就是能出一份力就出一份力,能幫一點忙就幫一點忙,大家聚少成多。如果在大災難面前,大家想的都是自己做一點事並不能影響大局,索性別做了,就是在‘冷氣’裏思考問題,那麼就沒有任何人會對社會帶來積極正面的影響了。”火火説。

  為什麼是我來做這件事?

  短短幾天時間,隨著志願小組工作的開展,他們發現主流媒體對科普和辟謠工作幾乎已經全面覆蓋。火火便對自己和小夥伴説:“我們的價值,就是盡可能地廣泛傳播可靠信息,去影響自己朋友圈的人。”

  捋順了這兩個問題,就有了持續的動力。他們將網絡流行的表達方式帶入科普和辟謠當中來,每天發布“合集”,將大家最關注的信息收集起來,用簡單明了的形式呈現。

  比如,1月26日,他們在新開通的微信公眾號“A2N疫情志願組”上發布了第一篇科普文章,介紹新冠肺炎的危害和預防方法;2月5日的合集中,A2N收集武漢市商務局官網信息,對“3天後武漢超市、商店關門”的謠言進行辟謠;2月12日,A2N微博收集丁香園、上海發布等信息,辟謠“屏氣十秒可以自檢肺部狀態”和“上海新增病例減少是因為改變統計口徑”等內容。

  與此同時,42和翻譯小組的志願者們翻譯外國相關報道、文獻等,整理出各國口罩標準和採購指南、哈佛大學病毒學科普等內容。最近,他們在翻譯一係列名為“他山石”的內容,目的是以別國公共衛生事件的前車之鑒,為中國此次抗擊疫情提供參考。42介紹,翻譯小組現在有100多位志願者,涉及語言包括日語、韓語、英語、德語、法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越南語等,“因為有些人身在國外,所以我們這邊白天完成工作,晚上國外的成員接著做,24小時都有人在翻譯”。

  這個過程也在幫助志願者自己建立批判思維。隨著志願者們紛紛復工,楊慧傑和樂子也在思考A2N以後的路該怎麼走。楊慧傑説:“重要的並不是A2N以後要成為什麼,而是我們會留下什麼。”

  最近,A2N成員小明執筆,總結了一些辨別信息的步驟:包括提煉事實;尋找並識別信息源,交叉驗證;對比各信息源信息和提煉內容,逐一核查是否符合事實,等等。

  發起人樂子常對小組裏的志願者説:“我們是謠言粉碎機,不是謠言中轉站。”任何進入他們視野的信息,大家的第一反應就是“迅速查證”,而不是立刻轉發。楊慧傑準備寫一份志願者協作手冊,希望把此次志願小組工作的經驗和教訓留給有需要的小夥伴。

  楊慧傑最初發起A2N志願小組時,在文檔最後寫道:“此後如竟沒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魯迅《熱風》裏的這句話正是火火開頭所説的段落下文。他説:“我覺得這是大家在面對一些社會問題的時候,應該秉持的理念。”

  (記者 張茜)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588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