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基層幹部為何“難講真話”?八大怪象發人深省
2019-11-13 10:28:22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導讀

  基層發言你打斷,暢所欲言你添亂,話題勁爆你就換,聊了半天説“不算”,寫完稿件“我要看”……

  半月談記者在多個省份的基層調研採訪中,發現不少基層幹部面對提問時,常常出現欲言又止、閃爍其辭、轉彎抹角的情況,不願談、不願多談、不願真談等“難講真話”怪象在一些地方一定程度存在,這種現象不利于摸清基層的真實情況,不利于摸準問題的真正症結,甚至導致調研內容失真、走形、不完整,結果可能是“藏了真話,壞了作風,堵了言路”。

  “講規矩”與講真話,為何竟然對立起來?其中八大怪象發人深省,值得警惕。

  怪象一:訪不到

  現場還原:在一次脫貧攻堅情況調研期間,半月談記者向一些重點扶貧地區的基層幹部提出要到偏遠地區貧困戶家中走訪,了解扶貧進展等。地方相關部門負責人或稱“道路不通”“已經脫貧”,或表示要調研的群體在當地不存在、扶貧工作沒有問題,再三婉拒。相反,他們強烈向記者推薦當地長期對外宣傳的“典型”“樣板”和“調研經典路線”。

  記者點評:以不方便採訪為由推脫,實際上是抱著一種報喜不報憂的心理,只願意宣傳成績,害怕問題暴露,不想讓外界了解真情實情,或擔心調研採訪人員“不走尋常路”,有“意外收獲或發現”。

  怪象二:坐不言

  現場還原:有的地方圍繞調研主題組織幹部座談時,行政級別低的基層幹部坐在後排,而且很少發言或基本不發言,半月談記者再三呼喚、邀請,都不肯坐到前排,有的基層幹部發言時始終打量著上級領導的表情,時斷時續。在有的座談會上,省、市、縣、鄉四級幹部一視同仁,圍坐一圈,以圓桌會議的形式暢所欲言,還進行了啟發式的互動對話,效果很好。兩種座談方式,形成了鮮明反差。 記者點評:基層幹部不敢坐到前排發言,説明官僚主義在一些地方依然存在。由于摸不清領導的意圖,基層幹部希望能夠躲在後面先聽清楚“調子”再發言,産生了“領導先説,基層後講;上級定調,下級再談”的現象,這甚至在一些地方成了慣例。

  怪象三:聊不得

  現場還原:在有的座談會上,常常出現基層幹部發言、介紹情況時,被上級領導打斷、幹擾的情況。基層幹部反映遇到不正之風,上級領導就迅速制止並轉移話題;基層幹部結合自身遭遇談問題,上級領導就插話説這是“個別情況”;基層幹部想談真實感受,上級領導就提醒“不適合在這裏講”。

  記者點評:這可謂是“別人發言你打斷,談點細節你搗亂,話題敏感你就換”,一些領導幹部用自己的淺顯之見,充當其他人講真話的“攔路虎”“把關人”。這種行為看似“為了別人好”“為了本地好”,實際上是掩蓋了問題,堵塞了言路。

  怪象四:言不盡

  現場還原:訪談中,半月談記者經常聽到這樣的話語——“算了,還是不説了”“我剛才説的都不算,以材料為準”……部分幹部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即便是偶爾説出一點“帶感”的內容,又立即表示這些話要“收回”。一場坦誠的交流,變得磕磕絆絆。

  記者點評:這些幹部在面對訪談時放不開、顧慮多,一些真知灼見在猶豫糾結中磨滅,一些真實情況在“可能會對地方抹黑”的顧慮中打折扣。這種“言不盡”的情況,暴露出當地幹部實事求是、求真務實的底氣不足,導致一些真實的情況無法發現或引起重視。

  怪象五:落不實

  現場還原:有的幹部在接受採訪時侃侃而談,雖然介紹了大量問題和情況,但談完後卻表示,這些問題在本地不存在,並稱“我們這裏情況還是好的”“這都是其他地方的問題”。當再求證具體是哪些地方等細節時,卻搖手説“不知”“説不清楚”。

  記者點評:看似虛指卻言之鑿鑿,看似問題遠在天邊卻又感同身受,這種現象折射出,一方面相關幹部對存在的問題看得清楚、想得明白,確實想反映真實的情況;另一方面,也有發現問題的“鄰避效應”存在,即問題都在別人家中,自家後院是幹凈的,處理問題時先從別人家開刀,千萬不能引火燒身。

  怪象六:潑不進

  現場還原:有的幹部在接受訪談時,完全按照準備好的文字稿“照本宣科”。即便偏離調研主題,即便被提醒糾偏,他們也依然故我,就像被事先設定好的電腦程序一樣運轉,一條道跑到黑,始終不離手中文稿。對于調研人員提出的新問題,也是從文稿中找“標準答案”,或幹脆避開,讓調研人員針插不入、水潑不進。

  記者點評:這些幹部把真實觀點藏在層層把關的文字稿背後,組織語言時四平八穩、密不透風,害怕言語犯了地方主官“忌諱”。這些發言看似規矩,卻少了真知灼見、忠言諍言,這才是最大的不講規矩、不講政治。

  怪象七:痕不留

  現場還原:有的幹部在接受採訪或參加調研座談時,談到關鍵話題時常常説“這一部分你們就不要記錄了”,看到調研人員不再記錄時,才肯繼續談下去。最終導致有的訪談,調研人員記錄下來的都是一些不痛不癢、不觸及問題實質的話。 記者點評:基層幹部對“留痕”普遍擔心,有些話既想講出來,不吐不快,又不敢變成白紙黑字,千方百計不留痕跡。他們希望自己的觀點都在“可控”范圍,不要給自己帶來麻煩,這種“不敢真言”“不敢言真”的情況在不少幹部中存在。

  怪象八:心不安

  現場還原:有些幹部在參加集體座談會後,特意派人打聽上級部門對自己發言的態度,比如發言是否有“逾矩”之處。甚至還有的直接向調研人員提出,調研材料寫完後,稿子要交給本人再審看一下。還有部分幹部不願意留姓名、職務,甚至提出調研材料中不要體現其所在省份或單位的要求。

  記者點評:面對調研,不少受訪者抱著多説不如少説、少説不如不説的態度,有的人甚至想左右調研材料的具體寫作、內容表述,這種內心極度不安的背後,既有明哲保身的想法,也有出于現實考量的無奈。(記者 李亞彪 席敏 孫仁斌)

  來源:《半月談》2019年第21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226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