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護士“夫妻檔”:相隔千裏,同心戰“疫”
2020-02-14 15:39:3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北京2月14日電(記者羅鑫)從第一次進隔離病房時混雜著窒息感與壓力到如今的坦然和熟練,北京朝陽醫院33歲的醫療隊副隊長、護士長趙路在武漢支援已近20天。在千裏之外的北京,他的妻子、29歲的張明珠作為一名急診科護士,也忙碌在抗擊疫情一線。

  今年這個特殊的情人節,他們都沒有時間給彼此準備玫瑰花或者巧克力,只是在前一晚互道平安,隔著手機屏幕表達對彼此的思念和愛意。

  疫情發生後,趙路害怕家人擔心,沒有和他們商量就向醫院報名支援武漢。直到大年初三接到通知出發,才發現瞞不住了。不過妻子得知消息後並沒有責怪和不理解他,反而説,“我早就猜到你會報名”。趙路頓時就被這種默契感動了。“我和她是在搶救室裏相識的,從一開始我們對待病人的盡心盡力就吸引著彼此。”

  盡管支持丈夫前往疫情一線支援,但是當天晚上,張明珠還是失眠了。種種擔心涌上心頭,結婚3年來第一次提筆寫了一封信。因為擔心影響趙路的情緒,直到幾天後才把信發給他。

  到達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後,趙路就馬不停蹄和另外兩位護士長“打頭陣”,接手第一個病房。“不少病房需要按照隔離病房來改造,邊改造,邊收治病人。隨著病人的增多,我們的班次並不固定,基本上白班、夜班來回倒,處于隨叫隨到的狀態。”

  趙路和妻子主要通過微信留言來溝通交流,他不敢和妻子視頻,一方面擔心她看到自己長時間戴口罩、護目鏡被壓出的褶痕;另一方面妻子白天上班,晚上要照顧孩子,擔心打擾她休息。

  此前只是參與過急診搶救護理的趙路第一次進到隔離病房,感受到迥異的工作狀態和強度。“穿上防護服工作一天就是汗浸濕衣服後被體溫蒸幹,然後再次浸濕又被蒸幹的反復循環過程。晚上氣溫降低,為了不被凍著,還得不停來回活動取暖。”為了不穿尿不濕,同時減少感染暴露風險,進病房前趙路堅持不吃不喝,進病房後往往要扛8-10個小時,等到下班後才能進食。

  “此次隔離病房收治的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沒法做大量的活動,一旦活動,他們喘憋的症狀就會加重。他們動不了,沒法下地,只能躺在床上。”趙路説,“對于這部分患者,我們需要更多地參與到對他們生活的護理,喂水、喂飯、清理大小便等工作。”

  患者的焦慮心情趙路也會細心識別。“有一位病人,因為第一天沒有給他安排輸液就很擔心,隔30秒就按一次鈴。直到告訴他目前症狀口服藥就能控制,並鼓勵安慰他,他才慢慢緩解焦慮心情,也不那麼頻繁按鈴了。”

  為了鼓勵更多病人,舒緩他們的緊張和焦慮情緒,趙路和同事們在防護服上寫些鼓勵的話語、畫個加油的手勢。“我們貓著腰給病人扎針、輸液的時候,他們最直觀看到的就是我們頭頂,所以我們會在防護服帽子上多畫一些圖案,讓他們放松一些。”

  “走的路越多,耗氧量越大,戴著兩層口罩,難免會有氣短的症狀。相比女護士,我努力承擔更多,主動攙扶病人,護理離護士站更遠房間的病人。”趙路説。

  工作中的苦和累他對妻子只字不提,反而來自同事和患者的關心和溫暖,他有空就和妻子分享。

  “之前孩子已經會叫媽媽了,在我出發後她學會了叫爸爸。希望我回去的時候她能夠説句子了,能聽見她親口叫我爸爸。期待著我們能早日打贏這場戰‘疫’,患者康復出院,這樣更多人能和家人們團聚。”趙路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護士“夫妻檔”:相隔千裏,同心戰“疫”-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5574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