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振興杯”學生組大賽: 準備著!明天走上世界技能賽場
2019-11-20 07:35:0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精彩的大賽開幕式。記者 陳鳳莉/攝

  時隔不到一個月,在距離沈陽大約1800公裏的杭州,第十五屆“振興杯”全國青年職業技能大賽職工組的兄弟篇——學生組開賽。

  這是15年來,“振興杯”首次設置學生組。

  來自全國30個省的263名精英選手齊聚杭州,展開激烈競賽,分別角逐計算機程序設計員、電工、鉗工、車工大獎。

  首次參賽,選手們表現如何?評判標準有哪些?大賽對那些尚未踏上工作崗位的青年學生們有哪些激勵和引領?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深入賽場內外,從不同維度尋找答案。

  大賽重在考核選手基本功

  “比賽設置的項目體現出青年職業技能的特點,四個賽項都是傳統項目,特別注重對選手基本功的考查。”大賽總裁判長、天津職業技術師范大學工程實訓中心主任、世界技能大賽中國研究中心主任張玉洲説,注重選手基本功,是大賽很重要的一個特點和考量方向。

  除了比賽項目,在賽題設置上,也注重考核選手對基本知識的掌握情況。

  國家級大賽為什麼重在考核選手基本功?張玉洲解釋説,主要目的是,通過比賽項目、賽題的設置,引導學生注重基本能力的培養和積累。

  “很多學校對培養學生基本功的認識不到位,”在他看來,現在不少年輕人都想學新技術、熱門技術。“不能説學習新技術不對,但如果對基本能力的學習不到位,新的、熱門技術很難學到高水平。以後走上工作崗位,如果基本功不行,距離高技能人才、工匠的水平仍然會有一定的差距。”

  張玉洲分析,不管多復雜的賽題,分解後就會發現,其實考的都是基本功。他説,世界技能大賽考的就是基本功,只是相對于“振興杯”賽事,更加綜合。

  那麼,參加大賽的學生的基本功水平如何?與職工組有哪些區別?

  張玉洲回答説,“學生組的難度都在高級工水平,職工組在技師水平,稍微難度高一些,差距不是太大,因為設備的平臺、要求基本一致。”

  作為北京代表隊的技術指導,高洪軍同樣認為,萬丈高樓平地起,基本功特別重要。

  高洪軍是北京市工貿技師學院的鉗工專業理論實操一體化教師,曾經也是一名在一線攻堅克難的技術能手。

  他介紹,盡管現在很多生産過程中都引進了數控加工,零件精度越來越高,而鉗工也慢慢脫離了鋸、銼這些技能,更需要的是組裝零件。但是零件在加工過程中會發生一些物理變化,比如熱脹冷縮、道具磨損、機床震動等,造成一定誤差,這時,就需要鉗工進行裝調,使它達到設計要求。

  在高洪軍看來,大賽考核的內容也契合了實際生産制造過程對鉗工的發展要求。

  基本功很重要,在另一方面,現代制造業發展的技術理念也要適當引進。

  這也是張玉洲對大賽設置比較讚賞的地方。他進一步舉例説,電工增加工業機器人模塊,計算機程序員適當引用大數據內容,便是大賽對現代技術理念的傳遞。同時,大賽還注重對學生綜合能力的考核,車工、鉗工,都是組合件的考題。

  “國家經濟結構調整了,雖然我們重點培養學生掌握傳統的基本技能,但也要通過比賽,讓學生了解轉型後新型技術的發展情況。”張玉洲説。

  賽事主動對標世界技能大賽

  “振興杯”大賽主辦方在今年的賽事通知中明確提出,主動對標世界技能大賽、服務世界技能大賽。

  張玉洲也感覺到,“振興杯”在逐漸向世界技能大賽接軌。比如安全規范操作,在比賽現場就有2-3名老師專門負責。

  他舉例説,車工工位,工具的規范擺放、操作是不是嚴格遵守安全操作規范,相關老師要進行現場評審,並與選手溝通,指出不當操作,讓選手認可、簽字,並進行適當記錄。“這將直接影響到最終的比賽評分。”

  在車工裁判長張世龍看來,盡管這些學生還沒有太多成熟的經驗,但他們的職業素養並不低,甚至比職工組的一些選手還要高。

  “在企業裏,青工們可能更重視生産質量、生産效率,操作中的細節不那麼注意。而學生組應該是在學校裏老師都強調過,他們基本的操作程序都比較流暢,有的選手參加過世界技能大賽集訓,規范程度就更高。”他説。

  “我們希望能夠通過這樣的比賽引導選手規范操作。老師第一次發現問題後,會提醒,之後如果沒有改,就會拍照扣分。”張世龍説。

  在他看來,操作規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與安全生産息息相關。他記得在職工組的比賽中,就有一個選手因為操作不規范,在轉刀件的時候碰傷了手。

