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反偷拍獵人”揪出上千枚針孔攝像頭
2019-12-14 09:03:26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44歲的何志會是廣東深圳一家安防企業的負責人之一,同時他也是一名“反偷拍獵人”,可以給企業和個人提供上門搜尋竊聽器、偷拍攝像頭的服務,近日,他因媒體報道而被關注。

  何志會12月13日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他做“偷拍獵人”已經有10年的時間,10年時間,他揪出了上千枚針孔攝像頭。衣櫃、打火機、運動鞋、布娃娃……這些你意想不到的地方,都可能有針孔攝像頭的存在。

  産生“反偷拍”想法 接觸研究各種攝像頭

  何志會是湖北荊州人,他早年當兵,復員後被分配到老家的一個事業單位,但是因為生性自由,不喜歡“朝九晚五”坐班式的工作方式,他于2004年前往廣東深圳。

  何志會説:“一個偶然的機會,從報紙上知道有‘私家偵探’這個行業並加入,所以會接觸到一些竊聽、偷拍類的電子設備,有的攝像頭被安裝在手表裏、煙盒裏,我自己也喜歡研究,接觸得也比較多。”

  2009年,因為接觸過很多竊聽和偷拍設備,何志會就想著能不能做反偷拍、反竊聽的相關工作。“那時我就開始聯係朋友研發一些反偷拍、反竊聽的設備,後來有客戶提出需求,説希望我們能夠上門幫助查找竊聽或者偷拍設備。”

  何志會説,接的第一單上門查偷拍竊聽的單子是給一家企的會場進行檢查,“100多平方米的會場,查了兩個多小時,收費1萬元左右,不過那一次並沒有查到竊聽和偷拍設備。”

  如今每月接十幾單 大多數客戶為企業

  何志會告訴北青報記者,在最開始做“反偷拍獵人”的2009年,其實接單量並不高,一年下來只有兩三單,主要的收入還是靠銷售反偷拍、反竊聽設備,不過十年來客戶的需求逐步上升,現在每個月會有十幾單。

  “絕大多數都是企業,他們一般要防止有競爭對手或者其他人竊取商業信息,因為竊聽設備比偷拍設備更隱蔽,而且對給企業安裝竊聽設備的人而言,視頻相比音頻並不重要,所以我們發現給企業安裝竊聽器的比較多,大多數也是安裝在一些類似于煙霧報警器、電話、插座的電子設備裏。”何志會説,“其實在80%的客戶那裏並搜不到竊聽或者偷拍設備,這樣當然最好,通過檢測可以讓客戶更加放心。”

  在何志會的公司,有一些比較專業的反竊聽、反偷拍的檢測設備,包括幾十萬的頻譜分析儀、非線性節點檢測儀等,而何志會對于查找竊聽偷拍設備的收費,一般在每平方米百元左右,“100平方米左右的場地,一般檢測一平方米的收費在100到150元左右,如果場地大一些,價格會有所下降。”他説,“去外地的話,還要有差旅費,不過請我們去檢查的企業用戶主要都集中在廣州、深圳、上海、杭州這些經濟相對發達的城市。”

  有人給布娃娃安攝像頭 很多酒店買設備檢測

  何志會告訴北青報記者,除了企業用戶,還會有一些個人用戶找到他們希望查找竊聽偷拍設備,“這些個人用戶,絕大多數都是涉及情感糾紛,我記得有一次一個女士請我們幫忙去她家尋找偷拍竊聽設備,當時她和老公正在準備離婚,結果在她家的布娃娃裏發現了偷拍設備,布娃娃的眼睛就是攝像頭。”他説,“還有一次我們在一個家庭的魚缸裏也找到了一個偷拍設備,那個攝像頭的安裝手法非常高明,因為一般人會覺得攝像頭不會涉水,所以會放過檢查水裏的情況。”

  在發現竊聽或者偷拍設備後,何志會也會提供給客戶處理意見,包括反查或者報警處理等。何志會説,現在很多人比較擔心會在酒店遇到被偷拍的情況,不過很多酒店並不會找人上門做這類反偷拍器材的尋找,“他們更多的時候會買一些反偷拍的設備自己檢查,我們也會給他們提供一些查找偷拍設備的咨詢建議。”

  記者 付垚 統籌/池海波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5346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