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透視“中國鋼琴之鄉”洛舍,從一架鋼琴看長三角一體化
2019-10-14 08:05:2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當年“挖人”造琴“惹惱”上海今與上海鋼琴“四手聯彈”

  透視“中國鋼琴之鄉”洛舍,從一架鋼琴看長三角一體化

7月4日,在德清縣洛舍鎮一家鋼琴企業,工人為鋼琴補漆。 新華社記者黃宗治攝

  2019年7月29日上午,陣陣悠揚的鋼琴聲在莊嚴典雅的全國政協禮堂內響起。4名修琴師傅圍站在一架鋼琴邊,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鼓掌拍手。

  眼前這架20世紀50年代進口的德國鋼琴,歷經3個多月整修,修舊如舊。在人民政協成立70年之際,沉寂多年的“古董”鋼琴重新煥發了活力。

  參與本次修琴的修琴師總共有7名,他們都來自浙江樂韻鋼琴有限公司。這家公司位于浙江省德清縣洛舍鎮。公司負責人章加龍在接受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採訪時表示,能為全國政協修鋼琴是洛舍鋼琴人的榮耀。

  洛舍鎮面積不到50平方公裏,位于上海西南方向200公裏處,被譽為“中國鋼琴之鄉”。全鎮有近100家鋼琴制造和配件企業,3000多人從事鋼琴制造及相關工作。我國每生産7架鋼琴就有一架來自這裏。

  同國內很多産業相似,洛舍鎮的鋼琴制造也是源自改革開放。伴隨其一步步壯大的是今天的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鋼琴消費國和制造國。昔日西方貴族家庭的奢侈品,如今已進入中國尋常百姓家。

  飯桌上聊出小鎮鋼琴産業

  生意,往往緣起于一場飯局——

  1984年秋,洛舍玻璃廠廠長王惠林到上海出差。當時,改革開放的大潮席卷中國大地,為壯大集體經濟,解決群眾就業,國家鼓勵鄉鎮辦企業。縣鄉領導讓王惠林留意好的工業項目。

  “正好一個朋友在上海鋼琴廠工作,聊到了鋼琴。”作為洛舍鋼琴産業的開創人物,王惠林個子不高,快人快語,年逾古稀仍透著中國第一代農民企業家的精幹之氣。

  這場飯局後,有心的王惠林很快了解到,鋼琴于明朝萬歷年間,隨傳教士利瑪竇進入中國。清同治光緒之交,英商在上海開辦了中國內地最早的鋼琴廠謀得利琴行。至十九世紀末,謀得利琴行的中國學徒學得手藝,自立門戶,從國外進口配件組裝鋼琴,是為國人自主生産鋼琴的濫觴。

  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政府對舊琴行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在全國成立了4家鋼琴廠,分別位于北京、上海、廣州和營口。1958年,國家有關部門在上海樂器廠召開“全國樂器會議”,集合高校的科研力量,研發出四款鋼琴,即是新中國鋼琴雛形。

  然而,在王惠林為洛舍籌謀引入鋼琴産業的1984年,四大國營廠年産鋼琴僅1500架,憑票購買,社會上一琴難求。

  “杭州的解放路百貨商店擺著一架鋼琴,是樣品,不賣的。西湖文化體育用品商店每年也僅有20架鋼琴指標。”在德清鋼琴文化館一樓大廳的沙發上,王惠林向記者回憶道。

  上海的朋友告訴他,在歐洲和日本,25%的家庭都有鋼琴。王惠林想:中國人講琴棋書畫,雖然説的是古琴,但意思是一樣的。改革開放這幾年,老百姓生活越來越好。如果中國有1%的家庭買鋼琴,這樁生意還不夠洛舍做20年?

