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把鑰匙為什麼能開幾把鎖?來自秦巴山區一個深度貧困鄉鎮的黨建報告
2019-12-24 08:33:0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想啃下貧困地區脫貧這塊“硬骨頭”,必須建設強有力的村支部。秦巴山區一個深度貧困鄉鎮的脫貧攻堅故事,再次生動地證明:基層黨組織堅強有力,“一把鑰匙能開多把鎖”,才能扶真貧、得實效。

  三顧茅廬:回引優秀人才當“頭雁”

  四個多月前,某品牌産品區域總代理何振華向客戶們告別,回到老家重慶市開州區大進鎮關坪村擔任村支部書記。

  四個多月來,49歲的何振華帶領班子幹得熱火朝天——硬化公路、整修休閒廣場、修建蓄水池、架設路燈……

  地處秦巴山區腹地的大進鎮,層巒疊嶂,溝壑縱橫,交通閉塞,是重慶市的深度貧困鄉鎮。更讓人揪心的是,全鎮人才短缺,部分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難以擔當帶領群眾脫貧攻堅重任。

  2017年9月,重慶市委組織部扶貧集團駐鎮工作隊入駐大進鎮。“要攻克貧中之貧,關鍵在人,尤其是選好配強村級班子。”駐鎮工作隊隊長鄭夕明説。

  大進鎮決定回引優秀人才,選優配強村兩委班子,引領山鄉脫貧。何振華被大進鎮黨委書記“三顧茅廬”請回來。

  如今,大進鎮依托市、區兩級組織部門的統籌協調,扶貧工作隊、鎮黨委的合力推動,“頭雁們”從四面八方飛回來。

  何振華等17名在外經商的老鄉和大中專畢業生到村任職,鎮裏同時儲備了55名村級後備幹部。37名駐村第一書記和隊員也從各地向大進鎮匯聚,他們當中既有市級部門幹部、也有區級部門業務骨幹。鎮裏還組織了全鎮407名無職黨員,賦予他們一定的職責,每人都要領崗盡責,服務脫貧攻堅大局,服務全體村民。

  決勝産業:一片茶葉托起的夢想

  大進鎮紅旗村的自然條件適宜種茶,鹽茶古道曾遠近聞名。2017年,鎮裏決定以“資源變資産、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方式,成立茶葉專業合作社,試圖讓老茶園獲得重生。

  團市委派駐紅旗村第一書記王棟興衝衝地召開院壩會,迎接他的卻是“一盆涼水”。

  輩分高、有威望的李中順第一個跳了出來:“不同意!種茶根本掙不到錢。”

  “大家把土地折價入股到合作社,能獲得股份和分紅收益,這是大好事啊!”王棟向村民們解釋。

  “空手套白狼,我們不在家,你們就這樣欺騙老人!”幾個年輕的村民嚷嚷起來。

  後來,王棟了解到,以前的村黨支部是全鎮後進黨支部,帶全村發展茶葉、蔬菜等産業都以失敗告終,村民們失去了信心。

  王棟決定帶村幹部和村民代表,到貴州湄潭等地觀摩學習。

  “乖乖!能賣茶葉,還能搞旅遊,一盤炒洋芋絲就賣十幾塊錢,在咱們村一斤只能賣幾分錢。”李中順撓著頭説。

  觀摩學習歸來,部分村民開始支持種茶。村裏20名黨員帶頭將自家土地拿了出來。

  茶苗種上了,合作社又提出以村民承包的方式管護茶園。開始,還是沒人願意冒著風險領頭。

  沒人願意,那黨員上吧。黨員們把茶園打理得井井有條,收入也比以往高出一大截。村民們看到有賺頭,紛紛申請承包。

  這讓王棟犯了難:“誰願意退出嘛?”

  大家都搶,那黨員退吧。黨員們主動退出,讓更多人通過管護茶園有錢賺。

  “一年前,這裏都是雜草叢生的荒地。”王棟站在山坡上,指著漫山遍野的茶樹説。

  在基層黨組織的引領下,大進鎮17個村已分別成立茶葉、中藥材、高山果蔬等專業合作社,基本實現“村村有産業”。

  傾心帶富:與貧困戶一起飛

  “小華,我曬了些洋芋幹,你收不收嘛?”雙龍橋村的吳能道撥通了大進鎮電商扶貧驛站負責人金小華的電話。

  “好,吳爺爺,我下午就來您家收。”金小華熱情地答道。不一會兒,手機又響了,又有貧困戶想讓他上門收山貨。

  “我不僅上門收貨,出的價錢也比市場價高得多。”金小華説。

  24歲的金小華是大進鎮培育的一位致富帶頭人。2017年,鎮裏邀請金小華加入電商扶貧驛站,並提供資金、對接銷路,金小華的生意日漸紅火。他背著籮筐收購貧困戶的農特産品,再通過電商銷往全國各地,每逢旺季,金小華還雇傭貧困戶打包、分發快遞。

