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傾聽基層心聲係列:輔警也是警?工作中咋這麼多尷尬
2019-08-23 14:04:45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如今,基層派出所面臨的工作千頭萬緒、越發復雜,甚至陷入“包打天下”的局面,警力不足成為不少地方長期存在的問題。在此情況下,地方只能通過各種渠道大量聘用警務輔助人員,輔警成為承擔基層治理任務的主力軍之一。

  主力雖是主力,但不少人覺得“説不定哪天公安局就不要我了”,沒有歸屬感,待遇也不高,影響了輔警隊伍的穩定性。

一位輔警在護送學生過馬路。陶明 攝

  輔警人員越來越多

  清理小廣告、驅趕流浪狗、處理家庭糾紛……大量非警務活動等牽制了本就緊張的警力資源,基層派出所越來越演變為“萬能機構”。事情多、警力少的窘迫局面,使得不少地方只能通過各種渠道大量聘用警務輔助人員來解決這一問題。

  近年來,河北省滄州市公安機關通過各種渠道聘用警務輔助人員近萬人。滄州市公安局局長李克良介紹,2018年以來滄州全市輔警協助破獲刑事案件1068起,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1256名,處置各類突發事件145起,直接採集錄入基礎信息43萬余條,提供案件線索1321起。

  盡管如此,輔警隊伍的社會認同感、職業歸屬感普遍不強,不同程度存在缺乏內驅動力、缺乏生機活力、缺乏長期扎根工作崗位的穩定性等問題。

  採訪中,輔警向半月談記者表示,他們的工資待遇和民警差得比較多。“一個民警的警力可以説相當于1.5個輔警,但一個民警的待遇差不多相當于3個輔警。”

  “因為身份不同,有的輔警工作不踏實,覺得哪天公安局就不要他了。”滄州市公安局政治部人事處負責人劉海説,交警等路面執法單位近年來招錄的正式民警極少,公安隊伍整體而言也沒有太多新鮮血液進入,城市不斷擴大、公安工作壓力持續加大、使用輔警人員越來越多,改革勢在必行。

  工作中面臨不少尷尬

  盡管各地改革正在持續推進,但在實際工作中,輔警還是有不少尷尬之處。一些輔警表示,民警的稱號是全國統一,但輔警不是,有的地方巡防隊員也被認為是輔警,各地稱呼五花八門。

  “輔警也是警,那麼輔警的定位在哪裏,執法保障在哪裏?如果説輔警僅次于民警,民警有武器,那麼輔警能否有電擊槍等非致命武器?”有輔警告訴半月談記者,現在是除了民警有武器,其他什麼警都不行,輔警在執法中威懾力有限。

  雖然法律上做了一些規范,但不少輔警認為遠遠不夠,執法中瞻前顧後、沒有保障。老百姓不了解、法律解釋不到位、現場威懾力不夠等,讓輔警的有效處置能力大打折扣。

  “工作中,我們深感輔警力量在基層發揮的作用很大,有的崗位離開他們不行,但待遇不好,隊伍積極性不好調動。”劉海説,如果輔警隊伍職業保障長期不力,素質難免參差不齊,甚至出現一些撈“快錢”的不良現象。

  給輔警一個成長通道

  2018年2月召開的全國政法會議提出,提高輔警職業保障水平,出臺輔警管理實施細則。當前,相關改革正在推進,但不少關乎輔警認同感的內容還需要進一步細化完善。

  一些業內人士表示,優秀輔警能不能轉民警,地方可能有想法、基層輔警有願望,但怎麼實施、走什麼通道,至今還沒有明確規范。

  一些基層幹部表示,輔警改革如果是全國一盤棋,就需要全國性的制度設計,服裝上要統一,層級上要統一。目前各地的改革很多時候是“各搞各的”,門檻有高有低,一些地方的輔警像民警,一些地方的輔警像保安,輔警的形象、公信力一定程度難以提升。

  不少輔警建議,加快研究輔警內部流動政策。在部分地方,輔警是和公安局下屬單位簽合同,而不是統一和公安局簽,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輔警對這份職業的認同感,也不便于人才流動。實際上,輔警隊伍裏面有很大潛力可挖,不少輔警素質較高,經過多年歷練,有處理基層復雜狀況的經驗,適合其他崗位,所缺的只是流動通道。(記者 孫飛 楊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你好,我是婦好!
你好,我是婦好!
“十萬大山”秋色美
“十萬大山”秋色美
生態中國·擁青攬翠三秦俊
生態中國·擁青攬翠三秦俊
俯瞰大哈爾騰河
俯瞰大哈爾騰河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4912793