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血漿捐獻咨詢電話被打爆,捐獻者增多,後續治療如何科學進行?
2020-02-15 20:35:27 來源: 中央廣電總臺中國之聲微信公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昨天(14日),也就是《新冠肺炎康復者血漿捐獻倡議書》發出的第二天,兩名武漢的康復者,分別前往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及武漢金銀潭醫院進行血漿捐獻。湖北以外,包括江蘇、上海等地也有康復者捐獻血漿,用于救治重症患者。

  特免血漿治療曾應用于非典、埃博拉病毒感染的救治中。2月8日,第一例新冠肺炎康復者血漿抗體治療在武漢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協和江南醫院)進行,從臨床來看,通過特免血漿治療,危重患者體徵和症狀明顯好轉。

  捐獻呼吁發出後 三部咨詢電話被打爆

  昨天下午,37歲的新冠肺炎康復患者施女士騎車一個小時,到金銀潭醫院捐獻血漿。

  施女士于今年2月5日被確診為新冠肺炎,從武漢市第八醫院轉到金銀潭醫院接受治療,2月9日治愈出院。她的父親目前仍在金銀潭醫院接受治療。

  2月13日,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及中國生物武漢新冠肺炎康復者血漿採集和治療項目工作組、武漢血液中心均發出呼吁,懇請康復後的患者積極捐獻血漿。看到新聞,施女士決定來醫院捐血漿,希望自己血液裏的抗體能幫助到其他患者,包括她的父親。

  施女士:“我是已康復的患者,他目前各種治療手段都嘗試過了,沒有明顯的效果,所以我就想試試能不能用這個方法。如果血漿裏的抗體能夠幫到他的話,希望他快點好起來”

施女士正在獻血

  在武漢血液中心人民醫院獻血屋,昨天上午也有一名男性康復者前來捐獻。記者在現場看到,一次性離心血漿分離器等耗材不斷運到武漢血液中心人民醫院獻血屋。

  倡議書上留下的康復者血漿捐獻點三部咨詢電話,不停有電話進來。中國生物方面表示,2月13日晚間,三個手機號碼公布後,瞬間被打爆,負責線路保障的中國電信在14日淩晨兩點加急技術處理。

  中國電信武漢分公司雲物中心主任周軍:“我們的熱線採取了新的解決方案,開通以後每小時接聽,正常的可以在100個以上,這個就大大的緩解了。”

武漢血液中心人民醫院獻血屋

  獻血康復患者:很高興能獻出一份力

  在湖北以外,一些省市的醫院也已經開始徵集新冠肺炎康復患者的血漿,用于重症患者治療。江蘇徐州的22歲康復患者小王告訴中國之聲,她在1月25日確診,2月9日出院,醫院徵求她的意見之後在13日請她簽署知情同意書,並完成抽血。

  小王:“12日給我打了電話,説有幾個危重症患者,他們説希望借鑒非典時候使用康復者的血漿,我當時就説可以,沒問題,他們就問我身體情況怎麼樣,我想的是我本來就是年輕人,恢復得也不錯,抽400cc血應該可以,如果能幫上忙是很願意的。”

  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常務副院長、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指揮部總指揮金培生介紹:

  金培生:“我們挑了兩個最年輕的出院患者。下午正好病房裏有一個患者年齡偏大,病情比較重,這個人他的血型正好匹配,現在已經去拿血漿了,下午馬上就輸上。”

  金培生表示,對新冠肺炎康復患者的採血方式和普通獻血類似,但血漿保存要更加嚴格、細致。

  金培生:“我們專門啟動了手工處理,怕和大樣本混在一起,污染其他標本。這些必須按照傳染病標本的管理方法,把它單獨保存。”

  在上海,全市90名出院患者中,已經有6人表示願意捐獻血漿,韓先生是其中之一。

  韓先生:“兩周以後過來捐獻,我覺得可以救治更多的重症患者,通過這種方式也能夠表達我們的感激和回饋。”

  廣東清遠市19歲的大學生小陳昨天下午主動獻血200毫升:

  小陳:“今天下午就是去捐200毫升。疫情這麼嚴重,肯定願意捐。能獻出自己的一份力我覺得也是不錯的。”

