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武漢救援日記】媽媽不想我看到她紅了的眼眶
2020-02-01 12:43:1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作者: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感染科護士何素樺

  地點:武漢市漢口醫院

  時間:2020年1月31日

    身著防護服的何素樺 (受訪者供圖)

  1月31日淩晨三點,武漢。此刻是我穿著防護裝備高強度工作後的第7個小時,我仍然沒有睡意。關了燈的單人房顯得特別孤寂,人在黑暗中是否內心會更脆弱?我想起廣東的家,我想我缺少給媽媽正式地説聲新年好。

  和媽媽的上兩次通話是幾天前的事了,一次是大年三十晚上,我告訴媽媽因為領導對我的信任和肯定,醫院通過了我的申請。我作為第一批隊伍的成員,今晚就要去武漢支援了。我和媽媽説,我能通過自己的能力為患者擺脫苦難,我願意去,覺得很光榮。媽媽在電話裏安靜了一下後表示,理解我的職業並讚同我的行為,讓我注意身體。

  第二次是年初一的中午,到武漢酒店收拾好行李後,我趁著同房隊友去開會時,和媽媽視頻對話。接通視頻後,我只看到媽媽一晃而過的臉和她一句簡短問候,手機便被她轉交給旁邊14歲的弟弟。然後,媽媽去了廚房。身處一座陌生的城市,我因而對媽媽有了脾氣。我覺得她對我不太關心,還不如科室裏的老師擔心地多,便匆匆挂了電話不再聯係。

  就這樣,我和媽媽冷戰了幾天。昨天下午和弟弟微信聊天,我才從弟弟口中知道視頻那天媽媽把手機給弟弟的原因。原來,她不想我看到她紅了的眼眶,不想給身在武漢的我太多壓力。弟弟説媽媽從廚房出來時眼眶都是濕潤的。她在廚房聽著我們聊天並偷偷抹著眼淚。弟弟説媽媽發了朋友圈告訴大家,我去支援武漢。我看到朋友圈下面,媽媽給大家的回復是感謝親朋好友的關心,我已語不成章。

  我才發現,我以為媽媽不夠愛我,其實只是媽媽的愛比較內斂。我惱她不曾問我適不適應在武漢的工作,卻不知道媽媽可能在知道我要來武漢的那一秒就已經開始擔心。她明白我來武漢支援有很大的風險,但是她也明白武漢人民需要幫助,而我能用自己的所學知識幫助他們,所以她沒有反對。她尊重我的選擇,卻不知道如何才能像平時那樣面對我,所以選擇了逃離。我不懂這種母愛,反而還發了脾氣。

  對不起媽媽,這幾天都不曾給您打電話報平安,也沒有給您拜年,等我們大家從武漢平安歸來,我再回家給您當面拜個晚年。我在武漢一切都好,老師們都很關心照顧我,您放心,回家見!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慶水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武漢加油!
武漢加油!
各地採取措施積極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各地採取措施積極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雪龍2”號首次進入西半球
“雪龍2”號首次進入西半球
多措並舉 各地加強疫情防控
多措並舉 各地加強疫情防控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151210457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