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愛聽相聲的女孩為何多起來
2019-09-24 07:31:48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北展劇場門口的“德雲女孩”

  9月9日傍晚,天色尚未完全暗下,從車公莊西或者動物園地鐵站下車,你就能匯入一股神奇的人流。年輕女孩居多,提著沒來得及吃的快餐,手裏拿著手幅和燈牌,頭上戴著閃光的發箍,三五成群地向北京展覽館劇場走去。

  德雲社一年一度的“綱絲節”即將開場,但沒有人著急檢票入場,人潮堆積在門口,在安保人員和鐵柵欄的努力下,勉強留出一條可供汽車通過的道。每開過一輛車,女孩們就會喊著演員的名字,一邊尖叫一邊跟著車的方向跑。

  暴雨突降,有人沒帶傘,幾棵葉子勉強算繁盛的樹成了最後且唯一的屏障。在一棵樹下,廊坊一家醫院的護士、90後女孩張志瑾,和剛下夜班的同事抱在一起發抖。為這場演出,她只花了59元往返高鐵票,因為沒有搶到演出票,“一秒鐘就‘灰’了!我太難了!”但她還是想來劇場門口看一眼,“萬一能遇到誰”。然而,雨瞬間大到視線模糊,偶像一個都沒看到。演出時間臨近,她們又逆著人流,去北京南站坐高鐵回廊坊,畢竟明天還得上班……

  相聲界不缺明星,但在此前的相聲史上,從沒出現過把相聲演出變成演唱會的場面。女孩們花最多的時間、搶最貴的門票,在劇場揮熒光棒扛燈牌、集體大合唱;搶不到票進不了場的,就守著電腦開會員追視頻……

  追相聲追得最專業的,可能是優酷媒資運營專家郭林娜。她負責在優酷站內建立德雲社內容頁,並在今年“綱絲節”的當晚上線。德雲社所有視頻內容,均為優酷獨家付費播出。

  根據優酷數據,德雲社的觀眾,18~24歲佔22.64%,25~29歲佔23%,30~34歲佔比19%,加起來,18~34歲人群從2018年的51%上升到2019年的64%。2019年女性會員數較2018年上升240%,男女比例從2018年的6:4,變成如今的5:5。

  愛聽相聲的女孩也不只有德雲社一家的粉絲。創建于2012年的大逗相聲,是一群喜愛相聲的北京孩子組成的新興相聲團體,以原創為主,年輕人一直是觀眾的大多數。

  大逗相聲演員李寅飛説:“在劇場演出,男女觀眾比例大概一半一半,前幾排女孩會多一些,甚至前兩排的觀眾會比較固定,每周都來。給我們送禮物的也是女孩居多,而且很花心思,給我們畫的畫、拿我們一年演出照片做的紀念冊、找觀眾錄的生日祝福視頻……”

  李寅飛説:“相聲觀眾向年輕女性偏移,與演員的偶像化有關,顏值即正義,相聲圈也折射了這一社會現象。而且相聲演出的形式發生了變化,比如合唱《探清水河》,極大調動了觀眾的參與感。觀眾在喜歡相聲的同時,也欣賞演員的個人魅力和劇場的舞臺氣氛。”

  中國傳媒大學副教授劉俊最早關注到這個現象,是通過一段抖音視頻,“北京展覽館劇場的一場相聲演出,幾千觀眾全場合唱,聽聲音以女生居多。在我們印象中,相聲屬于傳統藝術,有些有些陳舊,但這個很燃,震撼到了我”。

  知名編劇史航以郭德綱“初代粉絲”自居,看著德雲社發展至今。他覺得,是因為“德雲女孩”的存在感凸顯和網上流行的視頻,才讓人們發現原來聽相聲的年輕姑娘這麼多,但事實上,聽相聲的女孩一直很多,“只不過那時候大家安靜地聽,不會接話茬”。

  曾經説起相聲演員,從外形上看,走的基本是“諧星”路線。在此沒有品評長相的意思,但也不能阻止年輕女孩“看臉”。前輩郭德綱和于謙都和“看臉”沒什麼關係,但現在,情況已發生變化。長相氣派、神似馮紹峰的孟鶴堂,身高186公分、出生于1997年的潮人小哥哥秦霄賢,減肥成功的勵志模范郭麒麟……一眾新生代相聲演員有了自己的粉絲團。

  在史航看來,相聲演員的偶像化並非壞事,“粉絲去追明星演的話劇,漸漸地,沒有明星,他們也愛上了看話劇”。而且相聲有4種表演風格——帥賣怪壞,帥本就在其中,成為偶像化的基礎,“偶像化不是壞事,只要不是完全的流量化”。

  在問答社區知乎上有一個提問:“如何看待‘德雲女孩’這一現象?”網友“風林火山”回答:“德雲社在發展壯大,小角在不斷涌現。年輕女孩們的消費能力十分強大,誰能忽視她們?”

  19歲的北京女孩小怪,從小跟著家人聽郭德綱的相聲,2018年偶然在微博上聽了一段張雲雷的相聲,從此入了相聲這個坑。只要不耽誤學習,“愛豆”的表演,她場場會到,還趕到鄭州、濟南等地看演出。

  “去看現場表演的大部分都是20多歲的女孩,幾場演出看下來,大家就成了朋友。今年好像男生多一點了,一個5000人的場子,能有幾百個男粉。”小怪説,除了看演出這樣的基本操作,她還買愛豆相關的雜志、單曲,以及他代言的彩粧,“哥哥手裏拿啥我買啥”。

  在追偶像這件大事上,相聲和其他文藝形式沒有任何區別。在粉絲中,有愛全社的“社粉”,有只愛一個的“唯粉”,相聲雙人表演的天然屬性又誕生了很多“CP粉”;不同演員有專屬的“應援色”,比如“堂良”(孟鶴堂和周九良)的藍色,“齡龍”(張九齡和王九龍)的黃色;甚至還誕生了以演員為主角的文學衍生品。

  中學生蘭青説:“你能想象00後的姑娘們,在臺下跟著自己捧的角兒唱出一段段戲曲時的感覺嗎?為了自己角兒留的‘作業’,她們會回去聽老先生的各種唱段視頻,也會買票去聽一場完整的京劇,我覺得很棒呀!”

  2018年3月,小怪發起建立“九辮兒粉絲後援會”,從最初的十幾人,發展至今已達2000人。後援會有組織者、管理者、美工、文案策劃……有時組織投票活動,有時也在“愛豆”商演的時候商量如何應援,和其他明星的後援會沒什麼不同。

  小怪説:“有的人覺得相聲演員吸引他們的是顏值,有的人覺得是唱功,但最吸引我的是他們對于傳統藝術的追求和熱愛。他們不遺余力地去宣傳傳統藝術,像京劇、評劇、太平歌詞,傳遞出的關于傳統藝術的信息,都在一點點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們。”

  在年輕人對相聲的追逐上,劉俊看到了“傳統藝術的突圍之路”,傳統藝術依然有成為爆款的可能。但他同時提醒,不要過界、不要過度,不要讓喧鬧影響了藝術水準,“演員也要警惕,當自己突然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更需檢點自身、注意言行;而我們在宣傳時,也要把關注點放到藝術本身。過度消費只會傷了藝術,只剩下一片嬉鬧之聲。”(記者 蔣肖斌)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所羅門群島風光
所羅門群島風光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國際和平日:世界各地的和平紀念
國際和平日:世界各地的和平紀念
浙江湖州:秋風起 採菱忙
浙江湖州:秋風起 採菱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03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