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跨越“銀河”擁抱你
2020-01-19 07:26:18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組圖《團圓倒計時》

  女兒:要回家了,還有比這更幸福的時刻嗎?

  父母:有啊,等你回家的時候。

  數據顯示,約70%的旅客選擇高鐵或動車返鄉,“80後”“90後”是鐵路返鄉主流人群。

  數據顯示,預計春節期間,北京、上海、廣州、重慶等城市的遷入人口將大幅增加。反向春運客流近幾年來連續增長,年增幅9%左右。

  “旅遊過年”正在成為“新年俗”。旅遊過年的人55%是“90後”,遠超其他年齡段。值得一提的是,“00後”的“地位”正在迅猛提升,2020年旅遊過年的“00後”增幅達144%。

  數據顯示,“90後”成為健康購物主力,2020年春節前夕,“90後”人均健康支出比往年同期多19元。

  【聚焦·代際彌合】

  在科幻小説《贍養上帝》中,講述了一個“時間相對論”的故事:一個年輕女孩決定前往太空探險,航行到宇宙盡頭看看,她的戀人則選擇了留下。由于女孩的飛船以貼近光速的速度航行,根據相對論,飛船上的時間流逝會變慢,多年後,這個女孩依舊年輕,而留在原處的戀人已然老去。

  現實中,工作在大城市的年輕人,和留在家鄉的父母之間,同樣存在著“時間相對論”。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和爆炸式的信息傳輸讓年輕人的步伐一再加速,一些走得快的年輕人甚至“去到未來”探索新鮮和未知,而尚未適應變化的父母或許還停留在過去。

  然而,一年總有那麼一天,飛到“銀河之外數萬光年”的年輕人會飛回家鄉,推開家門喊一句“爸媽,我回來啦”——春節,當“外星人”和“地球人”重聚在一起,“代際差”的衝突與彌合,將在每一個家庭裏上演。

  習慣“不習慣” 理解“不理解”

  在上海金融行業工作的小馬,趕著小年那一天就迫不及待地回到安徽老家。他早早計劃好了自己的“春節七天樂”:初一在家躺一天,初二上街逛廟會,初三與發小聚聚餐,初四在家躺一天……而他的“完美計劃”一到家即被“篡改”,父母在他的計劃表裏添了許多新內容:初一到初三去各位親戚家拜年,初四到初六去見親戚介紹的相親對象。“天哪!”他感嘆道。

  “對父母來説,走親戚是春節不可或缺的環節,人多熱鬧。對我來説,一些親戚我都不熟悉,他們的話題我也不怎麼感興趣。”小馬説,“我不想讓長輩們幫我張羅對象,但他們總覺得,這是對我的一種關心。”

  生活習慣差異、價值觀差異、人際交往方式差異……春節“代際差”現象,已經越來越普遍。漸漸地,年輕人開始習慣並接受這種差異。他們甚至創作出各式各樣幽默風趣的“春節自救指南”,用調侃來消解衝突。

  “隨著閱歷增長,我能明白爸媽的想法為啥跟我不一樣。”曉瑩説,“因為我們的生活環境已經完全不同了。”

  曉瑩的老家在山東,她碩士畢業後進入北京一家證券公司工作。為了節省房租,她和幾個陌生女孩合租一套房子,但她們平時互相沒有來往。“我爸媽來看我的時候就覺得特別不可思議,在他們看來遠親不如近鄰,我們幾個應該很親密才對。”曉瑩説,“這是因為我父母生活的環境裏人際圈比較小,他們日常接觸的就是親戚同事鄰居,和他們來往密切。但我們年輕人的交際圈是跳躍式的,我們的親密關係建立在共同的興趣上而不是距離上。”她認為,這是年輕人對過年走親戚不太“感冒”的原因之一。

  曉瑩認為,代際差異雖客觀存在,但貴在相互理解。2019年春節回家的時候,她跟父母開了一次“特別深入”的家庭會議,談論她的終身大事。“他們表達了他們的意見,我也表達了我的想法。”曉瑩説,“他們理解了我有我的人際圈和擇偶標準,所以他們後來把親戚説媒都婉拒了,只是在原則問題上叮囑一兩句。我向他們表達出自己的想法,也是讓他們放心。”

  “收起分歧,團圓才是我們的話題。”習慣“不習慣”,理解“不理解”,或許是春節時年輕人和父母最有效的“自救指南”。承認和包容差異的存在,不強求對方改變,才能走出彌合差異的第一步。

  數字浪潮中的角色互換

  很多人都經歷過這樣的“反轉”:十年前,為了“玩電腦”,還要跟父母“打遊擊”;十年後,父母卻在向他們請教如何“玩電腦”“玩手機”。

  “90後”“00後”出生時,互聯網方興未艾,利用互聯網了解和把握世界是他們的“天賦”,他們被稱作“互聯網原住民”。相對的,他們的父母輩則是“互聯網移民”,不得不奮力追趕,試圖跟上並融入這個瞬息萬變的數字時代。隨著互聯網的高速發展,幾乎所有的事情都在被重新定義,代際之間的差異也逐漸被拉大。

