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看不見的戰“疫”:心理診療就像一縷陽光
2020-02-17 07:13:3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湖北荊州開通心理熱線、編寫手冊、組建微信群,對一線醫護、病患及社區居民開展心理援助服務

李剛英在家接聽求助熱線。受訪者供圖

醫護人員正在為確診患者治療。荊州市胸科醫院供圖

  “看著生命被疫情吞噬,讓我覺得當醫生很無力。”説完這句話,王曉雪(化名)大聲哭了起來。

  2月7日,心理咨詢師李剛英接到王曉雪的求助電話。對方稱,大年初一,她被醫院緊急召回,已連續工作多日。最近幾天,出現呼吸困難、頭暈等疲勞症狀,再加上搶救病患時,聯想到自己的家人,她的情緒瞬間崩潰,無法自控。“作為一個醫生,我真的想要救死扶傷,但沒想到疫情會這麼嚴重。”王曉雪説。

  電話這頭,李剛英認真聽王曉雪傾訴,並不斷安撫她的情緒,讚揚她在一線的堅守。雙方聊了55分鐘。挂電話前,王曉雪笑著説,“謝謝你,我好多了,明天我會繼續戰鬥。”

  常住人口570余萬的荊州,“封城”超過20天了。截至2月14日24時,荊州市累計病例1478例,疑似病例579例。隨著疫情的發展,部分一線醫護人員、市民出現焦慮、恐懼、衝動等情緒,産生不同程度的心理問題。

  新京報記者從荊州市委宣傳部獲悉,疫情發生後,該市最早一批開通心理咨詢熱線。荊州市社會心理學會會長舒聞銘介紹稱,早在1月28日,荊州市便開通了12355青春守護公益心理援助熱線,30名心理咨詢師24小時對一線醫生、醫院病患及社區居民,開展心理診療服務。

  截至2月14日,荊州市社會心理學會統計,已有超過1500名市民通過熱線、微信等途徑向他們求助。除此之外,新京報記者了解到,荊州市精神衛生中心組建的心理危機幹預團隊、荊州市社會心理學會組建的心理援助小組,也面向全市提供心理援助服務,累計參與的心理咨詢師超百人。

  “人們被負面情緒包圍時,急需一縷陽光。這時,心理疏導尤為重要。”參與心理診療服務的李剛英説。

  “沒説幾句話,他們就會失聲痛哭”

  劉昌華和他的同事們,已經連續工作了三十多天。

  1月7日,荊州首例確診新冠肺炎患者,被送往荊州市胸科醫院就診。作為感染科主任,劉昌華負責接診。隨著疫情的發展,該院被確定為荊州市定點醫院,住院部五層樓全部被當作隔離病房。

  院方要求,醫院專家必須在兩小時內對疑似病患進行會診。在這種情況下,會診到淩晨1點鐘,是劉昌華工作的常態。“我還吃得消,我們多堅持一天,就有更多的患者得到醫治。”

  高強度的工作,除了體能考驗,一線醫護人員還要面臨心理上的壓力。

  荊州市胸科醫院早已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2月6日,醫院院長給荊州市社會心理學會打電話説,“現在醫院一些患者情緒很不穩定,一線醫護人員在高強度工作下,心理壓力很大,希望社會心理學會派心理咨詢師,給醫院各類人員進行心理疏導。”

  第二天,二十多名心理咨詢師自願報名,參加心理援助工作。當天下午,荊州市社會心理學會把剛剛編寫完的《疑似患者心理援助手冊》和《一線醫護人員心理援助手冊》第三版,送到了胸科醫院護理部。

  2月9日,市社會心理學會組織了一場與醫護人員面對面的心理團輔活動。他們組建微信群,公布了手機號碼,並告訴一線醫護人員,有需要可以隨時打電話。

  “説實話,醫護人員面臨的問題,對于我們咨詢師來説,衝擊也比較大。”荊州市社會心理學會常務理事、長江大學文理學院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主任李剛英説,剛接到熱線任務的時候,全國確診數據正在急劇上升,醫護人員連續工作數天,每天穿著厚重的防護服,要克服生理不適,有時候還要面臨可能被感染的風險。就算偶爾輪休,也要被隔離在外,不能與家人相聚。

  此外,醫護人員的心理,會隨著患者人數增多、病情變化,發生起伏。“一係列的壓力,會讓他們也有恐懼、委屈、無奈,會有悲觀的心理,覺得醫治過程力不從心。”李剛英説。

  李剛英接過很多次醫生打來的電話,“基本上剛接電話沒説幾句話,他們就會失聲痛哭。”這時,她會耐心聽對方傾訴,不斷安撫他們的情緒,通話時長常常在一個小時左右。

  李剛英也有無力的時候。她説,醫護人員面臨最多的問題,就是防護物資短缺。“當自身安全無法保障時,還要咬牙堅守一線,心理壓力有多大可想而知。”因此,心理咨詢師會幫他們打聽物資捐贈的渠道。

