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凡人亦英雄——連線一線醫護人員
2020-02-02 00:35:4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武漢2月1日電  題:凡人亦英雄——連線一線醫護人員

  新華社記者

  脫下白大褂,他們是父母的孩子,忙碌的父母,平淡的夫妻。日復一日,生活總有柴米油鹽,酸甜苦辣。醫生和護士這個職業,説起來也沒什麼特別,無非是親戚朋友遇到頭疼腦熱會想起的那個人。

  直到生死關頭,與命運交手,與死神對峙——他們穿上白大褂的身影,讓平凡的世界有了“英雄”的模樣。

  這是來自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火線”的連線。凡人亦英雄,只因醫者仁心。

  “我的兒子卻收拾行李,逆向而行”

  【人物】史慶輝,51歲,空軍軍醫大學口腔醫院放射科醫生。1月27日馳援武昌醫院工作。

  【連線】“每天從早上七點半一直忙到下午兩點多,穿三層防護服,出汗都蒸發完了,根本想不起來上廁所,交班後吃飯上廁所一次性解決。”史慶輝説,自己每天要看80多張CT圖片,加上換衣服,一天高強度的工作達7個小時。

  他説激勵自己拼命戰鬥的是自己母親張茹英的“朋友圈”:“今年是大年初一,大家都分別奔向家庭,奔向幸福,奔向平安,我的兒子卻收拾行李,逆向而行,奔向疫區,創造幸福,創造平安。2008年汶川地震時受命去抗震救災,今年又去疫區戰鬥,一生中有兩次這樣的經歷也不多見,值得驕傲。天佑中華!祈禱一切平安凱旋!”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凡人亦英雄——連線一線醫護人員

醫護人員在武漢協和醫院感染性疾病科病房忙碌(1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疫情中感染的大多數是老年人,看到他們就會想起我的媽媽,還有什麼説的,上吧。”史慶輝説。

  “我先生比以前做得更多了,弄得我都不好意思”

  【人物】諶利琴,51歲,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感染科護士長。2020年1月7日起,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救治一線至今。

  【連線】“我已經工作32年了。家人很清楚我的工作性質,因此非常支持。”諶利琴早上七點上班,晚上七點回家。有時遇到轉運病人、病人較多,擔心夜班護士忙不過來,“我住得較近嘛,夜間也來臨時加班,偶爾熬一點夜。”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凡人亦英雄——連線一線醫護人員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感染科護士長諶利琴穿了一天防護服後,口罩的印跡清晰可見(2月1日攝)。新華社發

  她最愧疚的是自己的丈夫。結婚這麼多年,她顧不上家。丈夫是家裏做事的那一個。“先生是大學教師,現在寒假,成了後勤。”諶利琴眼睛裏閃著溫柔的光,聲音很輕:“我讓他們給我留一點飯就行,他們先吃,他們還是等到很晚一起吃飯。我在家裏,幾乎幹不了什麼家務事。特別是我先生,比以前做得更多了,像照顧病人一樣照顧我,遞茶、遞水果,弄得我都不好意思。”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凡人亦英雄——連線一線醫護人員

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員在穿戴防護服(1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媽媽,媽媽。我對著月亮許願了,保佑你早點平安回來”

  【人物】段孟岐,35歲,廣東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PICU護士長。1月24日除夕夜,隨廣東醫療隊對口支援武漢漢口醫院。

  【連線】“我已經過懵了,剛熬完兩個夜班,平均每人每天能夠睡五個小時。”段孟岐説,護理這一塊直接接觸病人,工作量特別大。總共有82個護士,分成7個組排班,11-12人一組。4個小時排一個班,每天只有一個組輪空休息。

  “我先生和我同一個醫院,本來他也要和我一起來的。” 段孟岐説,“走的時候,大家都很克制,怕煽情,就是簡單説了句,‘注意安全,去吧’。”

  段孟岐最想5歲的兒子。初一那天,小朋友通過微信,給她發了一段留言:“媽媽,媽媽。我對著月亮許願了,保佑你早點平安回來。”還問了她一句話:“媽媽,你把那些人治好了嗎?”這句話,段孟岐累了、困了時,就會拿出來聽一聽。

