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苦竹塢”到“甘竹村”——浙江一個小山村的發展變遷
2019-10-09 18:07:4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杭州10月9日電 題:從“苦竹塢”到“甘竹村”——浙江一個小山村的發展變遷

  新華社記者 黃筱

  忙完箬葉採摘季,又忙完“十一”黃金周鄉村遊高峰期,杭州市桐廬縣鳳川街道甘竹村村民潘定惠終于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了。

  忙有忙的收獲,在剛剛過去的四、五個月裏,依靠採摘箬葉和接待遊客,潘定惠的口袋裏多了兩萬多元。而像她一樣,在這個偏遠的山村裏,一個村民幾個月增收幾萬元並不是新鮮事。

  “以前你來,還會有村民稱我們是‘苦竹塢’,但現在基本上沒人再提‘苦竹塢’這個‘曾用名’,而會自豪地説出‘甘竹村’這個新村名。”潘定惠説,在鳳川街道的山區,每年都會長一種野生小筍,青翠細嫩但口味苦澀,附近的一個自然村也由此得名——苦竹塢。

  20世紀70年代,原本靠賣木炭、賣柴火維持著艱難生計的苦竹塢村民,認為過上好日子必須要先有個好名字,于是大家合議把村名從“苦竹”改成“甘竹”,名字寄托著村民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也承載著大家夥改變苦日子的決心。

  靠山吃山,甘竹村村民想盡法子在山裏面尋找可以致富的資源,漫山遍野自然生長的野生箬葉進入他們的視野,早上七八點出門上山,午後兩點左右背上50斤箬葉回家,收購箬葉的商人會挨家挨戶,以五角錢一斤的價格收購,一戶人家一個星期的生活費便有了著落。

  然而村民個人採摘的箬葉質量不一,2005年至2009年經常出現滯銷的情況,“有一年蟲害比較厲害,箬葉發黃而且葉子也偏小,村民摘回來的葉子基本上都被收購商拒絕了,大家都白辛苦一場。”村民李竹萍説。

  在街道黨工委的幫助下,甘竹村所在的行政村——大源村在2010年成立了專門的箬葉合作社,與嘉興老字號粽子廠“五芳齋”對接銷售,“我們對合作社社員進行培訓,讓他們按市場標準採摘,箬葉的質量、品相、利用率都大大提升。”合作社社長黃盛陸説,比如箬葉收購標準是長度達到38厘米,寬度在7厘米以上,村民在採摘時也能心中有數,不白費力氣。

  大源村黨委書記李鋮介紹,起初合作社是銷售烘幹後的箬葉,但粽子廠採購後要二次加工處理後才能使用,極為不便。合作社看到這個客戶需求,便改進包裝保鮮技術,將幹葉換成冷鮮葉,全程冷鏈運輸,運出大山的箬葉價格也從過去的兩三元一斤提升到1角錢一片,每年6至9月需求旺季,一個村民每天僅採摘箬葉給合作社,就有近200元的收入,一個採摘季下來能增收1.5萬到2.5萬元不等。

  “自從包裝技術改進後,2018年箬葉開始供不應求,供應五芳齋就達到200-300噸,還有其他中小型粽子廠也來訂貨,一年也有200噸左右的供應量,今年訂單量又上漲了30%。”黃盛陸樂呵呵地講述著箬葉如何改變著山村百姓的生活。

  一支箬葉是村民改變貧窮狀態的“破冰石”,也成為讓外界了解甘竹村的一個渠道,箬葉走出了山村,更多人則是走進了山村,綠水青山的原生態風貌變成偏僻村莊的“無形資産”。今年“十一”整個大源村接待外來遊客量達到2000余人,採摘完箬葉,村民們又開始在自家招待起遊客,吃農家菜、體驗農事活動、感受自然氣息,平均一位遊客每天的食宿費在200至300元。

  如今甘竹村山間的野生小筍苦竹仍在,但它不再是村民們棄之不顧的山野植物,而是換了樣貌,成了村民和遊客擺在餐桌上偏愛的農家小菜,憶苦思甜,別具風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成都:7只新生大熊貓齊亮相
成都:7只新生大熊貓齊亮相
寧夏石嘴山:“塞上江南”現花海
寧夏石嘴山:“塞上江南”現花海
所羅門群島風光
所羅門群島風光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5084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