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口罩緊急馳援:中國供應鏈的生命賽跑
2020-02-12 10:57:3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電商平臺全球採購捐贈 中小企業補貼成本復工生産

  口罩緊急馳援:中國供應鏈的生命賽跑

2月8日,山東醫療企業的工人在生産口罩

  疫情之前,中國幾乎不缺少口罩。工信部數據顯示,2019年,國內日産口罩産能最高2月8日,山東醫療企業的工人在生産口罩為2000萬只,年總産量大約在45億只左右。但口罩的消耗速度與産能之間,卻在短期內構成了賽跑關係。

  疫情暴發正值新春佳節,不少工廠已經停工休假,工人多半都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家鄉。即使臨時復工,目前口罩産量也只有一天1000萬只。

  口罩告急。排隊、限購、售罄,成了關鍵詞。最緊缺的還是處在前線的湖北地區醫院。武漢協和醫院、武漢兒童醫院、金銀潭醫院、孝感中醫院、宜昌第一人民醫院、鄂州中心醫院、黃岡中心醫院……醫院的求助信息如潮水般涌現。

  工廠臨時增加産能、物流公司緊急復工、電商平臺數據驅動、企業四處採購口罩運抵湖北,一個口罩馳援災區的應急係統,在非常時期被突然按下了啟動鍵。

  五倍工資召回工人

  復工生産口罩

  進入口罩行業五六年,董冬第一次見識到了口罩成為“緊俏品”。

  此前,董冬公司生産的德曼斯口罩主要在線上銷售,一直不溫不火,銷售量一天最多也就幾百個。但1月20日晚,德曼斯網店的銷量一天之內就翻了幾倍——原來為春節及之後一個月的備貨,卻在疫情暴發的幾天就銷售一空。

  董冬臨時召集了已經回家過年的50位工人,他們從河南、陜西甚至是廣西緊急趕回工廠。

  “春節是工人們一年才有一次的家庭團聚,很多人只有這時候才能見上孩子一面”,董東給工人們親自打去電話,“車票我全包”。

  剛剛松弛下來的工廠,一夜之間又緊繃起來。

  位于河南新鄉的李廣勝,原來已經訂好了去國外旅行的機票,但一天50多個供應商的電話,讓他決定取消行程。

  從1月20日起,李廣勝的電話就多了起來,最多的時候,他一天要接四五十通陌生電話,找上來的公司從熟悉的合作夥伴,逐漸變成了更多的是“只是經常在電視上看到的知名品牌”。

  李廣勝意識到,這次的中國面臨著巨大的口罩缺口,“這不是機會,更多的是危險和挑戰,就像你正在讀初中,突然通知你説下周可以參加高考了,你是該為馬上就能讀大學而欣慰呢?還是會為了應付不了這次挑戰而徹底崩潰?”

  李廣勝的擔憂,正在變成現實,臨近春節,要讓上下遊同時復工並不容易。

  原本農歷大年三十放假,還有一批工人沒來得及回家,直接被李廣勝攔了下來,李廣勝打電話問了同行,咬咬牙,給他們開出了五倍的工資。

  春節期間用工成本高、原材料成本也水漲船高——無紡布、濾芯等關鍵原材料的價格已從之前的每噸4萬多元漲到每噸7萬多元。

  為了穩定生産,做好疾病防控也需要成本,“工人們不能病了,如果病了,湖北地區的口罩就供不上了”。

  為了能更快支持前線需要,李廣勝直接取消了利潤更高、佔據産能50%的普通醫療口罩生産線,全部生産能夠阻止飛沫的醫用外科口罩。

  1月26日,拼多多從李廣勝工廠預訂的第一批捐贈湖北的醫療口罩終于發車,前往湖北。

  不惜補貼成本

  也不願意産品漲價

  最早給李廣勝打來電話,詢問能否訂購大批量口罩的是拼多多,此前,李廣勝在拼多多開設了店鋪,但銷量並不算高。

  第一筆訂單,拼多多預訂的量級達到了數十萬。拼多多抗疫工作組成員范典告訴李廣勝,這批口罩將全部發往湖北,作為捐贈前線醫療機構的物資。

  “出發前,我們內部估算採購成本,最後大家得出的結論是,沒辦法定預算,最後只能定個原則:不設上限。”范典説。

  拼多多的推論得到了證實。一位聞訊而來蹲在李廣勝口罩廠門口的本地經銷商介紹説,他代理的KN95口罩,原來的出廠價不高于6元,現在已經有客戶出到了50元一只的價格。

  不少超市和商販都涌進了廠裏,大家都覺得李廣勝這次賺大了。李廣勝出門抽煙時,有經銷商迅速圍上來遞煙。

  事實上,不僅是經銷商,很多網友也誤解了中國中小企業主的覺悟。當聽説拼多多採購的口罩是用于捐贈給湖北前線醫療機構後,李廣勝當場拍板,“我給你們成本價,如果原材料漲價,多的成本我承擔,捐贈要算我一份”。

  已經跑遍數個産業帶採購口罩的范典,深知這句承諾的分量。春節期間復工的德曼斯口罩,也面臨著不漲價就虧損、漲價會被指責發國難財的難題。

  董冬算過一筆賬:從生産地江蘇發一份順豐快遞到湖北,基礎費用22元,加收一筆10元春節特殊服務費,變成了32元。一包10只裝的KN95口罩售價如果只賣99元,去掉物流費用,留給工廠和原材料的底價只剩下67元(每只6.7元)。放在平時,這就是成本價,但在春節期間,上遊成本已經漲價了超過40%。

