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王新傑:用DNA檢測終結懸案

2019-03-13 16:07:22 來源: 新華網

  編者按:翻開“中國式民主”的相冊,有這樣一個平凡而又特殊的群體:他們在你我身邊,不見經傳、樸實無華;他們在最高政治殿堂,不忘初心、真誠建言。他們的故事,匯入億萬人民的日常生活;他們的履職,道出尋常百姓的期盼訴求。

  他們的姿勢是奔跑,他們都是追夢人。通過“兩會夢想研究所”,走進他們的職業與生活,感受他們的光榮與夢想。

  新華社北京3月13日電(記者王陽)穿梭于命案現場、眼神犀利、行動敏捷……帶著對法醫工作形象的慣性思維,記者見到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濰坊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六大隊副大隊長王新傑時,頗感意外:這位身高超過一米八的山東大漢目光溫和、語調平和。

  “做法醫是不是每天跟死人打交道?”記者拋出了憋在心裏的問題。

  “在以前,有的人覺得你接觸屍體,就不願意靠近你。很多老百姓確實不太了解我們這個職業。”王新傑開始耐心地給記者做起科普,“法醫工作主要分兩塊,一是在犯罪現場利用法醫病理解剖來查明死因,二是通過物證檢驗以認定嫌疑人,為偵查破案提供線索,為起訴和審判提供證據。”

  在王新傑的職業履歷上,最亮眼的不是22年檢驗1000余具屍體,而是利用DNA技術直接鎖定犯罪嫌疑人2000余人,破案3000余起。

  這是一個在實驗室裏破案的男人。

  22年前,踏出醫科大學的王新傑穿上警服,一步踏入觸目驚心的命案現場。2000年元旦,新婚第二天,單位訂購的DNA檢測儀器運抵,連婚假都沒來得及休,王新傑成為市局唯一一位掌握DNA檢測技術的人。

  “有時候會在現場遇到高度腐敗的屍體,但比起兇殘的命案現場,仔細尋找物證,用技術手段破案更讓我印象深刻。”談起工作,王新傑自豪地與記者分享起他們破得漂亮的案子。

  2019年1月初,濰坊市某小區發生了一起離奇的盜竊案。“有群眾到我們公安機關報案説是地下室有80瓶高檔白酒被盜,價值八萬多元。酒的包裝盒和地下室的門都完好無損。我們只在一處包裝箱上提取了包含四個人DNA的混合物證。”王新傑介紹説。

  一般現有技術下,兩人以上的混合斑,DNA檢測出現的峰型特別復雜,很難分析出來,超過三人的混合斑就不再作為證據使用了。但王新傑堅持讓同事們坐下來再仔細分析這唯一的物證。

  “我們先把被盜人和兩個朋友的DNA做出來以後,跟圖譜進行比對分析,我們推測出嫌疑人可能的DNA峰型,進入數據庫進行模糊比對,結果發現一個此前有前科的可疑人員。”王新傑和同事們接著再調取此人存檔的血樣進行檢驗,對比發現他的作案可能性非常大。再通過大量監控錄像的篩查,嫌疑人很快鎖定。

  以物證檢驗獲得線索,以視頻圖片鎖定嫌疑人,破案不僅源于堅持求索和嚴密推理,更有科研創新的支撐。

  每周登錄國外DNA科研網站學習借鑒,一遇懸案就從技術手段上不斷鑽研,為了做實驗甚至連續工作通宵……越難做,越要做。韌性、勤奮、職業認同,王新傑生生把自己“逼”成了國內知名的DNA專業帶頭人。他研發的多項檢測技術均為首創,光是國家級法醫學期刊就發表論文近30篇。

  “法醫鑒定結果決定著案件偵查方向,稍有不慎,可能延誤破案,甚至造成冤假錯案。用證據來説話,就是為老百姓做點實事。”王新傑説。

  崗位平凡,卻屢建奇功。山東省內外一大批重特大命案在他的DNA技術支持下,得以破獲。

  作為來自基層公安機關的刑警代表,王新傑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為基層民警和專業技術類警察發聲,希望相關待遇發展問題能夠得到關注解決。

  説起自己的夢想,這個“工作狂”還是聊起了業務。“我希望未來全國能建立更加豐富充實的數據庫,為DNA比對創造便利,讓案子‘一入就破’。這就是我新的夢想。”

[責任編輯: 邱麗芳 ]
法醫王新傑:用DNA檢測終結懸案-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230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