  “同事們都在一線,我不能成為一名逃兵”

  【人物】嚴麗,45歲,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急診科副主任醫師。1月20日放棄休假,堅守崗位至今。

  【連線】為了彌補對丈夫和孩子的欠賬,3個月前,嚴麗就提交休假申請,精心制定了旅行計劃表。登機前,嚴麗接到醫院的緊急電話,“兩個同事生病,門診量劇增。”二話沒有説,嚴麗拿著行李從機場返回醫院。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凡人亦英雄——連線一線醫護人員

2月1日,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急診科副主任醫師嚴麗(右一)與同事合影。新華社發

  “同事們都在一線,我不能成為一名逃兵。”嚴麗説,一線的工作很辛苦。你可以想象一下,穿著一個不透氣的套子,不吃不喝不上廁所,一直説話10到12個小時。

  很少有人知道,和正常人一樣拼著幹的嚴麗是一名腫瘤患者,住過7次院,動過多次手術。“所有人,都是拿命在拼。沒有休假的,也不是我一個人。”嚴麗説,“號角已經吹響。唯有堅持,唯有堅持!”

  “白衣戰士這個稱號對我來説太高了”

  【人物】丁新波,40歲,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護士長。2020年1月1日,科室組建了隔離病房以來,他奮戰至今。

  【連線】丁新波是少見的男護士長。2004年畢業後,他一直在最苦、最累的重症病房工作。説起這段戰鬥經歷,他坦言,這是我從醫15年來沒有遇到過的工作壓力和困難。

  “穿了防護服、戴上口罩和護目鏡,大家認不出來了,就在背後寫上名字,有的人寫上自己的小名,還有寫自己的外號。在這樣的條件下,大家都還挺樂觀。”他咧開嘴,笑得陽光。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凡人亦英雄——連線一線醫護人員

醫護人員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病房內工作(1月24日攝)。新華社發

  他最感動的是,每次發問卷問手下的護士願不願意休息,結果他們都説自己不願意退下來。還有許多其他科室的同事申請來一線。“救死扶傷,我們回到了醫護人員的初心。我覺得白衣戰士這個稱號對我來説太高了,可能有時候我們比較辛苦,但只要能得到老百姓的認可,我就感到比較欣慰。”

  “直接報名,多簡單的一件事。”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凡人亦英雄——連線一線醫護人員

一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為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點讚(1月27日攝)。 新華社發(陳靜 攝)

  【人物】王瑞蘭,53歲,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危重病科主任。1月26日馳援武漢市第三醫院。

  【連線】每天晚上5點多脫下防護服,能夠慢慢地喝上兩大杯水,是王瑞蘭一天最放松的時間。“因為穿著防護服不好上廁所,我早上盡量不喝水,下午討論時可以喝上兩口水。”對王瑞蘭來説,因為太忙,每天不太想吃東西,要吃飯也像打仗。每天下班後,只想慢悠悠地喝口水。

  大年初二,王瑞蘭來到防控疫情的一線。“醫院開大會,要求呼吸科和ICU的醫生支援湖北,必須是正高。”王瑞蘭説:“科裏三個正高,一個高血壓,一個摔過,我是科主任,又是搞病毒感染和重症肺炎研究的,理應該我來。我直接報名,多簡單的一件事。”

  “在國外讀書的女兒在召集校友籌集醫療物資,先生也在找他的同事同學幫忙。”更讓王瑞蘭感動的是,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沒有一個醫護人員退縮,很年輕的護士和醫生他們也沒有任何怨言,主動衝上前去。“我希望能夠盡快回歸平靜的生活,這應該是大家最向往的。”(記者屈婷、廖君、黎雲、黎昌政、梁建強、侯文坤)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凡人亦英雄——連線一線醫護人員

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員在穿戴防護服(1月27日攝)。 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凡人亦英雄——連線一線醫護人員-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52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