  “我們根本不願意漲價,”董冬説,“雖然賣多貴都有人買,但我覺得,做企業要講良心,我們不想被説發國難財。”因此,李廣勝的承諾意味著,企業極有可能會在未來兩個月內遭遇現金流挑戰。

  除了捐贈之外,德曼斯還拿出一部分可銷售的口罩與拼多多合作。拼多多給每筆訂單補貼了20%,工廠提供成本價,以共同補貼的方式平價銷售。

  不出所料,店鋪每生産出一批可供消費者購買的口罩,立馬就被搶購一空。

  去湖北送一次物資

  就要“消耗”一名快遞員

  莫偉豪(化名)是長沙物草堂藥店的物流負責人。在接到任務前,他已經連續60天沒有休息,本打算利用春節好好陪陪家人——妻子預産期臨近,莫偉豪想著能夠親眼見證寶寶的誕生。

  疫情打亂了他的休假計劃。1月23日,武漢封城,物草堂當即決定將一批庫存KN95口罩搬到拼多多上參與聯合補貼,平價售賣給更多消費者。

  這一天是農歷臘月廿九,離春節就差一天時間。

  剛從長沙開車回到了永州老家的他,被迫放棄家人團聚回到長沙。擺在他面前的,首先就是快遞打包的問題:口罩上線當天,就産生了接近一萬個訂單。一個成熟的打包工人,一天打包快遞數量也不過五六百個。

  公司已經放假,不少地方已經開始封路,遠路的工人回不來,莫偉豪只能一個個給還在長沙當地的工人打電話。最終,加上帶來了親友,莫偉豪湊齊了一支十人的臨時隊伍。

  每天一萬多個訂單,平均每人都得打包1000多個。莫偉豪團隊不得不快馬加鞭,早上9點半一直到晚上11點,幾乎不敢停頓。在車間裏吃飯時,工人們也要單手打兩個包。

  承運的快遞公司也承擔了不少壓力。物草堂的快遞中,有不少是發往湖北,但通往湖北地區的快遞大都已經停運。莫偉豪通過拼多多聯係了當地郵政快遞,這是能發往湖北不多的快遞公司之一。

  盡管各地都在支援湖北,但真正困難的,仍然是“如何把口罩送到湖北”。從1月25日從上海出發開始,范典就接下了拼多多給出的任務:要在未來十天內採購100萬只口罩,安全運達湖北前線。

  為了運送口罩,范典幾乎想盡了一切辦法。和郵政合作是一開始最有效的辦法,但即便如此,郵政快遞發貨前往湖北,幾乎是一場“消耗戰”:越送人越少。

  一位郵政快遞的區域主管感慨,“去湖北送一趟,我們的快遞員就要被隔離14天。春節期間本來快遞員就少,進去一個我就少一個兄弟。”

  但最終,這位區域主管還是咬咬牙,和范典拍了胸脯,要把拼多多捐贈的口罩送進去,“前線需要物資,不能因為我們退縮,讓他們暴露在病毒面前,這不公平”。

  巨大的消耗戰面前,郵政和順豐所能承載的運力已經達到極限。“一開始我發愁去哪裏買口罩,現在發愁的是怎麼運到湖北。”范典説。目前,范典已經聯係了一家上海企業,正準備借助包機將口罩直發湖北。

  全球范圍內採集口罩

  運到戰“疫”一線

  2月4日淩晨,武漢天河機場海關緊急驗放了一批約85噸的海外捐贈物資。這是武漢海關驗放的最大一批捐贈物資,包括11.7萬件防護服、155萬件醫用口罩等。

  這是武漢大學校友會在韓國緊急採購的物資。同一天,一架從肯尼亞起飛的南方航空公司飛機入境落地廣州。與往常不同的是,這架飛機座位上坐的不是乘客,而是一箱箱包括口罩在內的醫療物資。

  全球的華人和醫療物資都被動員了起來。拼多多抗疫工作組組長傅正表示,疫情期間,拼多多光派向海外尋求與口罩供應鏈合作的人員就超過了10個。他們的任務,是從海外工廠訂購口罩,並運至湖北。

  “我們建立了需求小組,隨時響應湖北乃至全國其他地區醫療機構的需求,只要他們提要求,我們就會想辦法滿足他們,把東西捐過去。”傅正説,後方的需求源源不斷,給前線的范典他們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四五天內,拼多多派出的採購人員走遍了韓國、阿聯酋、俄羅斯、德國甚至是巴林這樣的小國。1月31日,范典剛在機場接收了一批來自海外同事發回的口罩,總共6萬多個,這批口罩,將送往湖北黃岡的防疫指揮部。

  數據顯示,一周時間內,拼多多已經從全球採集運回了累計76噸醫療資源,這批捐贈的醫療物資在各地機場短暫停留後,將經由郵政、順豐等地面部隊和包機等空中部隊,共同奔赴前線。

  海關總署發布數據顯示,1月24日至30日,我國共進口疫情防控物資價值2.9億元,其中口罩5622.8萬個。

  “這是一場無法做好準備的戰役,但至少現在,我們都擰成了一股繩。”傅正説,在電商行業工作了近十五年,還是第一次感受到中國供應鏈緊急動員的力量。

  一夜之間,工廠重啟、産品線重組、接力運輸,工廠、電商企業、社會力量到物流人員,共同拼出了這趟緊急馳援的口罩新航線。(記者 溫婧)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口罩緊急馳援:中國供應鏈的生命賽跑-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6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