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學學他們是怎麼“寫論文”的
2020-01-16 09:29:09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導讀

  他們,是千村萬寨在“人才下沉”中迎來的“城裏專家”,是為老少鄉親脫貧致富指點迷津的領路人。他們就是科技特派員(也稱“科特派”),一群常常與“把論文寫在大地上”的讚美聲相聯係的人。

  只是,我們讚美他們,也要去理解他們。讓希望的技術在神州五色土中發芽的他們,在鄉村振興的晨曦中,還在期盼些什麼,等待些什麼?

  不改“無我”的情懷

  10年來,朱鳳娟每年4月到10月都在湖北邊遠貧困山區長陽土家族自治縣火燒坪鄉度過,為大清江蔬菜專業合作社和周邊的山區農戶提供高山蔬菜種植技術服務。

  回憶最初下鄉時只身居住的破土屋,這位湖北省農科院經濟作物研究所的科技特派員打開了話匣子:“廁所就在豬圈,水源是一個露天的雨水坑,自己幹活做飯,沒電視沒網絡,還經常停電。”

  “從武漢坐班車到村裏要差不多10個小時,中間還要換車。趕不上班次,就得等第二天了。”朱鳳娟説,在山上要去不同試驗地,只能租老鄉的摩托車。

  大山無言,默默見證朱鳳娟的付出開出花來。如今,長陽縣高山蔬菜基地年播種面積44.2萬畝,年商品産量150萬噸,産值達20億元,成為當地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的支柱産業。

  “回過頭來看,就是對家裏虧欠太多。”講到這裏,朱鳳娟的眼淚不住往下淌。由于一年多數時間在山上,家裏顧不上,只好把女兒送到外地親戚家,早早就過上住校生活。“有時別人問我女兒讀幾年級,我都不清楚。有一次見到女兒,突然發現她長好高了,我都很驚訝……”

  32歲的湖北省農科院經濟作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員莫榮利,算是“科特派”中的年輕人,過去一年多,他有至少70天待在對接的企業,即便回到武漢也一直保持溝通:“我很多微信群都設置成免打擾,但他們的群,我都做了置頂設置。”

  常在異鄉,常在路上;時間不是自己的,精力好像也不是自己的。“科技特派員意味著使命和責任,能堅持下來,也得靠情懷吧。”莫榮利回憶起入行這些年,沒有配套項目資金和獎金,服務往往要靠自己的人脈和資源……但是,他為南漳縣建起了300畝蠶桑科技示范基地,幫扶建檔立卡貧困戶67戶——“好像也挺滿足的。”

  也有“無力”的時刻

  能在田間地頭化腐朽為神奇的“科特派”們,有時,也會有無力感。

  “我做不了。”這是莫榮利的無力感。比如面對“一身是寶”的桑樹時——桑葚除了鮮食,還能加工成酒、果汁、桑葚膏、桑葚幹等;桑葉既可用作畜禽飼料,也可作為烹飪食材,還可制桑葉茶、磨粉做成面條饅頭……具體怎麼加工?“學果樹學出身的我,這時就發現,自己的專業知識難以全面滿足眼下企業挖掘産品多元化的需求。”

  科技特派員(左)在茶園裏指導茶農茶樹越冬管理技術 郭緒雷 攝

  莫榮利表示,其實科技特派員為數不少,大家學科背景也很多元,但多是“單打獨鬥”,服務點對點對接,組成團隊協作開展服務是一大短板。

  “大到産業、小到企業,都不斷有新問題出現,要是有個團隊商量一下就好了。”朱鳳娟也有同感,服務蔬菜産業實在是門綜合的學問,栽培、育種、植保、加工、採後處理、尾菜處理……沒有多方通力合作,“科特派”常覺孤掌難鳴。

  除了面對企業需求時的無助,“科特派”感到苦惱的還有面對個人前景時的無力。

  一些“科特派”表示,由于沒有完善的考核安排和有力的激勵機制,科技特派員目前還存在“幹多幹少一個樣”的問題。有的特派員“特”而不“派”,很少下鄉也沒人追究;有的特派員心安理得接受企業的挂名安排,年底自有一紙成績亮眼的評分表送上來,“反正就是為了公司申項目拿補貼嘛”!

  不過半月談記者也看到過實打實的優異成績單。在一份“2018~2019年度省級科技特派員考核情況匯總表”裏,湖北省農科院果樹茶葉研究所研究員何華平的“派駐單位評分”和“派出單位評分”,分別是100和99。

  只是,何華平無奈地説,這類“考核”對他們評優晉升都沒什麼幫助,相當于“口頭表揚表揚”。

  一些科技特派員感慨,中央改革科研人員評價體制的春風還沒有吹到他們身上,他們評職稱還是要發SCI文章、出實驗室成果、申報國家級省級項目。“我們的口碑在田裏,文章是寫給農民看的文章,匹配不上‘硬杠杠’,糟心啊!”

  他們的“無悔”,當以制度保障

  2019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對科技特派員制度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堅持把科技特派員制度作為科技創新人才服務鄉村振興的重要工作進一步抓實抓好。

  諸多專家表示,落實好這一制度,需要因地制宜,以與時俱進為念,讓“科特派”不再苦于當“候鳥”,而能匯聚力量、理順制度,讓制度真正在鄉村大地扎根。

  一些科技特派員建議,在繼續提供一定差旅補助和生活補貼的基礎上,設立專項資金資助特派員在工作中探索出來的具備良好發展前景及社會和生態效益的項目,借鑒科研項目管理的合理經驗加以扶持,形成更有效的科技特派員激勵機制,進一步提高科技特派員工作積極性。

  “如果短時間內無法推行這一資助機制,則應在科技特派員去申請現有的一些國家和地方科研項目時給予合理支持。”朱鳳娟説。

  何華平、莫榮利等特派員認為,讓科技特派員的力量“攥成拳頭”是當務之急。從補齊現行制度短板出發,可考慮設立鄉鎮一級的專職科技特派員,立足當地提供服務,與省級“科特派”形成緊密的上下協作關係。如果條件允許,經過專門培訓的新型農民也可發展為農業技術推廣隊伍的後備力量。

  如何消減科技特派員“無力感”?從需求方角度來説,應允許一家企業配置和對接多個專業領域的科技特派員,更好地滿足其多元交叉的實際需求,進而摸索建立“科特派”與派駐當地雙向選擇評價機制,以多樣人才配置接通企業多樣訴求;從特派員角度來説,則希望自身也可擔當起多家企業的“橋梁”角色,在不同企業的特色與優勢之間“左右逢源”,服務農戶也更有底氣。(記者 侯文坤)

  原標題《讓他們無悔“在大地寫論文”》

  來源:《半月談》2020年第1期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學學他們是怎麼“寫論文”的-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468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