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華網連線湖北】一部隔離病房手機的“自述”
2020-02-15 14:05:5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是一部手機,被人剛購買不久,就有了一段畢生難忘的經歷......

  2月10號,我被起名為“E1區5樓污染手機”,雖為“污染手機”,我卻待在幹幹凈凈的環境中,在穿著防護服的使用者手中工作。這些穿著或黃或白防護服,戴護目鏡、無菌手套、醫用防護口罩的人爭相“寵幸”我,據我觀察,他們分為醫生與護士兩大類。

  圖為隔離病房的污染手機

  他們似乎不能隨便外出,不斷通過我向一部兄弟手機發出指令。順便説一句,我的兄弟叫“病房清潔區手機”,多麼讓人羨慕的名字啊。

  “40床要求保小孩,兩次核酸陰性後再復查CT,注意增加擋板。”

  “外面的醫生請給31床開胸部CT。”

  “@任小任 2床醫囑未開,給他開點止咳藥。”

  “請外面的醫師幫忙聯係支助中心派人帶31和33去做CT!”

  “緊急咨詢,病區往緩衝區的第二道門沒有及時關閉,是否需要殺消,請外面組長聯係落實是否重新殺消!”

  一切充滿著緊迫的味道!這些話都來自那些戴著手套的醫生們,你們戳得我好疼。

  分析他們交流的信息,有個叫“新型冠狀病毒”的家夥在湖北肆虐,他們正在全力以赴地控制傳染源、治療患者,阻斷病毒的傳播。

  他們來自南京,全稱叫“南京市援助湖北醫療二隊”,由南京市第一醫院、南京市溧水區人民醫院、南京市江寧醫院、南京市浦口區中心醫院的醫護人員組成,全隊132人,陣容強大,工作高效。

  他們來武漢第二天,就接管了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光谷院區E1區5樓,培訓後當晚就收治了47名患者。我就是那個晚上進入污染病房的。當晚我不堪重負,成千上萬條信息、幾百張圖片、上百個電話在我身體中流過!而他們就跟打了雞血一樣,徹夜不眠,直至所有病人都安頓好。

  從那一刻開始,我就知道這是一支頑強的隊伍,能打硬仗,紀律嚴明。

  他們對重症患者觀察到位、檢查仔細——

  “33床腹痛,觸診右下腹壓痛反跳痛陽性,無腹肌緊張,大便未解”;

  他們決策果斷——

  “33床在2月8號的CT已提示闌尾炎可能,腹部體徵明顯,目前已開監護”;

  他們討論熱烈——

  “33床只用奧硝唑是否可行 ?”

  “已加用莫西沙星。”

  “可能用舒普深更合適一些。”

  這是個65歲石姓老年女性,既得新冠肺炎、又得急性闌尾炎,昨天她順利轉到外院,準備接受手術治療。

  我知道等到這些病人都出院後,我就可能會面臨被銷毀的命運,但我為此發過光、出過力,這就是我的意義所在,一如那些義不容辭、慷慨赴難的勇士們!(南京市第一醫院急診科 沈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武漢必勝!
武漢必勝!
中國南極考察隊拜訪巴西費拉茲站
中國南極考察隊拜訪巴西費拉茲站
武漢:停擺的列車
武漢:停擺的列車
北京節後復工首日見聞
北京節後復工首日見聞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10121047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