  王惠林的建議獲得了縣鄉領導的支持。樂韻公司負責人章加龍對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分析這段歷史:“鋼琴制造不僅是朝陽産業,也是投入成本不高的輕工業,更是能吸納勞動力的手工業,非常適合當年的洛舍。”

  到上海“挖人”引來國務院調研組

  王惠林請托上海朋友幫忙物色技術人才。很快傳來好消息——上海鋼琴廠一名叫何水潮的紹興籍技術骨幹願回浙江工作。

  1985年春節剛過,王惠林和鄉領導立馬趕赴上海,經過接觸,最終説動了4名上海鋼琴廠技術人員加盟。

  隨後,湖州鋼琴廠正式挂牌成立,王惠林任廠長。這是20世紀50年代公私合營後,新中國的第五家鋼琴制造廠,也是當時唯一一家鄉鎮鋼琴廠。

  不過,王惠林沒想到,湖州鋼琴廠一架鋼琴沒造,先引發了一場爭議——

  洛舍給4名上海鋼琴廠技術人員開出高薪:何水潮和包悅新兩名骨幹在上海鋼琴廠月工資75元,他們來洛舍能拿到250元。為了讓放棄鐵飯碗的4名工人安心,連同工人陳寶福和鄭文標,每人先拿1萬元生活保證金,相當于預付了他們在國營廠10年的工資。

  鄉鎮企業“明目張膽”挖國營廠技術骨幹引發了關注。

  “一開始是上海手工業局給德清縣打電話要人。我們讓他們4人躲起來,縣裏也頂住了。上海鋼琴廠又發動他們的同事、徒弟來勸,幸好,幾個人態度都很堅決。”王惠林説。

  王惠林向記者解釋道,除了高薪,國營廠僵化的機制也堅定了4名工人的決心。何水潮公認技術精湛,就因為沒文憑,56歲評不上職稱,只能住集體宿舍,和紹興老家的愛人兩地分居。

  事情引來多家媒體關注。有的認為此舉“危及鋼琴正常生産”。有的言辭更為激烈,直接對“人才自由流動現象”提出批評。

  “也有站在我們這邊的,我記得《浙江日報》派了兩名記者來採訪,其中一個是鐘睒睒。”王惠林提及的這名年輕記者,後來辭職下海,創辦了家喻戶曉的農夫山泉。

  直到國務院政研室派出工作人員調研,爭議才告一段落。王惠林至今保留著1985年4月19日《光明日報》的剪報,標題是《國家科委副主任滕藤、上海市副市長劉振元指出:人才流動利大于弊,應該堅持》。

  回想起30多年前的情形,王惠林説:“當時我有底氣的,因為我們符合國家政策,相信國家是支持我們辦企業的。”

  頂著國營廠牌子土法造琴

  小鎮造鋼琴,技術人才並非唯一的短板。

  鋼琴在西方被稱為“樂器之王”。琴殼、機芯、擊弦機、榔頭、鍵盤、音源、音板、踏板……組裝一架鋼琴需要8800多個零部件,300多道工序。

  當時,鋼琴零部件仍是按計劃生産,主要供應四大國營廠。湖州鋼琴廠沒有關鍵配件,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從生産配件的設備造起。

  在鼓勵農民辦企業的良好氛圍下,德清縣為企業發展大開綠燈,允許鋼琴廠對外挂國營廠的牌子,為生産經營帶來了不少便利條件。

  1985年10月,在人才流動之爭結束半年後,4臺“伯牙牌”樣品鋼琴在湖州鋼琴廠的車間裏誕生。

  兩個月後,一場鋼琴品質鑒定會在杭州舉行。深諳宣傳之道的王惠林請來了上海音樂學院鋼琴係主任吳樂懿和南京藝術學院音樂學院鋼琴係教授葉惠芳。兩名專家對湖州鋼琴廠推出的兩款鋼琴,尤其是“伯牙牌”131-A型立式鋼琴給予高度評價。

