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名護士的“戰疫日記”:願和每一個病人病房外再見
2020-02-05 23:49:4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武漢2月5日電 題:一名護士的“戰疫日記”:願和每一個病人病房外再見

  新華社記者譚元斌

  朱倩是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心醫院中醫部骨傷科的一名護士。1月21日,她被抽調上了隔離病房。2月3日,在抗疫一線戰鬥了13天後,她“下火線”,回到酒店進行隔離觀察,為期一周。

  一篇寫于1月27日的“戰疫日記”,記錄了朱倩和兩個病人溫暖人心的故事。

  (一)

  朱倩在日記裏這樣寫道:

  “今天上午,我常規去負壓病房給兩名已經確診的患者做治療,邊做治療邊和他們交流:‘今天感覺怎麼樣?’

  12床宋某某笑著説:‘已經不發燒了,説話都有力些了,精神也好些了。’

  聽罷,我打心底為他高興:‘那就好,爭取早點兒出院回家!’説完,我豎起大拇指為他打氣。

  他滿臉的歡喜:‘等我出院了,我一定要好好感謝你,你們醫護人員真的太辛苦了!’他也豎起大拇指。

  ‘等我出院的時候,我也要好好感謝你!’13床馮某某戴著氧氣面罩,有點費勁地應聲説道。

  ‘呵呵,我只是支援感染科的護士,等你們都出院後,我就回到自己科室啦!’我笑道。”

  宋某某和馮某某分別于1月22日淩晨和22日晚進入隔離病房治療,病情嚴重,至26日晚,已治療了5天。這幾天裏,“三班倒”的朱倩,每天都要和他們多次“打照面”。由于兩人情緒十分緊張,朱倩每次見到他們,都要寬慰幾句。然而令朱倩萬萬想不到的是……

  (二)

  在日記裏,朱倩繼續寫道:

  “沒等我反應過來,馮某某拿起手機認真地給我照了一張照片,開心地説:‘我把你照下來了,我記得你的眼睛,等我出院了就一層樓、一層樓去找你的眼睛!’

  ‘你叫什麼名字?哪個科室的?’宋某某直截了當地問起我來。

  ‘我的名字嘛!留個懸念可以嗎?’我笑著回應。

  ‘我們可以聽聲音,我們記得你的聲音!’宋某某肯定地説。

  ‘好,就這樣約定哦!你們一定好好配合治療,好好養病,爭取早點回家!我還等著你們看眼睛、聽聲音來找我!’那一刻,我瞬間被眼前的兩個病友感動了!隔著厚厚的隔離門,外面好像有那麼一縷陽光投射進來似的,病房裏好像不再讓我感覺那麼冷冰冰。”

  (三)

  作為骨傷科護士,上隔離病房,朱倩承受著極大的壓力,“擔心沒接觸過這種疾病,很多護理工作做不到位,影響工作品質”。

  值班期間,忙個不停,她無暇多想。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酒店,躺到床上,她開始擔憂:“要是自己染病怎麼辦?”

  在日記的最後,朱倩寫道:

  “突然,我想到了女兒!因為疫情,我臨危受命,聽從組織派遣來到了感染性疾病科。今天,已經是支援感染科工作的第六天,從正月初一‘閉關’不能回家到現在,已經72小時沒有見著家人,也不知道我的寶貝女兒在家還習慣嗎?!”

  (四)

  從1月25日開始,為確保家人安全,朱倩住進了酒店,她9歲的女兒吳蕊粡跟著爸爸住進了爺爺奶奶家。

  吳蕊粡上小學四年級了。1月21日接到上隔離病房通知的那天下午,朱倩正在收拾東西,吳蕊粡突然過來抱住她説:“媽媽,其實我很樂觀的……”

  朱倩一直以為女兒真的很樂觀,直到後來她看到女兒寫的一篇作文。

  吳蕊粡在1月29日完成的這篇題為《不同的假期》的作文裏這樣寫道:

  “有一天,媽媽接到了醫院的通知,讓她去照顧得了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人們,于是第二天媽媽就走了。

  媽媽上一天夜班後,又是爸爸上一天夜班,所以他們沒有時間管我。我有時候會想為什麼要去的是媽媽而不是其他護士、醫生,為什麼不是爸爸現在連陪我的時間都沒有了。雖然我這個想法很自私,但是我真的很擔心媽媽和爸爸累倒、病倒。

  我是怕媽媽粗心大意沒保護好自己,也感染上病毒倒下……”

  1月30日看到這篇作文的時候,朱倩哭了。

  (五)

  上隔離病房13天,朱倩發現自己瘦了,因為“褲腰大了”。

  在朱倩“下火線”的前一天,宋某某從住院部四樓轉到了三樓,做出院前復查,馮某某的病情也有了很大好轉。

  2月2日,宋某某出院。由于不在同一樓層,出院前他沒有見到朱倩。事實上,到現在為止,他都不知道朱倩叫什麼名字。當天晚上9時47分,他給朱倩發來很長的一條微信:

  “我今天出院……我在樓下,對副院長女士説,我從入院到現在,甚至都不知道,照顧我的醫生和護士的名字和長相……

  我看到副院長女士都哭了,我想幫她擦眼淚的,但是我沒有那樣做!千言萬語,感恩大家,請您代我向四樓照顧我的醫生和護士説一聲感謝!我今天沒有來得及向他們説感謝!”

  在這條微信裏,宋某某稱醫護人員是“最可愛,最棒的人”。離開前,他給醫院捐了1000元錢。

  (六)

  “你還會再回隔離病房嗎?”2月5日晚,記者在電話裏問朱倩。

  “會啊!我們是第一批,現在休息,第二批下來了我們接著上。”

  “你對你那篇日記還有沒有特別想要補充的話?”

  “其實,我很想説,願和每一個病人病房外再見!”

  這是所有奮戰在抗疫一線的醫務工作者,共同的心願。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海知
一名護士的“戰疫日記”:願和每一個病人病房外再見-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36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