  此外,一線醫護人員長期面對確診患者,常常要承受患者的負面情緒。心理咨詢師每次給他們做完心理疏導後,會進行評估。如果效果不好,還會安排第二次、第三次心理疏導。

  1500多名求助者

  隨著疫情的發展,一些市民出現焦慮、憋悶、易怒、恐懼、衝動等情緒,産生不同程度的心理問題和困擾,急需心理疏導。

  1月28日起,荊州市開通了12355青春守護公益心理援助熱線。市社會心理學會也建立了12355心理服務隊和微信群,集合全市優秀的心理咨詢師和專家,開展對市民的心理援助服務。

  李剛英是其中一員。如今,她每天早上8點開始接聽電話,常常忙到晚上10點。每通電話最長1小時,最短半小時,一天平均接聽8-12小時。除此之外,心理咨詢師還在社區建立了心理援助微信群。其中,李剛英管理6個微信群,覆蓋1000多名市民。

  很多求助電話來自疑似患者。李剛英説,很多疑似患者在隔離觀察期間,一直焦灼等待結果,非常恐慌,“接起電話來,就能聽到對方的喊叫。”

  “我害了家人,他們被傳染了怎麼辦”、“我的父母年紀大了,扛不過去怎麼辦”。這些話李剛英經常能聽到,“人們被負面情緒包圍時,急需一縷陽光。這時,心理疏導尤為重要。”

  “我去買水的時候,與一輛從鄂A牌照下來的人擦肩而過,雖然我屏住呼吸很快跑了,但我一直在想,他會不會帶有病毒呢?會不會傳染給我呢?每當我想到這個,就頭昏難受。”

  最近幾天,李剛英接到過多起類似的求助電話。咨詢者以女性居多,因情緒過度緊張,他們把身體細微變化放大了,常常感覺自己染上了新冠肺炎。

  30歲的劉玉(化名),近期出現嚴重的軀體症狀,這種症狀和新冠肺炎患者病症極其相似。她曾去醫院做過兩次CT檢查,結果均顯示肺部情況良好。

  劉玉不相信,一回家,就把自己關在二樓。父母不斷開導她,但她總是覺得父母不愛她,“明明病了不帶我去看,放任我病死”。

  2月7日,李剛英接到劉玉父母的求助電話。此後一周,她連續為劉玉做了三次心理疏導。李剛英為她分析了情緒症結所在,還給她布置了運動任務。很快,劉玉的軀體症狀開始好轉,焦慮情緒也有所緩和。

  據荊州市社會心理學會統計,截至2月14日,通過手機向他們求助的人達到600多人,通過微信的求助者900多人,其中包含1000多名成年人,500多名未成年人。

  隔離病房的心理關懷

  對患者的心理疏導也不可或缺。

  荊州市胸科醫院內四科護士長廖媛媛説,自2月1日起,病區開展了新冠肺炎病人關懷服務。廖媛媛和她的同事建了微信群。身處隔離病房的確診患者,都在這個群裏。他們有任何疑問,都可以通過微信群,隨時向醫生咨詢。

  廖媛媛説,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性,家屬無法探望。病患沒有家人陪伴,獨自住在病房,很孤獨。身體不適,加上鋪天蓋地有關疫情的信息,造成他們心理恐懼。

  這個微信群,幾乎24小時都有醫護人員在線。他們會及時對患者進行安撫。病友之間也會通過微信群相互鼓勵、打氣,這樣一來,患者們越來越有信心。

  此舉取得成效後,胸科醫院另外4個病區,也相繼開展了心理關懷服務,一線醫護人員用不多的休息時間,為確診病患搭起了溝通渠道。

  今年54歲的周雲(化名)在第四病區治療。2月2日,老伴送醫被隔離的第二天,她也出現了相關症狀。入院沒多久,她被確診為新冠肺炎。

  發燒嘔吐、身體不適加上對疫情的恐懼,周雲的精神狀態一度變得很差。醫院的院長去探望過她。“(院長)説我只是輕症,不要緊,一定能治好,給了我很多信心。”周雲回憶。

  後來,她加入了醫護人員心理關懷服務的微信群。身體、心理方面有任何不適,她都能隨時在微信群,得到醫護人員的解答。

  如今,她每天按時吃藥、輸液,和家裏人視頻,和病友交流,她還在病房裏跳起了最愛的廣場舞。老伴那邊,也傳來病情穩定的消息,這讓周雲越來越有信心,“我要積極配合治療,等待出院那天,和家人團聚。”(張彤 實習生 郭懿萌)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看不見的戰“疫”:心理診療就像一縷陽光-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5583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