  “我爸媽在阻止我玩電腦的時候肯定想不到,後來我竟然成了一個網絡犯罪的研究者。”出生于1990年的王肅之是最高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助理,不久前剛出版了一部有關網絡犯罪的專著。

  “所謂的代際差,越來越體現為數字的鴻溝。年輕人自如地享用著數字時代的各種資源,而中老年人能上上網、發個微信就不錯了,互聯網的介入程度不深。”王肅之仍記得自己教父親發電子郵件時的情景。他一步一步地演示給父親看,但父親總是不記得操作步驟,好不容易學會了,換個新界面又不會了。父親只能把每一步記在本子上,按圖索驥來操作。

  “過去,社會經驗豐富的父母是指導者,但互聯網時代,年輕人成為領先者,父母反而落後了。”王肅之説,“我們在成長的同時,父母也需要成長,他們從你的指導者轉變為需要你去扶持的角色。我常常告訴自己,在幫助父母的時候要更耐心一點,更細致一點。”

  一項針對微信中老年用戶的調查顯示,截至2017年,75.8%的中老年人會上網看新聞資訊,98.5%的中老年人會使用微信聊天,超過半數的中老年人會使用移動支付。75%的中老年人表示,是子女教會了自己使用社交網絡和設備,他們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因為使用社交網絡而與子女的聯係頻率增加。在年輕人幫助父母跨越數字鴻溝時,代際差異也獲得了彌合的機會。

  父母比你想的更勇敢也更愛你

  2019年春節,微電影《啥是佩奇》在全網刷屏,感動無數網友。電影裏,一個老人為了弄清孫子想要的“佩奇”是什麼而四處尋訪,最後用鼓風機給孫子做了個“小豬佩奇”。

  類似的故事也發生在嘉怡的家。嘉怡在北京一家媒體工作,媽媽已經退休。2019年春節假期最後一天,媽媽在她的旅行箱裏塞了一大堆好吃的,最後拿出了一個小豬佩奇的毛絨玩具遞給她:“這個佩奇你帶上唄。”

  “我震驚了,完全想不到我媽還知道佩奇。”嘉怡説,“我媽説她不光知道佩奇,還知道佩奇的弟弟叫喬治。她聽説2019年流行佩奇,就自己上網去查。”媽媽的這個舉動讓嘉怡既意外,又感動,“這個世界上,是媽媽一直保護著我內心中的那個小女孩兒!”

  比接觸新事物更難的是改變自己的固有習慣。在試圖彌合代際差的過程中,許多父母選擇走出第一步,並且一直往前趕。

  在春節,遊子歸鄉的傳統正被父母率先打破,他們創造了“反向春運”這一新名詞。越來越多的父母決定在春節時離開老家,前往子女的城市“異地團圓”。據統計,春運反向客流已經連續四年增長,年均增幅在9%左右。

  對許多父母來説,反向春運不僅是行程的逆轉,還是一個全新的挑戰。在老家,有他們熟悉的生活環境、熟悉的親朋好友、熟悉的過年方式,來到陌生的大城市,他們脫離了自己的社交圈,甚至連在哪買菜都不知道。但他們仍願意響應兒女的親情召喚、體諒兒女的難處,離開自己習慣的傳統,勇敢努力地作出改變。

  “我爸媽在春節怎麼過這一點上特別開明。”在北京從事律師工作的閆小雨因為平時工作忙,很少有時間陪自己的孩子。于是她和父母商議,每年春節帶孩子出去玩,不回老家了,父母的生日再回去,或者他們到北京來看她。

  “其實,我爸是很想我的。”閆小雨至今無法忘記念大學時的那個寒假,爸爸去火車站接她時“竟然流淚了”。“這讓我特別觸動,因為我爸是一個不善于表達自己感情的人。他一邊流淚,一邊説想我了。”可是,閆小雨的父母依舊支持了她“春節不回家”的決定。

  “以前不了解爸媽,直到有了自己的孩子,才真正體會到爸媽的不易。現在,我和父母之間已經有了不言自明的默契。”閆小雨説。

  在代際差異的彌合中,父母已經走出了第一步。假設年輕人和父母相距100步,父母甚至願意向子女走出99步。而對年輕人來説,看到父母的努力,並走出自己的那一步至關重要。

  時代瞬息萬變,表達感情的方式也在更迭,但愛的本質沒有變。曾以為代溝像馬裏亞納海溝一樣深,曾以為“地球人”不懂“外星人”,因為有愛的存在,即使跨越“銀河”,也能擁抱在一起。

  或許,春節幾天,你仍會煩惱于爸媽的嘮叨,爸媽仍會嫌棄你的慵懶,但在離別的那天,爸媽叮囑你“好好照顧自己”,沉默了一會兒,又加了句“沒錢跟爸媽説”的時候,希望你也能大聲地説出:“爸媽,我愛你們!”(青年插畫師:榮池 記者 安勝藍)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479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