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寧利:近視眼防控需要全社會行動

2019-03-07 21:38:46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3月7日電(趙秋玥)3月7日,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同仁醫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寧利做客新華網。針對中國青少年近視眼高發的問題,王寧利提出,近視眼防控問題需要引起全社會關注,最好把近視眼防控納入到青少年健康素質的管理中,而不是孤零零做近視眼防控。

3月7日,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同仁醫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寧利做客新華網。新華網 毛嘉偉 攝

  以下為訪談主要內容:

  主持人:今年兩會您帶來哪些提案?目前,我國兒童青少年近視率長期居高不下,近視防治的難點在哪裏?

  王寧利:我今年提了兩個提案。一是在委員通道上提到的近視眼問題,二是跟大家都相關的健康教育、科普的問題。目前,中國近視眼發展有三大變化且患病年齡越來越早。

  近視眼的防控,一是怎麼樣把居高不下的勢頭降下去,二是高度近視眼中的病理性近視成為威脅視覺健康的大問題。

  近視眼的防控是社會的事,也是醫學界的事。近視眼的防控很簡單,把孩子送到廣闊的天地裏去和大自然接近,新發現的近視眼就可能回歸正常。但近視眼與社會競爭壓力相關,特別是和知識性的競爭壓力密切相關,矛盾點在這個地方。

  主持人:去年教育部等八部門發布了《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您對此怎麼看?降低我國中小學生近視率,您有哪些建議?

  王寧利:其實我國政府早就開始關注近視眼的防控。近視眼的發生和社會、社會的競爭壓力以及社會競爭發展起來的一係列的制度設計都是相關的。所以,近視眼的防控必須全社會行動。

  在防控實施方案中提到了“一降一升”,降低學校的學習負擔。我覺得可以把學習負擔改成用眼負擔,通過耳朵聽以及通過遊戲都可以學習。學習是不能丟的,但我們要盡量科學地減少用眼負擔,這是很重要的命題。每個學校都要探索如何在減少用眼負擔的情況下,還能保證好的學習,探索新的教學方式,例如把耳朵動員起來,把活動、遊戲動員起來,此外還要增加戶外活動。

  這次八部委的實施方案提出了考核指標,考核指標直接落到學校、校長、當地政府,納入到考核指標,這跟當事人、跟每個人都息息相關。到2023年,力爭實現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在2018年的基礎上每年降低0.5個百分點以上,近視高發省份每年降低1個百分點以上。到2030年,實現兒童青少年新發近視率明顯下降、視力健康整體水平顯著提升,6歲兒童近視率控制在3%左右,小學生近視率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近視率下降到60%以下,高中階段學生近視率下降到70%以下。因此,第一件事是國家戰略、頂層設計和全國基線調查。調查完以後,將來拿基線做對照,看看有沒有做好防控。這次的關鍵詞是全社會行動、國家戰略、綜合防控。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神器”能夠徹底解決近視眼問題,還是需要綜合防控。

  主持人:您今年還特別關注科普事業,您如何看待當前的科普發展情況?加強健康科普有何重要意義?

  王寧利:近視眼防控的科普非常重要,怎麼把道理講清楚,怎麼抓住小孩子的心理、抓住家長的心理、抓住老師的心理。我們最近在寫一本書《近視眼100問》,其中有30個問題是給小孩子的,20個問題是給老師的,還有20個問題是給健康管理的。大家認真地去讀,真讀懂了,調動了他們自發的防控能力,我相信真的能發揮作用。要關注青少年,也要關心學齡前的兒童,幼兒園應該改變教學模式。

  健康教育科普是另外一個話題,不是圍繞著近視眼的,是圍繞著科技中國。科普是科技中國非常重要的元素,既要做出讓老百姓懂的科普,還要給科學家提供科研經費,幫助他們建立團隊,把科普做好。

  近視眼防控做得好,會改變小孩子的健康素質,每天有戶外活動,接受陽光照射,強身健體防近視,身體素質會變好,智力發育、創造性的思維也會提高,這是相輔相成的。當然,最好把近視眼防控納入到青少年健康素質的管理中,而不是孤零零做近視眼防控。(文字:趙秋玥 張欣爍 剪輯:周淑儀 攝影:毛嘉煒 導播:潘彤 主持:鄭琬 速記:李艦)

[責任編輯: 張欣爍 ]
王寧利:近視眼防控需要全社會行動-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20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