  在短缺經濟時代,即便用土法造出的鋼琴,依然不愁銷路。

  “第一年,我們生産了200臺。131型單價3000元,供不應求,完全不用跑銷售。江蘇徐州的藍天百貨一次性就預付了20多萬元。”王惠林説。

  好女兒不愁嫁的日子在1989年左右結束。隨著中央整頓經濟秩序,全國銀根緊縮,主要客戶面向企事業單位的湖州鋼琴面臨滯銷。

  此外,大部分零件自己制作的生産模式,讓湖州鋼琴廠即使在鋼琴暢銷時,也難以獲得可觀的經濟效益。

  華譜鋼琴有限公司總經理姚小林,1990年前後在湖州鋼琴廠工作。他曾為湖州鋼琴廠算過一筆賬:以131型號鋼琴為例,出廠價4700元,但生産成本超過萬元。

  劇變中的鋼琴産業版圖

  1992年1月,一位老人的“南方講話”喚起神州大地“東方風來滿眼春”。3月,理查德·克萊德曼在中國舉辦了自己的音樂會。很快,鋼琴曲磁帶為萬千中國家庭進行了鋼琴啟蒙。

  也是這段時期,洛舍的鋼琴産業版圖開始劇烈變化。

  先是洛舍鎮組建德華集團,已改名為恩德鋼琴公司的湖州鋼琴廠等多家鄉鎮企業被放入其中。同時,一批鄉鎮企業幹部進行了人事調動。

  1995年底,被免去恩德鋼琴公司總經理職務的鮑海爾,帶著生産廠長王惠忠,質檢科長韓生華及多名骨幹出走,創辦海爾樂器有限公司,這是中國第一家鋼琴制造民營企業。

  “當時,上海鋼琴廠也有幾名工人在洛舍自立門戶開辦了鋼琴配件企業,極大降低了洛舍創辦鋼琴廠門檻。”王惠林説。

  1997年,靠政府輸血的恩德鋼琴進行改制,時任總經理姚小林接手老廠,並將企業改名為“華譜”。

  差不多相同時期,老廠長王惠林創辦了自己的鋼琴廠中德利。

  1999年,在鋼琴企業聚集的東衡村,村幹部章順龍成立了樂韻鋼琴。

  2000年,鮑海爾和韓生華又從海爾樂器出走,創辦了傑士德。

  ……

  截至目前,德清縣共集聚鋼琴制造及配件企業147家,其中93家在洛舍鎮。

  回顧“中國鋼琴之鄉”洛舍的産業發展史,如同“鯨落”的湖州鋼琴廠在裂變中開枝散葉,機制靈活闖勁十足的民營企業登上歷史舞臺,繼續根植這塊適合鋼琴發展的土壤。

  時光荏苒。在今天的中國幾大鋼琴産業集群中,洛舍以産業鏈完整著稱。尤其在鋼琴零部件生産領域,已遠遠走在前列。

  “在這裏,你能買到鋼琴的每一個零部件。”姚小林的兒子,德清鋼琴協會會長潘鴻凱説。這位1990年出生的年輕人已開始接班,負責華譜公司銷售工作。

  洛舍鋼琴的品牌之痛

  雖擁有國內乃至全世界鋼琴行業最全的産業鏈,今天的“中國鋼琴之鄉”,仍面臨三大挑戰:

  論生産能力,洛舍近百家企業生産的鋼琴總和不抵行業龍頭——廣州珠江鋼琴年産量一半;

  論銷售能力,先有琴行後造琴的行業後起之秀——湖北宜昌金寶樂器,遠遠走在了洛舍鋼琴的前面;

