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來吧”——記解放軍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趙春光
2020-02-11 15:44:0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武漢2月11日電 題:“我來吧”——記解放軍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趙春光

  黎雲、賈啟龍、檀琳

  大巴車剛停穩,趙春光就開始扛大包——隊員們的行軍囊、攜行包,隊裏的共用物資,趙春光一樣接一樣扛進解放軍支援湖北醫療隊的酒店駐地。

  “作為隊裏為數不多的男同志,從除夕夜上飛機開始,遇到任何苦活累活,趙護士都會説‘我來吧’。”醫療隊隊員陳穎説。

  趙護士就是趙春光,身高1.8米的他,喜歡登山、馬拉松等戶外體育運動,身材結實強壯。到武漢後,他又拿推子自己給自己新剃了板寸,整個人顯得有點“兇”。

  在病房裏,趙春光不會像女護士一樣,溫柔地稱呼患者“叔叔阿姨”,但他把床號記得特別清楚:“21、22床是一對夫妻,丈夫病得重些;32床是個年輕小夥子,他媽媽一直陪著他……”

  隔著滿是霧氣的護目鏡和面屏,趙春光細心觀察著每床病人的情況。“43床男性、40歲出頭,當時血氧飽和度只有70%,但正常標準要90%以上。同時,他出現呼吸機不耐受,氧氣瓶輸氧又無法緩解症狀。”情況緊急,只能使用氧氣囊按照呼吸頻率,人工按壓輔助呼吸。

  “他説‘我來吧’,然後就第一個進病房了。”陳穎説。

  趙春光握著氧氣囊,間隔3秒左右就要按一下,他記不清自己按了多久,只知道手酸了、麻了。患者每呼吸一下,飛沫就會噴濺,但近距離、面對面接觸患者的趙春光顧不上了。

  醫療隊一天6個班次,每班4個小時,加上穿脫防護服、洗消毒時間,上1個班最起碼要六七個小時。高強度工作對體力消耗大,趙春光擔心女隊員身體吃不消,便主動要求承擔任務最重的夜班。

  從淩晨4點到早上8點,這個班次除了密切關注患者生命體徵、處理醫囑、分藥換藥、聯係協調外,還承擔患者早上的抽血送檢、採集核酸檢測咽拭子等工作。趙春光是這個班次的負責人,每天他和5名戰友要照顧近50位患者。

  “我覺得自己還應該做更多。”趙春光説。

  和很多男孩子一樣,迷彩曾是趙春光的夢。大學時期,因眼睛近視錯失參軍入伍的機會,成為一名軍人的念想只能埋到他內心深處。畢業後,趙春光選擇到部隊醫院工作。2018年,全軍首次面向社會公開招考文職人員,趙春光趕緊報名備考,這一次,他終于如願以償。

  在部隊醫院,趙春光多次執行跨國軍演、衛勤力量跨區基地化訓練考核等任務。這些經歷為他參加這場疫情阻擊戰積累了經驗。

  大年三十淩晨4點,趙春光接到單位電話,妻子何艷麗不知道電話那頭説了什麼,一片漆黑裏,只聽到丈夫只説了兩個字:“我來。”放下電話,趙春光告訴何艷麗,接到命令,馳援武漢。

  “于公,他是軍隊文職人員、傳染科護士;于私,他大學是在湖北念的,很多同學都在武漢抗‘疫’一線。”何艷麗沒有阻攔,“我知道,他一定會去。”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我來吧”——記解放軍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趙春光-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59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