  鉗工裁判長楊全利也有著同樣的看法。

  已經連續幾年擔任裁判長的他在賽場上有一個很明顯的感受:這些學生的操作規范比自己以往經歷的比賽都要好。

  他介紹,此次大賽有一個創新點,就是在正式比賽之前會通過視頻講解比賽流程,其中就重點強調了操作規范。

  “這些學生們基本都能做到。”楊全利説。

  他介紹,現場選手們的操作規范都有記錄,比如要穿防砸鞋、要戴防護鏡、工具要規范擺放等,“年輕人幹起來比較利索,但容易慌,一些工具零件就容易掉,有的人還習慣用腳去接,砸到腳上肯定會受傷,這在世界技能大賽中是絕對不允許的。”

  讓楊全利欣慰的是,學生們在這方面的意識比較強。在他的印象中,只有極個別的學生忘戴防護鏡,但經現場監考老師提醒,馬上就戴上了。

  “從這個方面講,這次比賽應該是向世界技能大賽靠近的最好的一次了。”他説。

  “原來的大賽大部分強調速度、綜合性、復雜性,此次大賽更多聚焦在精益求精上,適度增加綜合性,不過于強調速度。”張玉洲説,比如在車工檢測方面,基本採取兩種方式,引入三坐標測量,同時還有手工測量。

  將現代檢測技術加入進來,保證檢測質量、精度問題,為什麼還加手工?張玉洲表示,主要是保證測量更加準確。“萬一個別機器出現問題,手工進行檢測、比對就會很重要,雖然操作上費勁一些,但是保證公平公正,這也體現出裁判的精益求精。”

  從賽事設置到裁判評審,首次設置學生組的“振興杯”,整體賽事正在主動對標世界技能大賽,朝著接軌的方向努力。

比賽期間主辦方組織的人才招聘會。 記者 陳鳳莉/攝

  競賽淬煉技能人才“真金”

  楊全利的另外一個感受是,學生選手準備得更充分。

  “今年35個鉗工選手,幾乎沒有未經過訓練的。一看他們的工藝流程,就知道他們肯定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賽前訓練,有的甚至能看出來應該是完整地練過兩三套題以上。”他説。

  在楊全利看來,學生們都很有活力,但也需要磨練。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大賽,難免毛躁緊張,但半個小時以後基本都順暢了,這證明他們的基本功都還不錯。

  有些人認為這些傳統項目應該淘汰了,但在張玉洲看來,在學校、大賽中依然還要保留。

  “對企業來講,新技術提高效率、提高水平,淘汰落後技術沒問題,但是,學校教育有一定的規律,要從基礎開始,現代制造技術是從傳統制造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發展工藝水平還得靠傳統的技術訓練。”張玉洲覺得,在重大比賽中保留這些傳統項目,可以倒逼學校、學生更加重視傳統技術、基本功的訓練。

  在賽場轉了幾圈,楊全利就發現了幾個好苗子,“往那兒一站,從姿勢動作,工具使用,操作水平上就看出來了,他們本來就是優中選優,這些孩子以後只要好好幹,都能成為技術型人才。”

  技能人才培養要抓好青年,要從更年輕的學生抓起。作為中國技能大賽的重要組成部分,如今,“振興杯”已然成為引導青年職工技能成長、崗位建功的一大品牌。首設學生組,不僅為眾多尚在校園求學的高技能青年人才脫穎而出、攀登技術高峰開辟了綠色通道,更充分彰顯了國家對技能青年人才的期待和關愛。

  作為選拔高技能人才的大賽,本次“振興杯”學生組決賽,為優勝者準備了激勵政策“大禮包”。

  各職業(工種)前5名即可獲得技師職業資格;6~20名獲得高級工職業資格;前20名選手都將獲得由團中央授予的“全國青年崗位能手”稱號。

  而杭州市則將激勵政策與人才引進直接接軌,從大賽中脫穎而出的選手未來3年選擇在杭州就業,既有豐厚的獎金、補貼,還有快捷的晉升通道。

  在競賽中脫穎而出的技能人才“真金”,被越來越重視。

  平湖技師學院的王建華參加了此次大賽,上場前,老師曾告訴他“國賽能拿到前3名,畢業回學校當老師就沒問題。”

  他也看到,前幾屆畢業的學長們,參加市裏比賽得了第一的,到廠裏工作升職快,每年還能免費出國旅遊。

  杭州職業技術學院的吳濤,很是羨慕通過C類人才政策特招到學校的指導老師,“待遇很好,大家也很佩服他的專業水平。”

  近些年,在高洪軍所在的北京市工貿技師學院,優秀畢業生總是供不應求,特別是在校期間參加過專業技能大賽、拿過名次的學生,特別受用人單位的歡迎。相當于大賽已經預先替用人單位進行了選拔和集中培訓,學生專業素質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在大賽中獲獎的學生,已經成長為行業內同齡人中的佼佼者。

  前不久,就有還在實習期間的學生,被推薦代表實習單位參加行業技能大賽。“單位徵求學校的意見,作為老師,我當然支持呀。”高洪軍覺得,這説明他們培養的學生是塊“真金”,放到崗位上,能夠很快適應,並展露自己的光芒。(記者 杜沂蒙 陳鳳莉)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皖南冬韻
皖南冬韻
天路彎彎
天路彎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251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