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武漢“小兩口”理發師:落淚為醫護人員理光頭
2020-02-14 17:05:41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為李冉和文彬兩人一起的工作照。 中新社記者 安源 攝

  今天是情人節,文彬和李冉已約好去紐賓凱尚居酒店為住在這裏的醫療隊員免費理發。

  30歲的小夥子文彬和他24歲的戀人李冉是武漢著名的時尚美發連鎖店In Style漢街造型屋理發師。近幾天,他們駕車奔波于全國各地支援武漢疫區醫療隊入住的維也納酒店、光谷金盾大酒店等地,為150多名醫護人員理發。

  來自河南固始縣的文彬到武漢打工12年了,自稱是“半個武漢人”,如今已是一名資深理發師。他告訴中新社記者:“這些急匆匆從各地趕來武漢的醫護人員在疫情防控一線要穿上厚厚的防護服,頭發長了確實不便。但我理發十多年了,卻從沒有碰到年輕女士要求給自己剃光頭的。前天晚上我在漢口維也納酒店大堂為河北醫療隊隊員理發時,一位長發到腰的姐姐一坐上凳子就告訴我:‘要理光頭!’”

  “當時我以為自己聽錯了!”文彬告訴記者。“當我拿起剪刀,捋起她烏黑光滑的長發時,再一次問她,‘確定光頭嗎?’那位姐姐猶豫片刻後抽泣地説:‘光頭!’當時,我禁不住眼圈泛紅,被這位姐姐的舉動所感染。”

  圖為文彬在理發。中新社記者 安源 攝

  文彬的女友李冉是湖北恩施人,文靜漂亮,從事理發工作也有八年了。從剛開始的洗頭小工到如今也是一位技藝嫻熟的美發師。剪、燙、染、接(發)樣樣拿得起。這幾天李冉和男友一起到酒店給醫護人員理發。

  李冉説,作為一名女性,她一直都不建議女性理寸頭或光頭。哪個女孩不愛美,又有哪個愛美的女生不希望自己有一頭飄逸長發,女士的頭發都是到腰、齊肩、最短的也是齊耳。昨天在武昌光谷金盾大酒店,酒店給一位新疆醫療隊女醫護人員理光頭時,自己握著剪刀的手一直顫抖。當李冉先將這位女醫護人員的長發剪到齊耳,準備動推剪在她頭上推第一剪時,那位女孩落淚了。

  “我沒見過這樣的場景,挺佩服這位姐姐的勇氣。那一刻,我似乎覺得自己一下長大了,對人生有了更深的感悟!”李冉告訴記者。

  圖為李冉在理發。中新社記者 安源 攝

  文彬和女友李冉原計劃春節在武漢理發店裏值班留守營業,初八等其他員工回來上班後再和女友回家過年至元宵節。哪知1月23日武漢因為切斷新冠肺炎病毒外傳而“封城”。文彬告訴記者,前幾天有朋友在微信朋友圈發信息,呼吁為來武漢支援抗疫治療的醫護人員理發。他和女友一商量就決定參加義務理發活動。這幾天文彬和女友及其他同事一起組成一支義務理發小分隊,各自駕車,帶著簡單的理發工具就到醫療隊入住酒店。他倆每天從下午六點鐘開車到酒店,一直不間歇地工作到深夜12點,一晚每人可以理20—30人。

  “我們把酒店大堂當作理發廳,有些酒店大堂沒有鏡子,我們就對著大堂玻璃門當鏡子,戰時狀態嘛。”文彬説。

  文彬告訴記者,醫療隊員理發,男士基本都是光頭、寸頭、短碎發,女士有的從齊腰、齊胸的長發剪到光頭、齊耳短發、碎發。

  文彬和李冉原本工作的美發店是一家時尚潮流的品牌店,多為年輕人光顧,消費價格也不菲,普通剪發價格在150—280元人民幣之間。

  “同樣是理發,義務做好事和日常營業收費的感覺是不一樣的。為千裏迢迢來援漢的醫護人員免費理發,我們更有成就感。這也是我們為全民抗‘疫’獻的一份愛心。我們會堅持直到疫情結束。”文彬説,“現在我們的理發店歇業,暫時沒有收入來源,但生活再困難,我們也會扛著,能夠扛多久就扛多久。但願疫情早日結束。”(記者 安源)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林經緯
武漢“小兩口”理發師:落淚為醫護人員理光頭-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74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