  負責血漿採集的清遠市人民醫院輸血科主任唐浩熙介紹:

  唐浩熙:“採完以後,為了把關,我們還會對這個血液進行傳染病監測和核酸檢測,必須陰性以後我們才能給其他患者作為治療用。”

  第一批獻血者主要是醫護人員

  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透露,在該院已有4名患者接受過特免血漿治療。第一例新冠肺炎康復者血漿抗體治療的負責人、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江夏區新冠肺炎防治專家組組長劉本德,昨天接受總臺央廣記者採訪,就特免血漿治療的臨床應用進行了介紹。

  劉本德説,醫院收治的第一例病人于1月13日確診,當時使用了各種治療方法,效果始終不好。

  劉本德:“我們能夠用的方法都用了,但是這個病人最終治療效果不好,後來陸續來的患者越來越多。我就發現這個病不同尋常。”

  出于職業敏感,劉本德和醫院方面聯係了武漢市多家研究機構,討論治療方案,並提出康復者血漿治療。

  劉本德:“因為我自己是心血管病的博士,就是危重症的專家,對這個東西出于職業的敏感。沒有很好的治療效果,我們就有一些擔憂。比如説武漢病毒所、武漢血液制品研究所、武漢生物所,我們就開始一起開會就討論,想到這種辦法,就是用康復者的血漿進行治療。”

  當時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康復者。

  劉本德:“那時我們就開始做規劃了,一旦有康復者出院,我們等他休息10天到14天以後,臨床隔離觀察期後,我們就要求他們能不能捐獻血漿。第一次捐血漿的人,主要是我們醫護人員,給我們醫護人員一講這個原理,他們就很理解,就答應了我們的請求,這些醫務工作者確確實實作出了奉獻,很了不起。”

首批捐獻血漿的醫護工作者

  特免血漿就像“援兵” 治療時機很重要

  1月20日開始,江夏區中醫院、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20多名新冠肺炎治愈醫務人員,獻出了自己的血液。經過血漿安全性、生物活性等係列檢測,約3000ml的特免血漿在2月8日,正式用于臨床。

  劉本德:“使用患者是危重患者。治療是有基礎的,依照新冠肺炎第5版指南,裏面有一條,可以輸入康復者的血清、血漿進行治療。雖然説現在病人都沒有康復,以後怎麼樣我們要繼續觀察,但繼續惡化的節奏是已經停下來了,相關的指標有了一些改善,比如説淋巴細胞,C反應蛋白、降鈣素原這些指標都有一些好轉,病人自己感覺呼吸困難、食欲不振、精神不好這些症狀也有所改善。”

劉本德

  特免血漿的臨床應用,不是包治百病,也並不是所有的新冠肺炎患者都可以使用,在治療時間的選擇上非常重要。

  劉本德:“病毒的特點就是攻擊我們的淋巴細胞。如果把病毒比做成壞人,我們的哨兵就是淋巴細胞,這個壞人要進我們的家,哨兵就要跟壞人搏鬥。如果説我們的哨兵能力很強,那我們就不得病,或者是得很輕的病就可以康復;如果説哨兵和壞人勢均力敵,這時就會出現一些症狀,哨兵能量強、補充夠,也可以康復;但是如果這個病毒的量足夠大、足夠強,我們的哨兵越來越少,這個時候它需要體外産生外援,康復者的血漿就帶有這種抗體,這種抗體就是援兵。如果説我們的哨兵一下子被打趴下了,這個家已經沒法存在了,這時再派援兵來救,就來不及了。”

  因此,現在最要緊的是,能有更多符合條件的的康復者能夠到指定捐獻點進行血漿捐獻。

如果您是18到60周歲

確診感染過新冠病毒且出院一周以上

希望您能伸出援手,撥打捐獻熱線

挽救更多危重症患者

  總臺央廣記者:周益帆、白傑戈、 唐國榮、孫永、左艾甫、郭淼 、姚東明、郭翔宇、楊靜

  徐州臺:王冰

  湖北臺:柳芳、黃宇達、蔡璐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血漿捐獻咨詢電話被打爆,捐獻者增多,後續治療如何科學進行?-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579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