  論品牌能力,洛舍鋼琴短短35年歷史,且不説數百年歷史的國際名牌,就是和國營老廠相比,也仍缺乏積淀。

  洛舍鋼琴人最無奈的是品牌。

  “今天洛舍的制琴工藝絕對達到了國內一流。”説到質量,潘鴻凱底氣十足。

  品牌價值上不去,當地企業難免陷入價格戰。“2000年前後,4000元成本的鋼琴,能賣到8500元,現在一架普通鋼琴只能賺幾百元。”王惠林説。

  説起品牌,鋼琴行業有個頗為有趣的行業現象值得一提——

  作為舶來品,舊社會老上海制造的鋼琴,通常會取一個洋名,比如“施特勞斯”“莫扎特”等。

  新中國成立後,國營廠的主打品牌換成了彰顯民族特色的“星海”“聶耳”“珠江”等。

  洛舍鋼琴發軔于富有中國傳統文化氣息的“伯牙”,但隨著民營企業興起,“洋品牌”很快卷土重來,成為主流。

  “我們的牌子是洛德萊斯。洛是洛舍,德是德清,加上萊斯純粹為了洋氣。”潘鴻凱説。

  “拉奧特,英文名是louder(大聲)。我們不懂,一個當英語老師的朋友幫忙取的。”樂韻公司負責人章加龍説。

  老廠長王惠林自己的第一個品牌是聖坦威。他坦言參考了“施坦威”,卻對對方起訴自己侵權耿耿于懷。

  遍地洋名的行業現象,雖然頗有爭議,但是也給了洛舍眾多鋼琴廠生存空間。正如一名洛舍鋼琴老板對記者説:“大量的培訓機構是這幾年新興的銷售渠道。培訓老師的推薦非常重要。鋼琴都是洋名,學生哪分得清?”

  “四手聯彈”上海鋼琴洛舍造

  今時今日,小鎮洛舍的鋼琴生産能力遠超曾經是自己老師的上海,但幾乎所有洛舍鋼琴企業都會在上海再注冊一家公司,突出“上海制造”。

  王惠林認為,打造洛舍鋼琴整體品牌需要當地政府足夠給力的支持。

  究竟是該政府主導打造産業集群的品牌,還是由代表性企業主導品牌發展,再帶動當地産業集群?

  章加龍表示,樂韻一直努力塑造洛舍制造的品牌。但他隨即反問:“如果你是一名消費者,你選擇上海鋼琴,還是洛舍鋼琴?”

  事實上,在長三角一體化的新時代背景下,“上海鋼琴洛舍造”正被賦予新的意義——

  在今年上半年的一場位于上海楓涇的“長三角老字號品牌路演匯”活動上,洛舍鋼琴窗口企業浙江樂韻鋼琴有限公司與上海鋼琴有限公司進行了戰略合作簽約,雙方將合資成立子公司,運營上海鋼琴公司旗下的“施特勞斯”品牌。

  這次合作與過去洛舍鋼琴企業披上上海制造的外衣截然不同。

  早在1895年,上海生産出中國第一架完全自主生産的鋼琴,取名“施特勞斯”。20世紀30年代,施特勞斯牌鋼琴年産量已達2400余架。新中國成立後,施特勞斯品牌亦獲評“上海市著名商標”“中華老字號”等諸多殊榮。但這個百年老字號如今的市場份額遠不如其輝煌時期。

  長三角地區是國內經典品牌集聚地。中華老字號企業392家,佔全國比例超過三分之一,其中超過半數位于上海。

  如何利用好這一集聚優勢,抱團發展,如何讓沉睡的品牌要素自由流動,是長三角品牌振興的一大課題。

  在上海方面主動邀請下,樂韻公司即將和上海鋼琴“四手聯彈”——

  上海鋼琴看重洛舍的産業環境,以及樂韻公司在同奧地利克拉維克品牌多年合作中錘煉出的生産管理能力。

  吸引樂韻的,無疑是“施特勞斯”這塊老字號招牌背後,歷經百年積累下的品牌知名度和美譽度。

  “洛舍兩代人努力了35年,跟施特勞斯125年歷史還是有差距。這個用錢買不來。”章加龍説。

  在王惠林和上海朋友那頓飯局的35年後,小鎮鋼琴終于走到了回報上海鋼琴業的新階段。(記者李坤晟、唐弢、王京雪)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10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