  “我們努力把黨員培育成致富能手、把致富能手培育成黨員、把有帶富能力的黨員培育成村幹部,充分發揮帶頭致富、帶領致富作用。”重慶市委組織部扶貧集團駐鎮工作隊副隊長薛奉軍説。

  今年以來,金小華的電商扶貧驛站已為雙龍橋村集體經濟組織貢獻5萬多元利潤,共幫助貧困戶80多戶,其中包括十余戶殘疾人貧困戶。

  金小華也已成長為一名預備黨員,並作為後備幹部越來越多地參與到村務管理中。

  “全鎮已培養出65名致富帶頭人,他們有的是黨員,有的已經發展為預備黨員,有的甚至已經成為村級班子成員。”鄭夕明説,他們不僅帶領貧困村民脫貧致富,也是基層黨組織的後備力量。

  動力激發:星星之火終成燎原之勢

  天保寨村第一書記喻世兵剛上任不久,貧困戶王登萬就給了他一個“下馬威”。

  “你們只管有錢人,不管我們這些窮人……”喝得醉醺醺的王登萬指著喻世兵破口大罵。

  “我當時沒理他。”喻世兵説,“等王登萬冷靜後再找他溝通,做群眾工作沒有捷徑,只有多交流、多傾聽,讓貧困戶感受到我是為了他好。”

  一來二去,兩人熟絡起來。“我都快50歲咯,還沒娶到媳婦。”王登萬時常傾訴心中的苦悶。

  “你想娶媳婦,現在這樣天天睡懶覺、喝大酒可不行,要先脫貧,蓋上新房子,要不然哪個願意嫁給你?”喻世兵嚴肅地説。

  “嗯嗯,我一定好好幹活兒,爭取快點脫貧。”王登萬説。

  2017年,在喻世兵鼓勵下,王登萬借助扶貧小額信貸,養了兩頭母牛,還享受到産業到戶扶貧資金3000元補貼。第二年,兩頭母牛分別下了一頭崽,王登萬賣掉兩頭,就收入一萬多元。

  王登萬還種了三畝水稻,養了10來只土雞。2019年初,王登萬搬進了新房子,順利脫貧。

  2019年春節剛過,王登萬又找到喻世兵:“喻書記,我現在可以娶媳婦了不?”

  喻世兵噗嗤一聲笑了:“能了……能了……我一定説到做到……”

  在喻世兵的撮合下,王登萬與鄰村的曾德培結為夫妻,實現了脫貧又“脫單”。喻世兵親自為兩位新人主持了婚禮。

  王登萬等人的脫貧故事,被拍成《人勤春來早》係列短視頻,通過微信在大進鎮乃至整個開州區廣為傳播。村民們看後深受觸動,原來幸福真的是奮鬥出來的。

  大進鎮17個村目前已全部制定村規民約,成立了治理“整酒”歪風的紅白理事會,定期表彰脫貧示范戶、張貼紅黑榜,文明鄉風日漸形成。

  全鎮已有56戶貧困戶提交自願脫貧申請書,主動要求摘掉“貧困帽”。

  後記

  如今的大進鎮,貧困發生率已從2014年底的18.7%降至0.2%,村鎮的道路改善了,主導産業起來了,村容村貌變靚了,鄉村的治理也越來越有序了。

  歲末年初,鄭夕明和薛奉軍正忙著組織“兩不愁三保障”的戶戶走訪排查和村級交叉檢查,推進集鎮重點項目建設,籌備春節前的“趕年節”活動,通過銷售農特産品提高老百姓的收入……

  何振華準備從四川引進利潤較高的黑毛香豬進行養殖,也正在推進關坪村的交通建設,發展鄉村旅遊。每當人們問起他回村任職,生意損失了多少錢時,他都笑而不答。

  金小華又背上籮筐,開始走家串戶收購農産品。他正在籌劃建一個農産品加工點,提高農産品的附加值,貧困戶可以在那裏務工,農産品也能賣個好價錢。

  王棟正在思考如何將村裏的茶葉推廣出去。2020年開春,就到了茶樹吐新芽的時候,全村預計將出産春茶3000多斤。

  巧的是,他的孩子也將在那個時候出生。(記者張倵瑃、趙宇飛、吳燕霞)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回味”2019
“回味”2019
拉薩:龍王潭公園鳥盡歡
拉薩:龍王潭公園鳥盡歡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80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