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特寫:這件白大褂其實很沉
2020-01-26 08:40:3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武漢1月26日電 題:特寫:這件白大褂其實很沉

  新華社記者

  “對于未知疾病的恐懼,人人都會有,醫護人員脫下白大褂也是普通人。但是,一旦穿上白大褂,真的會感到一種使命感。這件白大褂其實很沉、很有分量。”剛從救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一線返回的武漢大學人民醫院護士朱庭萱對記者説。

  1月7日,正在休息的朱庭萱接到通知,醫院要選派人員前往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支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的定點收治工作。

  接到通知後,朱庭萱給家裏打了電話。

  “如果我不去,就需要派別的同事去,他們家裏可能有更多的困難。這個任務既然分配給了我,我就應該接受它。父母從小到大都很支持我,這次也不例外。”朱庭萱説。

  “媽媽説過,可能我天生就是要從事醫學這一行的。”朱庭萱回憶説。小時候,別的女孩子大多喜歡玩娃娃,而朱庭萱最喜歡拿根牙簽給別人“打針”。填寫高考志願時,她選擇的所有專業都與醫學有關。

  簡單收拾些洗漱用品和換洗衣物,朱庭萱與同事當天下午就趕到金銀潭醫院報到,第二天開始參加科室值班。

  在朱庭萱眼裏,在金銀潭醫院的這段時間和在其他醫院裏差不多,護士工作都是“三班倒”:打針換藥、護理病人、監測生命體徵……畢業後到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朱庭萱主動報名擔任機動護士,醫院裏哪個科室需要就趕到哪裏。因此,這種火線增援的任務對她來説並不陌生。

  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戰鬥中,護士們在進入隔離病房時需要穿上防護服。“我很幸運自己不是容易出汗的體質。有的同事下班脫掉防護服,裏面的護士服整個都被汗水濕透了。”朱庭萱説。

  和朱庭萱一起前往金銀潭醫院增援的楊宇成則沒有那麼幸運。他告訴記者,工作中需要戴上兩層手套和兩層鞋套,防護面罩上的霧氣也常常令他的視線變得模糊。

  “剛開始出汗特別多,甚至有一些缺氧的感覺。最困難的是打針,戴上手套後,對病人血管的觸感不是很好,而護理工作要求所有操作都必須精確。”楊宇成説。

  “除了換藥,還要照顧病人的生活起居,幫重症病人大小便。有的病人心裏不舒服也會喊,碰到這種情況我們要耐心跟他們解釋,開導他們,給他們打氣。”楊宇成説。

  令朱庭萱最難忘的是同事間的相互鼓勵。“在那裏工作的同事很多都跟我一樣是‘90後’。由于穿上防護服後只能看到眼睛,可能連對方的長相都不知道。但大家在換班的時候,説一聲加油。”她説。

  25日,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派出的新一批增援人員啟程出發,朱庭萱、楊宇成被接替回來觀察、休整。談到對這一段難得的輕松時間如何安排,朱庭萱簡單利落地回答了四個字“看劇、躺著。”

  對于是否會重返抗擊疫情前線,朱庭萱和楊宇成給出了一樣的答案。

  “媽媽告訴我,我在一線的這段時間,父親經常晚上睡不著覺。但是如果需要,我一定會重返崗位。既然選擇了這個職業,我有責任去幫助那些病人,分擔同事們的壓力,這是我的價值所在。”楊宇成説。

  “如果我不去,別人就要去,在這份責任面前必須有擔當。大家對醫生護士一定要有信心,我們不會放棄你們。同時,大家也要好好地做好防護措施。”朱庭萱對記者説。(記者王作葵、樂文婉、方亞東)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特寫:這件白大褂其實很沉-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02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