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寶生:減負再難也要減 不獲全勝決不收手

2019-03-12 14:26:45 來源: 新華網/中國政府網

  3月12日,2019年全國兩會第四場“部長通道”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部長們在這裏直面熱點,回應關切。

  3月1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第三次全體會議。這是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部長通道”接受採訪。 新華社記者 金立旺 攝

  中國教育電視臺記者:部長您好,剛剛您説到,過去一年教育部在重拳打擊校外培訓機構,校內負擔減輕了,但卻出現了“學校減負社會增負、老師減負家長增負”問題。很多家長反映有些作業超出學生能力范圍,教育部如何看待這種現象?有沒有措施解決這些問題呢?

  教育部部長 陳寶生:你的問題是一個減輕學生過重課業負擔的問題。這裏講的是過重課業負擔,這就是説,不是不要負擔,不要的是過重的課業負擔。我不敢想象,沒有負擔,中國教育將會怎樣,全是負擔,中國教育將會怎樣。教育本來就是一個負重前行的事業,我們現在進行的就是減輕過重課業負擔。你剛才講到的這些現象都是這個范疇的。

  這些年,教育部高度重視減負問題,陸續出臺了一些治理措施。前不久,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號稱史上最嚴“減負令”,也就是“減負30條”,這就是一個綜合治理的措施。為什麼要出臺這麼一個綜合治理措施呢?因為根據實踐經驗,我們感到,課業負擔過重是一個“多因一果”的綜合徵,原因是多方面的,就這麼一個結果,要多方面發力,綜合整治,這就是“減負30條”的根據所在。

  從哪些方面減呢?這涉及到學校、老師、政府、家長(家庭)和社會。從學校的角度講,要堅持正確的辦學方向,嚴控課程門類和總課時,解決開哪些課、開多長時間這個問題。嚴控課程容量和難度,也就是説,每門課講多少內容,講到什麼水平。

  還有一個就是嚴控非零起點教學。大家可別小看這一點,這個非常重要。現在我們都喜歡搞“超前教育”,孩子還沒上學就教了很多知識,以為這樣學生就能健康成長,實際上不是。學生一張白紙交給老師,老師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非零起點教學,就是在這之前左一套、右一套,把孩子畫得“五花八道”的,這會影響孩子健康成長的。這叫什麼呢?打個比喻,這叫做“張飛畫扇子,愁死齊白石。”我們要嚴禁這種事情發生。

  就老師來説,我覺得辦好兩件事。一件事,嚴格依照大綱和課程表教學。大綱是管內容的,課程表是管各門課程相互關係的,是教育規律的體現。另一件事,嚴控作業數量和難度,數量好理解,難度是什麼呢?就是不要給孩子們出刁鑽古怪的題,多出一些師生友好型的題,這樣就可以解決你剛才提到的家長代做的問題了。

  就政府來説,主要是要在質量標準、課程教材、考試招生、評價體係以及素質教育引導等方面深化改革,從根本上解決負擔過重的問題。還要推進城鄉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為減負奠定基礎。這就是政府要做的事。

  就家長來説,我覺得就兩句話,家長要有科學的教育理念,對孩子要有合理的預期。要孩子做到的,家長首先做到,要孩子不做的,家長首先不做,家長做不到的決不強迫孩子做,孩子想做的,理性引導孩子做。我覺得這個很重要。

  就社會來説,一是不要傳播似是而非的那些所謂的教育理念。二是不要給一些不良機構做代言人。三是不要給一些號稱懂得教育的“大忽悠”助力。今天我們面臨的現實是,十個人談教育,會産生十一、十二個觀點。所以一定要警惕這些“忽悠”。社會環境非常重要,環境好了,祖國的花朵就會開得更燦爛,祖國的幼苗就會成長得更健康。

  從這裏可以看出,減負作為一個“多因一果”的綜合徵,一定要係統治理。難度很大,但是難度再大也要緊緊抓住不放,落實好“減負30條”。可以這樣説,減負難減負難,減負再難也要減,如果今日不減負,明日負擔重如山。負擔重如山,孩子不能健康成長,我們的學生會不高興的,學生不高興就是寶寶不高興,寶寶不高興,問題很嚴重。所以我們要持之以恒地治理下去,不獲全勝決不收手。

[責任編輯: 關心 ]
陳寶生:減負再難也要減 不獲全勝決不收手-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60001210079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